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黎明前最后的温暖

时间:2017-05-19 14:52:15    阅读: 次    来源:学习啦

 我们每天奔忙着,错过了日出和日落的壮观,在万家灯火的城市夜晚,我们错过了天上的繁星。我们被生活压力折磨得筋疲力尽,美丽仿佛变得遥不可及。

黎明

如果,行走在人来人往的路上,随便地拉上一个人,我问一句:“你见过黎明吗?”对方呀,一定会对我的提问苦笑一番,甚至是以蔑视的态度。

“黎明啊,谁没有见过?不就是早晨吗?”

在大多数人心目中,黎明就是早晨,就是那一轮红彤彤的朝阳。可是,谁又见过真正的黎明呢?

昨晚,晚点名结束后,我瞟了公告栏上的岗哨表一眼。

今天,4:30-6:00,这班哨,是我的。

看来,我又得少睡一个半小时了。

熄灯后,伴随着响彻在整个双龙街校区的吹锋号声,我开始入眠了。这次,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扣手机,只是想有一个充足的睡眠。

这次,当然,我也游离于虚幻的梦境当中,总是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也许眼睛是闭着的,但是,心儿是开着的。所以,在梦里,我们也总能遇见一些事,看见一些人。

可是,这个梦开始时就注定了它不成局的命运。也不知梦做了多久,但总感觉时间过得太快。从睡觉那刻再到被叫醒起床,感觉就在一瞬间。

秋日的后半夜,天气还是凉飕飕的。穿着夏常服短袖坐在那里,不时有一股侵入骨髓的冷空气袭来,不自觉地挽着手臂,蜷缩起来。

这后半夜的天,还不是一般地冷啊。

坐在那里,我并没有保持睡觉时的姿态,睡眼惺忪,大脑迷蒙。反而,我却异常地清醒,以致一点睡觉的想法都没有。

整个楼道里的灯是亮着的,战友们还沉浸在睡梦之中。而我,坐在连队岗哨桌那里的人,怎么不不像是一个守梦人!我,像一位母亲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细心地呵护着每一个战友的梦。不管,这梦是离奇,是喜悦,抑或哀怨,悲伤,它们都是我们人生的一部分。

梦,是虚假的。但梦里的主角,绝对是现实里的自己。

在这百无聊赖之际,陪伴我的,只有水房里哗哗地流水声了。这声音,无止境地打破夜的宁静。可是,时间久了,习惯了,也不那么觉得。久而久之,也许少了它的喧闹,夜也不再那么宁静。

虽然,马上就要是中秋节了。夏天早已过去,秋天也过去了一半。这秋日的黎明,可没有夏天来的那么早。秋日,黎明是在五点三四十左右才到来。

如果,啥事都不管,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的话,时间过得很慢,一分一秒的嘀嗒声,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那样,也太折磨自己了吧。所以,干脆给自己找点事做。听着时钟里的嘀嗒声,我抬头看了看,现在已经五点半了。可是,我朝窗户那里看去,外面依然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五分钟,十分钟,窗户那里还是那样,看不见外面的一切。

我知道,黎明马上就要到来。此时的我,只需要耐心等待就行。这一次,我突然有了这样一个想法:黎明不是马上就要到来吗?我何不看看黎明是怎样照亮整个天地的?

二十分钟,半个小时,时间越来越近了。而我,也加紧地朝窗户看去。

可是,窗户外面依然黑乎乎地一片,什么都不能看见。五分钟过去了,结果依然是这样。

于是,我起身前往那里,从窗户向外看去,外面已经模模糊糊地能看见了。那食堂里的电灯还亮着,工作人员已经起床,正在为今日的早餐而忙碌着。茂盛的梧桐树,黑色模糊的身影,叶子也不能全部看见,只能知道那是一团黑,很密很深。

梧桐树,下面的马路,几乎可以看见它清晰的轮廓。但是,这绝对不是白天里的样子,看起来像是蒙了一层面纱,我们只能看到模糊的一部分。而要仔细地看,只能借助太阳的光芒了。

向着远处的天空看去,天空已经变成鱼肚白了。那一轮明月已经了无踪影,天上的繁星也都隐藏在白色的天空中。不过,天空里,还有一些侥幸存下来的星星,它们,依然挂在天空,似乎是在等待朝阳的升起,它们才肯离去。

另外,那些估计睡够了的鸟儿醒了后就开始吵闹了。三五成群,在这梧桐树里来回穿梭。并且,一个劲地吵个不停。可是,不管它们怎样吵闹,都无法把熟睡中的人叫醒。因为,他们所等待的,不是清晨的鸟鸣,而是一次持久的吹锋号声。

究竟,我所看到的一切,就是黎明吗?

其实,我也搞不清楚。

天气有点凉,我把迷彩服披在身上。坐在岗哨桌处,我看着窗外,依然是模糊地一片。就在我一直注视之时,天空虽然变亮了,刚才还模糊的轮廓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

啊。天终于亮了。

可是,黎明呢?我所要寻找的黎明呢?

回头之余,我不禁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好笑。黎明啊,它不是朝阳出现来的晴天,而是就在一刹那间。速度之快,你的眼睛根本无法触及。

短文学网(http://www.duanwenxue.com/)

黎明,杂感

黎明,还处于半睡半醒的我很吃力的掀开了卧室的窗帘就会有柔和的阳光缓缓泻下、轻轻散撒。

像是我最喜爱的棉花糖,我就要触碰到它,或者自私一点,我就要把它变成我最丰富的一顿早餐。

闭上眼睛,感觉到那柔和的阳光就在在鼻尖轻轻敲打,显得真实而又富有存在感,满是宠溺。

黎明,我重复着每天的心情,习惯性的张开双手让阳光缠绕了我,它像是盛夏里那株常青藤,而我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它缠绕的白杨树。一点点、一滴滴,渐渐地它开始融入了我的身体,温热着我的血液。

或许对于这样美好的东西,我确实有一些自私吧!我会固执地把阳关藏起,想要藏地深深的,然后把它当作密友,在以后的每一个黎明里,都可以满足享受着它的轻柔的问候。

黎明,我告别了那些不堪回首的碎梦,然后很不情愿地睁开双眼,就开始找寻那片柔和地只属于自己的光海,却不经意地瞥见真实的世界里花桶里的水仙正与晨曦亲密互动着。那花儿仰着脸,迎着晨曦娇娇滴滴地撒着娇,急切地吮吸着黎明的光和热,慵懒地张开花瓣,傲慢地向我展示着它的美。

突然间,看到这样的景象,我倒像外人了,反而又有了一种不敢靠近的感觉,不过最终还是输给了花儿的可爱无比,让我不由得想亲近它,然后轻轻地摩挲着花瓣,用手指轻轻触摸这顽皮的花,开心地笑惬意无比。

黎明,我还在羡慕着眼前这让我如痴如醉的景色。忽然之间我开始害怕了,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下一个黎明那温暖的晨曦不会热情地来拥抱我;柔和的阳光也换成懵懂的雾霭,我走在雾霭里面寻找我的朋友,闯入眼帘的是那灰沉沉的天,就算偶然面前飞过一只孤雁,它都发着悲烈嘶吼声。

我想,如果到了那时,我的朋友一定在悲伤,我会看到一双眼睛染满愁绪的注视着四周,眼泪在眼眶打转终究掉了下来,一颗、两颗、三颗,这时我就要伸出双手接过它,静静地站立着,感觉那个黎明的晨曦的哀愁。

渐渐地等雾霭散去,等曙光升起。

黎明,在安静中丰富

喜欢早起,在清凉中聆听鸟儿的呢喃;在微蒙中观望东方的晨曦;在静默中感悟声音的变化。深夜太过沉寂,白昼太过噪杂,只有这黎明恰到好处,就像微烫尚可入口的清茶。太适宜了,吞咽的速度就会加快,错失了品茗的好处;太烫了,就会加重等待的焦躁,搅乱了茶的清誉。尚可入口的微烫,因为尚可少了急躁,因为微烫有了等待。

早起,在万物依旧沉睡的时候。远远地,让心灵跳出周而复始的反复,让生命稍稍了来一段时间的短路,以心为镜,看看来往的路途。或素面朝天,或浓妆艳抹的等待一个个即将开始的邂逅,少一些突兀的惊颤,多一些从容的淡定。

窗外无风,遂无悉索的脚步。有光,是远处工地上的照明灯。一切都细微谨小,生恐惊醒了这世间的晨梦。时光之下的水流,轻轻地,扶着河岸一点点移走。每一个脚步都有一个故事,故事里有新生的喜悦、有遗失的无奈。然而更矢的只是故事的本身,不变的永远是时光的脚步。

深夜和黎明完成了宙宇的交替,一切生物深沉、放缓的呼吸从温度转向了热度。曾经的静止开始了位置的移动,轻轻地轻轻地,生怕踏破了晨曦微薄的光亮。这境况,是小心翼翼,不是战战兢兢。在我理解,小心翼翼是怕惊扰了其他的生灵,战战兢兢是怕遭遇其他生命。一个虫子从田埂的高处滚了下去,翻身复又向高处爬去,天知道,这田埂是这虫子的悬崖。大人国、小人国不仅仅是故事,星宇空间的芸芸生灵,就是这样一层一层的罗列到九重天。你在桥上看风景,别人看你为风景。命运跌宕起伏,风景层层叠叠,复杂之中总有简单的路途。那就是,就这样,听黎明的呼吸。太简单了不是?不是!黎明的呼吸里,有着丰富而深广的内容。呼吸里,有生灵历程的变化。一棵大树倒下去了,树冠覆盖下的蒿草才有机会看到阳光。一只虫茧僵硬了,一只蝴蝶诞生了。即使人们眼中那一件件没有生命的家什,也会在岁月中斑驳了油漆,增长了情感

黎明就这样一呼一吸,从亘古走到今天。数秒间,阅历沧海桑田,品味风云际会。什么是得,什么是失?得即是失,失即是得。什么是消亡,什么是新生?消亡就是新生,新生就是消亡。小小人虫,要做的是把这一呼一吸放大延长,之后阅历、品味其中本不足道的点点滴滴。

早起,在脚步的从容中相遇美丽的风景。人生的景致是睿智的描绘,自然地景观是时间和空间的融合。就像黎明的朝霞,每一时每一秒的错过,都会错失不一样的色彩。阳光的脚步漫过了围墙明亮了树的叶子。邻家的小儿拧开了水龙头玩起了水,之后是奶奶的嗔怪和爷爷的断喝。后院上早班的小伙子“咣当”一声打开了门闩,骑上摩托“嗡”的一声远去。远处的工地上传来了号子声……

黎明的呼吸里,有着赶早人的脚步。这脚步,有享受生命的从容,也有奔波生计的匆忙。在距离你,或远或近的某一处,一定有一群人聚集在广场晨练,睡眼朦胧的目光彰显着这看似享受的至酷;还有一群人穿梭在市场买卖,微笑的脸告诉你,奔波只是享受的另一种形式。

黎明是安静的,更是丰富的。

黎明前的安静

品几朝风雨,看尽英雄铮铮铁骨,美人红袖天长,今朝苍穹,是否如旧。—题记

人生听老辈人说偿尽辛酸苦辣,特别是莘莘学子,中国上下五千多年的历史,多少人为了仕途呕心沥血,自从唐朝之后科举的设立圆了多少人的梦,真所谓是“十年寒窗苦读”

如今到了我这里,文化始终这样深远而悠久,我依然寒窗苦读,只不过年头太长。有人曾说人在世只不三万天:一万天用来奋斗,一万天用来用心经营自己的劳动成果,一万天用来享受。我差不多用了一万天的一半了,却不知其中味道,只懂深夜起来夜的凄凉。深夜只属于李清照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对于我没资格。“她”的是国破人亡,夜与她一起凄凉。而我连一万天都没做好,谈何伤感、情调、华丽、粉饰。真奇怪,现在的人都怎么了都爱无病呻吟,太难过了,真奇怪。

古人美美的是那么的真,红袖天长,绫罗绸缎,凤冠霞帔,谈谈胭脂遮住了青涩,美人兮天一世。现代人美美的是那么的粉饰,尽装假情调,很难看到女子的纤柔、温婉、羞涩。看到的却是一系列的泼辣,粗糙。处子这词意思应该改变了:没有粉饰真真切切的女子。

羡慕古人为一段感情抒尽半生,一个理想倾尽全生。把历史的年轮又一次的发动,而我真废,却不知苍穹、乾坤之间有人在读唱梦的赞歌,我却唱葬歌。呜呼,以前昨天的以前雨打风吹去。留下却盛世繁华。

黎明前的安静,翩飞思绪扣打窗棂,我留下尽是光圈。

一杯花茶,淡雅芬芳,看菊花在深夜前舒展,抓住杯子,连根发芽,满杯子的菊花香,我也消失在这个襁褓中,好温馨。品一口心中烦躁的、肮脏的。一切的一切都被这萦绕而来的花香淡化。

黎明前的安静,花乱的笔迹,留下的尽是墨香。

天渐渐亮了,人生在世,我将奋斗一番。

看那蝶飞蜂涌,

看那雾霭,怎敌太阳。

呼唤黎明

夕阳困顿了,夜色渐渐攀上枝头。天空中没有了白天的繁杂,只留下几颗害羞的星星,一闪一闪的伴着折了腰的月亮点缀在苍茫的夜空。

外面的宁静,掩盖不住室内的喧闹,静静的躺在床上,困意却迟迟不肯露出它害羞的头儿。各种思绪不断地萦绕在心房,却是久久不能消散。

慢慢的起身,用冰冷的水洗着略显浮肿的脸,寒意使自己轻轻地颤抖。回到桌前,小心翼翼的打开窗帘,心情忐忑的迎接那一抹月光,走进我的文字,将我的心事都缠绕在月光里,试图借那一层银色的朦胧,能让它洗去我的铅华,使我繁杂的心思,能够散发出一缕淡淡的幽香来。

心间飘出一缕缕意识的丝带,牵扯着月光飘向广阔的黑夜。意识在夜空中游荡,时而婉转,时而急行……夜空中俯瞰,不时地有列车不知昼夜、不知疲倦的奔驰,像一股洪荒猛兽冲向桎梏的枷锁。这就是我日夜守护的地方,这就是我寄存梦想的田野,这就是我满怀希冀的广场……

黑夜总是充满宁静,充满神秘,神秘中又充斥着诱惑,充斥着恐惧。意识依旧在急行,朝向近在咫尺的遥远,朝向东方升起的地方,朝向托付梦的地方……

身旁节奏的鼾声,将我的意识拖拽回身体。轻轻地凝望。原来夜早已经深了,室内早已经回归了宁静,只有银色的月光仍是欢快的游荡,似那顽皮的孩童,自顾自的玩耍。

夜真的已经深了,黎明还会远么!

短文学网(http://www.duanwenxue.com/)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