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我只想和你说说话

时间:2016-07-23 11:41:20    阅读: 次    来源:
作者:

 人最大的困难是认识自己,最容易的也是认识自己。很多时候,我们认不清自己,只因为我们把自己放在了一个错误的位置,给了自己一个错觉,可是生命脆弱无比,根本没办法承受那么多的奢侈。

他们的爱情不说话

作者:戴军

小萍是一个重听的女孩。听力残疾分三级,最轻的是重听,最重的是先天失聪。她来自一个小城市,幼年时因为医疗事故,输错了液,才落下了残疾。你看着她,总是觉得有些遗憾,因为她是那么美。

小萍喜欢跳舞,她在聋哑人学校学会了舞蹈,她想成为一个舞者。其实这很难——她只能听到那么一丁点儿的高分贝声音。要知道,没有音乐,没有节拍律动,想要起舞,谈何容易。

她家很穷,在郊区民工聚集的简易房里栖身。白天父亲负责做烤鸭,她和妈妈就摆摊售卖。大家都知道她的故事,女孩儿长得又甜美,大家都愿意帮衬她。晚上,她回到工棚里,忘情地舞蹈。每次,她都会把那个小录音机开得巨大声——这对她来说只是微弱的音量,可对累了一天、需要休息的民工兄弟们而言,这就是震耳欲聋的噪声呵。投诉接踵而至。

所以,当她在舞台上轻盈起舞时,我心中的这份感动,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述的。女孩儿已经二十多了,我们问她:你有男朋友了吗?她用手势回答:有!然后,通过手语老师翻译,我们知道,她的男朋友是和她在网上认识的。这个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网络真的是个好东西。

手语老师继续说:男孩子是意大利华人,住在罗马... ...哇!真的?全场一片交头接耳。

男孩儿喜欢小萍的开朗、活泼、自信和美丽。他们认识后,他特别从意大利飞过来看她。她跟网络上的女孩儿一样可爱,还要美上几分,他痴迷了。小罗马的父母经商,家庭条件相当好,他们不看好这段感情。包括女孩儿的父母,也不看好他们。小萍的父亲说:女儿有残疾,去那么远的地方我们不放心;他又不可能来中国生活,这种恋爱,赶紧断了吧。

然后就听手语老师说:今天为了支持女孩来上节目,他特地从罗马飞了过来。这一下,现场炸锅了!在热烈掌声中,小罗马出来了,年轻、帅气、肤色黝黑健康。我身后的女孩儿们都快抓狂了... ...

小罗马的笑容温暖而又干净。干净这个词用来形容笑容是有点勉强的,但是,他是那种不带一丝杂质的干净笑容,非常难得一见。

小罗马用手语给大家打招呼问好。原来,他是先天失聪的。大家一片惋惜之声。可是,惋惜过后,却发现,他俩站一块儿,是那么的和谐。他们是那么的年轻,他们是那么的干净,他们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小罗马用手语说:他可以为了小萍,放弃意大利的生活,回中国来住。这一瞬间,许多人流泪了。

代都市里的爱情,短斤缺两,大家都在斤斤计较。这是个只有滥情没有爱情的年代。而他俩,静静地,十指相扣,让我们又看到了爱情。我们,貌似健全的人,总希望对方一遍遍重复各种的海誓山盟。就如电影里演的,站在桥头、楼顶、悬崖边... ...各种适合作秀的场合,大声地对对方喊出:我要告诉全世界,我爱你!然后,等到缘分一尽,都不用风来吹,立刻灰飞烟灭,了无痕迹。

小罗马他们听不见,也无须说。可他们十指相扣时,就能体会到对方的爱意。

这种静静的爱。

短文学网(http://www.duanwenxue.com/)

龙应台:弯下腰去和他说话

作者:龙应台

菲力普和我在香港生活了两年,从他的14岁到16岁。他对我和朋友们的谈话议题兴趣很浓。

有一天,一群朋友刚离开,他说:“妈,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你的朋友的特征?”我说没有。

他说:“就是当他们要问我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们的眼睛是看着你的,而且就站在我面前,却用第三人称‘他’来称呼我。”

我其实没听懂他的意思,但是我们接着做了一次实验。就是观察下一次朋友来的时候所做的举动。结果是这样的:

教授甲进来,我介绍:“这是中文系甲教授,这是我儿子菲力普。”

他们握手。然后甲教授对着我问:“好俊的孩子。他会说中文吗?”

我说:“会,说得不错。”

甲教授问:“他几岁?”眼睛看着我。

我说:“15岁。”

甲教授说:“他读几年级呢?”眼睛看着我。

我说:“你问他吧。”

甲教授这才转过去看菲力普。

但是没说几句,又转回来了,“他懂几国语言啊?”

菲力普在一旁用偷笑的眼神瞅着我。

这个实验发生了之后,我也变敏感了。16岁的菲力普,在我们做过多次的实验后,曾经下过这样的观察总结,他说:“妈,我觉得,差别在于,欧洲人是看年龄的,譬如在德国学校里,你只要满14岁了,老师便要用‘您’来称呼学生。但是中国人看的不是年龄而是辈分,不管你几岁,只要你站在你妈或爸身边,你就是‘小孩’,你就没有身份,没有声音,不是他们讲话的对象。所以他才会眼睛盯着你的妈或爸发问,由‘大人’来为你代言。”

菲力普做这总结的时候,我真的傻了。

此后,即使站在朋友身边的孩子只有酱油瓶子那么高,我也会弯下腰去和他说话。

短文学网(http://www.duanwenxue.com/)

说话是一门艺术

作者:川商在常

说话,是一种艺术。

名人季羡林先生说过,“说真话,不说假话,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这是话语表达的高境界。而说话的长短似乎没有标准,说话产生的效果与话语的长短并不成正比。关键看你如何表达,其中包括有理有据,创新创意,层次分明,逻辑严密。表达时当长则长,当短则短。有时也可以不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就是例证。

在我的记忆里,国务院副总理吴仪的一次谈判发言给我印象特别深。她在参wto谈判时。美国代表无理指责我们偷他们的专利技术。因此说我们现在是与小偷在谈判。吴仪当即就毫不留情的回敬美国佬,称我们是在与强盗谈判,不信请看你们美国博物馆有多少中国的文物。这种淋漓尽致的对话,用极其简单的言语,毫不留情地批驳斥了美帝的霸权主义行径,既反映了一种机敏,更展现了一种智慧。

如何说话,如何把握说话的长短,如何彰显说话的功能,我以为应从以下四个方面来解决:

第一,要学习说话。说话不是与生俱来的,虽然我们具备说话的本能,但是如果不经过学习,是无法获得语言表达能力的。比如将幼儿放到狼群里生活,孩子是始终学不会说话的。人类从呀呀学语开始,就开始了漫长的说话学习过程。学习的途径很多,他伴随着人的学识、修养和人生经历。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说的这个道理。

第二,要正确地说话。首先要注意方式方法。要区分对象,要注意场合。不能对牛弹琴,做到有的放矢。其次要把握分寸,留有余地,不说偏激的话,不说过头话,不说绝对的话。再次说话要让人家听的明白,听得懂,行得通。

第三,要说正确的话。话语立点要高,看得要远,发掘要深。要实事求是,不能好高骛远,不能夸大其辞,表达要恰如其分,恰到好处。不能说大话,套话,假话和谎话。不能无事生非,更不能搬弄是非,制造事端。

最后,要勇敢地说话。俗话说,灯不点不亮,理不辨不明。敢于说出自己的观点,敢于亮明自己的态度,为中华民族的崛起传递更多的正能量。

短文学网(http://www.duanwenxue.com/)

人人都在说话,却听不见别人的声音

作者:梁文道

很多人以为一个电台或电视的清谈节目要做得好,主持人的口才是最重要的。但就我个人的观察和体会,原来这个世界上大部分成功的清谈节目靠的是参与者的“耳才”,而非口才。也就是说,懂得听有时要比懂得说更要紧。因为谈话不是独白,你说的任何一段话都不可避免地坐落在对话者的言词之中,它构成了你的背景,发展了你的言论。假如你只是抱着满腹的宏论,却完全听不到别人在讲什么,就算你说得再有道理,也难免予人一种格格不入的错乱感。

更重要的是我们也许有错,也许需要检视自己的信念,除非我们坚持自以为是的正确要比共认的真理还伟大,否则带着耳朵去参与对话就是一次检验自我的好机会了。诠译学宗师伽达默尔在他的经典《真理与方法》里如是说:“... ...必须从一开始就对文本的异己性保持敏感。但这种敏感既不涉及所谓的中立,也不意味泯除自我,而是为自己的先存之见与固有理解容让出一块空地。对自己偏见的觉察是件重要的事,因为这样,文本才能呈现出它所有的他性,以及它那相对于读者固有理解的真理”。解读文本固如是,与他人对话恐怕更当如是。

因为在央视上讲清史而闻名的阎崇年先生曾被人掴了两巴掌。那是一场作品签售会,一位年轻男子排队走向正在为读者签名的阎先生,然后发难出手。据目击者说,当时还有人在现场大叫汉奸,看来是针对阎先生种种为满清辩护的言论。那位年轻人的朋友后来解释他揍人的理由是因为他没有和阎崇年平等辩论的机会。

我不想参与评价清廷的史学争论,也暂且不谈这件事情的后续处理对不对(那位青年后来遭到当局重罚),我甚至很能体会那种由于欠缺交流机会而生起的沮丧与愤恨。可是我很好奇出手打人与言谈对话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假如我说了一番驳斥对手的话,而对方不能完满回应甚至不理睬我,于是我动手给他一巴掌,这是否表示我这一巴掌其实是我所有想法的延续和表达?一个耳光又是不是一段话的代替呢?如果打人也是一种辩论的方法,我是否也该预期对方将以拳脚回报?因为对话和辩论总是有来有往的。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阎教授总不愿正面回应那些青年的理由(是没有时间,还是他的回应被人觉得不够正面?)。我只知道这是一个急躁而喧嚣的时代,我们就像住在一个闹腾腾的房子里,每一个人都放大了喉咙喊叫。为了让他们听到我说的话,我只好比他们还大声。于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别人到底在讲什么。

也许我们乖得太久了,不想再当个只能听话的傻孩子,所以我们现在都有话要说。周遭如此喧哗,我必须用尽心思把文章的标题起得耸动一点,让我发言的姿态张狂一点。也许我说得没有什么道理,但起码我被人听到了,也许别人没听懂我到底说的是什么,可是说话的语调和姿态要比说出来的内容还重要,因为正是那些语调与姿态让我被人看见。被人看见,所以我存在。于是每个读者其实都是作家。在一篇一万字的文章里看见一句令我不满的话,忘记剩下那部分吧,我要写一篇两万字的回应来批判它。我为什么要耐着性子看完那篇东西呢?我为什么要深入甚至同情地理会它的真正含义呢?它只不过是我用来表达自己的机会和借口罢了。

个性被压抑够了,因此“个性”二字是今天最高尚的品德。听别人说话不算个性,让别人听见我说话才算是个性。所以这是每个人都要说话,但却没有人想听的年代。在这样的年代里,清谈节目或许是不必要的,我想。

文学网(http://www.duanwenxue.com/)

其实,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

作者:梓小安琪

记得《艺术人生》有一次访谈,朱军问一直单身的演员王志文:40了怎么还不结婚?王志文说:没遇到合适的,朱军问“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孩?”王志文想了想,很认真地说:“就想找个能随时随地聊天的。”

“这还不容易?”朱军笑。

“不容易。”王志文说,“比如你半夜里想到什么了,你叫她,她就会说:几点了?多困啊,明天再说吧。你立刻就没有兴趣了。有些话,有些时候,对有些人,你想一想,就不想说了。找到一个你想跟她说,能跟她说的人,不容易。”

是的,我常常体会到这句话里那种深深的难以言说的滋味,找一个能随时随地和你聊天的人真的很难。

或许你人缘不错,与你认识的人很多,和你关系不错的人也很多,但即使是你朝夕相处的家人,甚或是亲密无间的爱人,你也未必见得想什么时候说就能和他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时候都不必担心失礼,不必自责,不必畏惧被冷淡和被斥责。

茫茫人海,阡陌红尘,通讯录上的名字几十上百,熟悉的容颜更是成百上千,有时候,打开手机,一个一个名字的翻过去,又有几个人能让你安心和坦然,可以去打扰,可以去随时随地地畅所欲言?

有些时候,我们宁可在心里一千遍一万遍的对自己诉说,也不愿跟身边的人透露一丝半语,一些苦恼和烦闷,一些心情和境遇,别人不曾身临其境,自然不能感同身受,理解的也许能说些中肯宽慰的言语,敷衍的人就只说几句套话,会让你立刻后悔坦露了心迹。

白天我们将自己重重地包裹在铠甲之下,将真实的自己深深地隐匿起来,再亲密的人也会有顾忌,再相知的人也会有猜度。我们就象那一群浑身长满了刺的豪猪,为了御寒,挤在一起,为了自保,维持距离。想找个什么时候都可以说话的人,是难的。想找个什么时候都说真话的人,更难。

偶尔我们心中也会有汩汩的清泉流出,我们毫无做作的流露出真诚和热情,在眼与眼中交流,在心与心中温热,但很快地会连我们自己也笑起自己的幼稚,心和心,远远的总是隔着那么一段距离,甚至于永远走不到同一条轨迹。

我们已经越来越不会真实,越来越找不到真实,越来越不敢表达真实。我们的心,我们的,那颗曾经透明如琉璃的,最真实的心,如今,还能到哪里去找寻呢?

另一个是电视连续剧《康熙王朝》里的康熙。后宫粉黛三千,他最爱的人是容妃。他到容妃那里,最爱说的话就是:“朕想和你说说话。”然后,把一些国事家事倾诉 一番。到后来,他不得已废了容妃,每每郁闷时,总要走到容妃宫前。但是,人去宫空,贵为千古大帝,连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这两个“成功人士”,对爱人的要求同样简单——能够说说话而已。细细想来,也就如此:你干的事情再伟大,再轰轰烈烈,你也是一个人,一个有七情六欲的平凡 人,也希望有一个贴心贴肺、知冷知热、能深刻理解你的思想与情感的人在身边,跟你交流、沟通。这样,你就不至于孤单、寂寞

我曾经看过这样一段话:“找一个你爱与之聊天的人结婚,当你年龄大了以后,就会发现喜欢聊天是一个人最大的优点。”当时,我还以为这是小女人情怀。现在看来,不仅是女人,男人也有这样的要求啊。

那就找个你爱与她(他)聊天的人结婚吧。世界太大、太复杂,变化太快,拉住一个时时刻刻、随时随地能与之聊天的人的手,你就拥有了连康熙都没有的幸福

读到这一篇文章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对爱情有了一个明确的定义。跟王志文一样,我似乎也一直都在寻找一位能够随时可以说话的人,也会有如上那种,翻遍手机通讯录也找不到一个能够随意交谈的人。

爱情应该是无所不言,是相依为命;是身处寂寥却不感寂寞,是明知路漫漫、雪茫茫,却仍感激能与你一同走过... ...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长大了,开始遵从“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处事原则,凡事都要一声不响。

生活在我们面前就像一个巨大的漏斗,年轻的时候,遇到的人多,想说的话也很多,无所顾忌,可能今天会跟这个朋友无所不谈,明天和另外一个人聊得忘记时间,即使是自己编造的故事,两个人也能谈得津津有味。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我们会慢慢地发现,能听你说话、和你说话的人越来越少,有时候这些居然都成了自己一 种奢侈欲望。这个时候,我们可能只有一个固定的密友,能够在你孤寂的时候听你倾诉,也可能一个也没有。

这样的苦衷其实古往今来一直都存在着,就连鲁迅在碰到瞿秋白的时候也感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或许,在某一天,当我们发现知己变成异性时,爱情就来临了吧!

短文学网(http://www.duanwenxue.com/)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