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重回校园,再相聚

时间:2016-07-23 10:56:12    阅读: 次    来源:
作者:

 或许等我们苍颜白发,两眼朦胧时,还能约上几位同学,喝着茶,品着酒,畅聊着校园里当初的那广播站、录像厅还有那女生宿舍前的小湖边上的种种趣事?还能再唱一回卡拉OK?

聚会

少年的记忆里

一种最纯真的情谊

在心中悄悄滋长

纵使时光的河流

将记忆渐渐洗白

你依然是我沉淀在心底的醇香

/

无数次

对月默念许愿

在远方的你是否安好

当我被月色迷惑

你是否一样的痴迷

轻轻的撩起心底的思念

/

无数次

在清寂的夜里

梦想与你再一次的重逢

一齐看月圆月缺

一起看花开花落

一起漫步在平淡的日子

/

你是我藏在心里的一朵梅花

雪一样的纯洁

在风雨廿五载

风一过依然清香四溢

温暖着每一个寒冷的日子

/

梦想的花

开在元旦的明媚里

同学相聚将彼此拉近

一起漫步在绿野山间

看山花盛放的温婉

看日落时的绚丽与无奈

/

有你的时光

定格成一幅绝美画卷

写进诗一样的字里行间

那永恒的友谊

在经年苍老的岁月

沉淀成醇厚的酒

岁月从此醇香醉人

聚会

散文作者: HXD

2014年的8月,虽然已过立秋多时,但夏天的尾巴还是相当的利害,赤炎炎地横扫着我们生活着的土地,然这丝毫都没有影响到我的迫切之感,并不影响到我们大学同学的相聚之情。因为我们有的时隔十年,或二十年没遇见过,没有联系过了。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我们都在走着不同的道路,可这世间真真假假的人和事常有,情真意真的友谊又有几多?当知道这次相聚的确切时间,自然而然地勾起了我埋藏在内心深处许久的感慨。在来的时候,想像着大家会变成什么样子,想像着当初毕业时的样子,心中都是无比的激动。

重回校园,走进大门,投入眼帘的,便是犹如打上了历史印记,一直都默默地躺地那,接待了一批又一批学子们的篮球场、女生宿舍和绿油油的小湖,我们漫步在校园里那弯弯曲曲的小路上诉说着,在那还未拆走的小卖部里买水喝,用手轻轻触摸着那已显陈旧的墙壁,重温着青春的情怀,往日的憧憬,仿如昨日。

晚上,餐桌前,酒杯觥筹交错,你笑我拥,四处都杨溢着压抑在每个人心中许久的情谊,大家说话都得扯着渐变撕哑的喉咙,谈笑着,诉说着往日的点滴。此时,每个人的双眼已经变得通透的酒红,却还是那么的兴奋,虽然青春已不在,虽然身体也已经多了些特征,如需戒口等等,然当坐在了一起,当拿起桌上的酒杯时,那些种种的规则,似乎通通早已被抛至九霄云外。看!那超记,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一团团“火焰”从嘴里吐了出来,然后用手把嘴角擦了擦,看到我瞪着眼惊奇地看着他,拍着他的肩,会意地说了声,“没事,没事。”说完转过身去,又从桌上拿起了酒杯,走进了人群中,我知道,那拿起的不单是酒杯,也是一种从内心中喷发出来的开心,更是一种无法阻止的情谊。此刻的我,是醉了,亦是醒着,坐在桌旁,和同学们谈笑着,叙说着一切开心的话语,啊!那是人生中难得的舒畅。走出房间,吵嚷的声音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随之而来的,则是另一种安心宁静。你看,今晚的夜空多美,虽然去有点多,星也被挡了许多,只有三三两两地闪烁着。闻着这乡村的清新气息,踏着这吵吵响着的泥土砂石。清新的夜空伴随着蟀与蛙的奏乐声,从我身旁穿过,哎,还有那不知是哪户人家传来的二胡乐声,那是多么的惬意,多么的美妙。

匆匆地相聚,又匆匆地离别,虽然只有二天不到的时间,回到家有好些天了,每天也像往常一样,在为了生活而忙碌奔波,为下一代的成长费尽脑神,然在脑海间,在内心深处,却时不时地被那昨日的一幕幕围绕着,像个幽灵在头顶上不停地来回晃动着……。时间就像个吝惜的老人,一刻也不会停留,他正拿着跟棍子,不断地敲打着我们的肩膀,直到我们弯下了腰。渐渐地,我们也步入了中年,然当想起每次的相聚和即将的相聚,藏在心中的那学时的童真和校园里建立起来的种种情谊都会被撩了起来,格外的激动与兴奋。因此,我们得学会珍惜,珍惜每一次的同学聚会,学会记忆,保留那无可替代的纯洁。或许等我们苍颜白发,两眼朦胧时,还能约上几位同学,喝着茶,品着酒,畅聊着校园里当初的那广播站、录像厅还有那女生宿舍前的小湖边上的种种趣事?还能再唱一回卡拉OK?

短文学网http://www.duanwenxue.com/

同学聚会

散文作者: 福建大田叶玉珍

2008年10月5日,我以班主任的身份参加学生举办的初中毕业20周年同学聚会,名字和人对得上的大约一半,淘气好动变得矜持稳重,丑小鸭变天鹅,不变的是对老师的尊敬,他们把麦克风第一个递给我,加上一束鲜花,让我重开班会。面对这些“吴下阿蒙”,在班会说惯“遵守纪律、爱护公物”的我感慨万千,除说些客套话外,就提一点希望,希望同学珍惜同学间的感情,同学情是最深厚的,是一种资源,今后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一说到同学一切事情就OK。

交流中我发现,现在混得最好的并不是过去我认为的“好学生”,而是那些“不听话”的学生和默默无闻的学生。众多事实与研究结果显示,富翁们至少有以下三个共同点:

首先,他们往往是学业成绩欠佳者或是休学者。在白手起家的富豪中,有半数都是中学休学的学生,只有极少数是勉强读完大学的。如何发财,这在一般大学是不教这门课的,这些知识只有出校门后再靠眼睛与耳朵去学习。

其次,他们都是辛勤工作的人。一位著名记者说,他发现了一件难以使人相信的事:当他访问富翁们时,他们几乎都在办公室里。他们绝对喜欢的事是工作,辛苦工作是他们成功的秘诀。这是洛克菲勒、麦伦、福特这些亿万富翁的共同点。

第三,他们在中学时代往往是不善交际的人。一项调查发现,最成功的那些中年人(若以金钱作为成功标准),却是当年同学们对他印象不好的那些“沉默不语者”。这些学生往往是学校中最不善于交际的,他们害羞、笨拙、怪异。

这些信息至少告诉我们这样的道理:

第一,正确对待孩子的学习,让孩子干他要干的事,不强迫孩子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

第二,不会读书的孩子,不一定是坏孩子,更不是无药可治的孩子。学校里讲授的是知识,而发财要能力。看看这些休学的富翁吧,他们的成功在于他们当初休学的选择,最典型的要数比尔·盖茨了。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富翁身上,许多名人也如此。比如,狄更斯、马克·吐温,高尔基甚至连中学都没有读完。我们无意引导孩子休学,只想说条条道路通罗马,用不着为高考中考落榜而痛哭流涕,跳楼自杀。

做为教育工作者,我也在反思,教育到底要培养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是人才,衡量教育的标准是什么。

老同学聚会

散文作者: 冰凌

金秋九月,又迎来了2011年的教师节。9月10日教师节,是我们分别了将近20年的初中同学大聚会,又赶上回老家探亲,两个外甥定婚。可谓三大喜事。人逢喜事精神爽,我兴奋的一晚都没睡好觉,早上又早起赶车,在车上还晕晕乎乎的。马上就要见到我们初一、初二班的班主任马兴堂老师和周作霖老师以及分别多年的同学了,兴奋里又掺杂了点莫名的紧张和期盼。

人还在车上,随身带的包里的手机就一直响个不停。全是以前的老同学打来的,一个劲的问我做车到哪里了?看来这帮家伙,还没彻底把我忘记。来电话的几个名字都非常熟悉,可是印象里的人还停留在中学时代,还是上学时那一群活泼可爱、单瘦稚嫩的同学们,还是天真烂漫的面孔,实在想象不出今天聚会的老同学都是些啥模样的人了?脑子里不停的像放着幻灯片,推出一个又一个特写的面容,见了面该说什么呢?会不会都彼此不认识了?会有陌生感吗?他们还和当年一样见了我老远就亲切的喊:老班长吗?班里那几个调皮的男生还喜欢像下课后围过来扯我的长头发吗?还一起围着我哄闹,欺负我的文弱,让我无法管理班级工作而气得欲哭无泪吗?哈哈,想着想着,忍不住靠在车座上顾自偷笑起来……

说好的大巴车11点半到车站,到临淄了谁知一路红灯,又推延了半个小时。到站时已经是12点了,比我高一头的外甥早在车站等我了,当我提着一大包礼盒和礼物,戴着宽大的墨镜出现在他面前时,外甥一时没认出我来。我急乎乎的上车,急乎乎的的赶到婆婆家放下礼物,急乎乎的爬上姐姐家的五楼,包里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同学们该到的都到了,说就差我了,大家全都在等我,只有我从青岛赶来。来不及喘口气,来不及喝口水,就和早安排好在姐姐家接我的一个小时候的同学顾连明一起急乎乎的下楼,急乎乎的直奔目的地,此时才知道什么是迫切的心情,什么叫迫不急待?迫不急待的想插上翅膀,一下子飞到聚会的地方。

在车上,我和顾连明同学一路走着,一路畅聊着,多年不见了,竟感觉是那么亲切,好像一下子拉近了时空的距离,好像根本没有分离过多久,分离过十几年似的。自初中毕业他走向社会,就不再见面了。他说,到我们这个年龄了,见了以前的同学都特亲,以前不说话的现在见了也说话,也很亲,许是离的远的原因吧!闲聊中感觉其他同学们都变化挺大的,他给我讲某某某怎么了,某某某干什么了……就连当年班里这个最不爱学习,比较调皮的男学生也开上了一辆不错的大轿车,不禁感慨他的今非昔比,令人刮目相看,唯一他的乡音没变,倍增了许多亲切感。

以往每年的春节我们全家都回老家,但是和老家附近的同学却一个也联系不上了。人生真是奇怪,各自朝各自想要的生活奋斗,各自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和你平时不想干的人怎么就不知道联系了呢?

很快就到了同学们在乡镇里定好的“汇宾”饭店。下了车,只看见饭店门口排了很多的车,早就预料之中了,车辆的多,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绕过车辆走到门口,早打过电话的同学武振军在门口接我,只看见一个个头不高的小个子中年男人在门口站着,电话里听他的声音没变,还是一口纯正的老家话。站在面前了我确不认识是谁,愣神间,顾连明给我介绍说,这是武振军啊,是这次组织聚会领头的。

我说不会吧,哪里是他?怎么变样了呢?我和他可是从小一个村一起长大的啊!由于各种原因,确实已经二十年没见了,更确切的说是二十多年了吧!自从我们考取了不同的高中学校后,几乎就不联系了。顾连明毫不犹豫的、肯定的说,是,是,就是他!错不了!我正疑惑,军认出我了,连忙迎上来,很激动的和我来了个纯友谊拥抱。他说真想你啊!我不禁惊讶,他的脾性还是二十岁以前的老样子,一点没变。记得初中毕业后,每次见了我都老远喊着我乳名,厚着脸皮先哀求着说声,给我做媳妇吧!我总是白他一眼说,怎么可能?我可是班里学习最好的,你是学习最差的啊,他一听脸就红,自知没趣,连忙作揖辩解着,我知道配不上你,配不上你,呵呵……然后才开始说下一句什么内容去。可是他喜欢的女孩子一个比一个漂亮,可惜都是些花瓶,自此不再理会他。如今想起来,那也是特幼稚特天真有趣的事情了……

我打趣他说:“哈哈,没想到你也变成这样了,像个小老头!”说完,我忍不住呵呵笑起来。仔细端详他,原来是留了小胡子,人也胖了,怪不得陌生了呢!他道是四下打量一下我说,你没变,还是老样子!是啊,上学时我就是长头发,其中喜欢扯我头发的就有他。二十年过去了,我还是长长地头发,保留了我的独特个性。我就是想在同学们的心目中永远保持一个美好形象。顾连明停好车后,在后边起哄道:雪涛,(我上学时的名字),现在混得了不得了,进了作协了!青岛美女怎么不和我拥抱啊,来,我也拥抱一下!我也想你啊……他冲我夸张的张开双手,我回过头哈哈笑着,去,想的美,就是不让你占便宜。怎么的了?

武振军对我说,同学们都到齐了,让我赶紧先上去。他在下面再等一等周作霖老师。这时一个同学从二楼上探出头来看我,我一看这个同学我是熟悉的,是我们班的李洪文。也是和我一个村的,以前我每次回老家,见他的多一些,他在我们村里开了个小商店,还开出租。有趣的是,我见了他也不大喜欢和他说话,几乎一次没说过。所谓没有共同语言吧。不知为什么。从去年回老家就开始和他说话,很自然的喊出他的名字来。他在村里住着,自然见到回老家的同学就多些,陆续留了很多同学的电话。今年端午节,我们小学就是同学的几个老同学,李晓云、李振光、李洪明、李洪文还有我,意外的在老家相见,我们一起相约去“青州人家”聚第一次餐后,就开始琢磨提议组织这次老同学大聚会。李洪文是协助武振军办这次聚会的,没想到,人心很齐,很顺利就组织起来了。他也没少浪费电话费,同学大部分都是他联系上的。辛苦了,这位同学!

昨晚老同学马海玲和我联系上了,已经通过电话了,说在医院值班不能来。我真是很想念她,想念她黑黑的马尾,想念她的近视眼镜,想念她可爱的瓜子脸,想念她在晚自习的灯下,勤奋的学习,她终于当上了一名医生,实现了她的理想。可惜她不能来参加这次聚会。还有几名女同学,阎丽爱,孔凡娟等都嫁为人母,联系不上了……

同学们到底还是大部分都来了,都是谁来了啊?我一阵激动,忙奔上二楼去看。诺大的一个客厅,坐满了近三十个人吧!当年我们班一共40名同学,除了以上几个特殊原因没联系上的以外,其余都来了。除了当年的班主任马老师和我一样从烟台匆匆赶回来的同学云,我一眼就认出外,其余几乎全不认识,站在厅堂里环视四周,一阵短暂的尴尬,那一瞬间我以为我走错了地方。

但分明时尚靓丽的云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俩自上次端午一别,至今又四个月没见了。自从云去了烟台上学,在烟台结婚后,这么多年里我俩总共见了三次面。见我戴着墨镜突然闯上来,她好像也没有预料到。我是故意想给他们个惊喜的,没想到同学们都没有马上认出我来,只有云好像见到我后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亲切的与我打招呼,说,你怎么才来?大家都等你呢!我的手机也不知弄哪里去了?好像丢了,联系不上你了……”

真是抱歉,来晚了!我看见大家都在闲聊,居然还没上菜!天哪,12点半了。我忙对李洪文说,赶紧上菜吧,老师都等急了!你们要照顾好马老师啊,叫你们别等我的。我忙招呼大家坐下。

班主任马老师一眼就看见我了,我忙上前去和他握手,当年瘦高个子的马老师也是一表人才,给我们这群毛孩子当班主任时也就二十六、七岁吧!他曾经深深影响了我们班里女生的择偶观,曾记得班里一个漂亮的女生还暗恋过他呢!如今看上去马老师清瘦多了,脸色也不太好,有点黄,我说,马老师好啊,你还认识我吗?马老师忙说,认识,认识,当然是认识你了!马老师一口就喊出我的名字来,很是亲切。当年马老师是我们初一班的副班主任,班主任张瑞娟也不知哪里去了?我是正班长兼数学课代表,马老师陪我们一起度过了初一两个学期,云是二班的数学课代表,张老师很喜欢她。周作霖老师给她们当班主任。初二时我是语文和美术课代表,班主任周老师才成了我们的班主任,还让我早早的加入了共青团员,但是他现在已经不认识我了,走路都看着有点颤晃,真是岁月不饶人啊!他看见一头卷发的云,说你挺洋气,我认识你,你不是XXX吗?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当年活泼可爱的云,是我从小到大玩的最好的女同学,小学五年级全乡学习竞赛,她是班里的理科状元,我是文科状元。朱化平说,你们村出能人,呵呵,此话不敢夸大,可如今她夫妻俩凭着聪明过人的头脑和交际,硬是在烟台打拼出了属于他们的一片商业天地,真是商界精英,少有的女强人了。

短文学网:http://www.duanwenxue.com/

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我挨个和大家一一握手,挨个叫出了所有在场同学们的名字来,孔祥花、马红梅、牟新云、周丽华、孔祥玲、李刚、朱化平、关宏利……周丽华惊讶的说,你的脑子就是好使,还没忘记我们的名字!一路上,我对周丽华的印象还停留在她十几岁时的豆蔻年华里,细细的身材,较好的面容,当时是班里最有风情的少女了,二十几年的时间,这些美好都从她身上消失了去,岁月真是无情,二十年的时间,就把当年一群十几岁美丽、纯真的少女都变成了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妈妈们,把一群意气风发的少年都变成了年老成熟的爸爸们……

落座后,马老师又提议我们合影照相。本来是说饭后照相的,大家兴致很高,一起哄,马上就照了。有的担心喝酒了照了不好看,还担心有的因事早走什么的。我们又在马老师跟前排来站去的合影留念,有的搬椅子,有的找相机,大家嘻嘻哈哈的,好像在照毕业照,好不容易有这个难得的机会啊,大家好不开心!特别是我和云先抢着和马老师照,把马老师挤在中间不甚自然。但是我们见了老师那份亲切是无法用文字表达的,拍完照大家落座,我让顾连明去车里拿来给马老师准备的书刊送给他看,那是最近上面有我发表了的文学作品,在省市比较有影响的两本杂志,书一拿上来,立即在同学中引起了一阵骚动,当年的调皮大王朱化平,如今已是一家企业的老总了,自己开的印刷厂,竟然还是那么调皮,他马上在人堆里喊道:“才女真不愧是才女啊,当年的才女如今还是才女,怎么不给我们大家看看呢?每人发一本多好……”

我只有抱谦,样书很少,没带几本来,我说下次吧!他不依不饶,非扑过来要和我拥抱照相,我躲开他,看着他的秃顶,哈哈笑说,多大了,还没正经,他边做出拥抱状边开玩笑说,你不知道当年我还暗恋过你呢!我还去你单位找过你呢?可你告诉我的是假地址,我去你单位人家说没这个人。大家一听,哈哈大笑起来,我忙解释说,哪年的事啊!我早忘了!谁不知道你当年喜欢过周丽华啊?再说了,当年如果告诉你的是真的,我现在还会有机会在青岛吗?

其实我没忘,那年他刚当兵复员回来,我回老家在路上遇见过他一次,当年的才女心高气傲,怎么会看上这帮调皮的男生呢!他也真是调皮惯了,都四十的人了,这个脾性也没变,他赶紧说,你还说我喜欢周丽华,她在哪里啊!才不是呢!但是他走到女同学桌前四下观望,看着周丽华憨笑。刚好云在旁边看他,他又马上对云说,我还暗恋过你呢!咱俩是老情人,你不知道吗?云连忙推开他,你就闲扯吧!别听他胡咧咧”

“朱总,朱总,你不怕你的老情人吃醋了”不知哪个同学在闹,大家都看向当年“朱总”喜欢过的那个女同学,女同学如今已是大妈风范了,笑而不语,静观我们风云突变,哪管大家闹破天,已无当年的活泼妩媚,倒平添几分沉稳,感叹她变化之大,的确是“熟女”了。同学们又一阵哄堂大笑,仿佛间,我们又回到了无忧无虑开心的学生时代里去,我们都变回了那个青涩朦胧的青春少年……

等菜上齐了,马老师和周老师分别讲话,讲完话后大家开始共同举杯畅饮,一起记住这个特殊而又好记的日子——教师节。然后我们分别和同学们喝酒、敬酒、聊天,拉家常,拉各自的孩子,孩子们如今差不多已经都到了当年我们上初中的年龄了,又都唏嘘不已。大家互相留下电话号码。同学李洪文又跑着去楼下打印成份,大家每人一张,永远保留着以后好常联系联系。有的同学提议,以后每年同学聚会一次就好了。大家都拍手称赞。

聚会期间,同学李红打过来电话分别与大家说话,抱歉因事不能参加了,以后再联系。电话里亲切的话语,让我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她俊俏的脸蛋,同学们都说她现在更胖了,不敢想象胖了的她到底是何等模样,应该也是一大妈形象吧!没想到的是马老师的小舅子阎广伟也来了,也戴着眼镜,他也是我们的级部同学,和云一个班。大家见到他也都很开心,可惜我不认识他了。再就是很庆幸的见到了我初二的老同桌马红梅,有趣的是,她竟然嫁给了我们的同班同学马华忠,这是出乎大家意外地。但看的出她过得很幸福,他们是唯一的一对同学情侣,大家都为她高兴。可是喜欢她的另一个男同学XXX也来了,真是巧合。我还是看出了他眼里的落寂,许是勾起了难忘的往事吧!

还有我的另一个初一老同桌XXX也来了,可惜初三的老同桌朱翠萍没来,不知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应该还挺好吧!

我同桌XXX一出现,同学们又开始打趣胡闹起来,朱化平连忙喊,你的老情人来了!哈哈,我怎么这么多老情人啊,谁叫咱这么优秀呢!我打着哈哈,给他让座。老同桌相见,自然是分外高兴。他敬了我一杯酒,然后简单的问起我这些年的情况。我们一句一句的聊,当他听说我儿子的学习很好,和他儿子同岁,美术水平就达到了花鸟8级,山水6级时,无不羡慕的说,才女生才子啊!

后来,他挨个向女同学敬酒,他问我旁边坐着的女同学孔祥花是谁,我开玩笑说,那才是你的老情人呢!上学时他喜欢过她,同学们都知道,她十几岁时貌美如花,是大家公认的电影《少林寺》里的牧羊女,而今时过璄迁,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也没有了当年的风韵,他竟然都不认识她了。

XXX现在也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名厨了,自己开了饭店,当了老板,饭店天天爆满,本来是去他那里的,无奈他那里有结婚的,房间早订满了。同学关云平插话说,XX做的菜好吃,我回来都是去他那里吃。XXX是抽出时间过来陪我们同学喝酒来了。

同学当中最出息的应该算是关云平了,他现在成了远近闻名的关百万。听说做建筑工程起的家。看见这个变化最大的男同学,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的初恋,我们班的美女XXX。可惜这位美女是我们班唯一早逝的一位同学,真是忍不住让人惋惜不已。她若天堂有灵,看到我们大家欢聚一堂,该是多么高兴啊!

我送了一本书给关云平,他说有时间过来青岛买字画来青岛玩,我挺高兴的。席间,他偷偷地对朱化平说,还记得咱们上学时老捉弄雪涛吗?哈哈……朱华平说,是啊,印象里她总是被气哭了!他俩还得意的看着我笑,哈哈,怎么今天有出息的全是调皮的学生呢?看来光学习好也不是万能的,我暗忖。

我对同学们说,记得刚上初一的时候,我和XXX同桌,因为我过了三八线,他不让,结果我俩打起来了,真是不打不相识啊,当时我气的用班里的扫帚追着打他,结果是我赢了!……我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讲起来却非常平淡,看着坐在我身边的这位老同桌,如今也胖了,完全没了当年的俊朗潇洒,胖胖的脸,有了大厨的模样,面前的他全无年轻时我眼里的帅气了。他已经变的面目全非了。

他也只是静静的、微笑的看着我听我讲完这些话,好像也沉浸在同桌的时光中了。

最后姗姗来迟的是李振光三公子,还有一位女同学石秀琴。李振光是我们一起从小长大的小伙伴,是班里长的最帅最阳光的英俊少年,当年家境又好,父母都是教师,曾迷倒了一大片青春期少女,至今还有女同学暗恋于他。看看他的魅力杀伤力有多大啊。幸亏他论辈分叫我小姑,不然我也难逃此劫难,呵呵,当然写着玩,无须伤大雅。

他开着白色轿车带了妻女来的。他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因为有事也来晚了。他穿着淡蓝色T恤衫,往男同学中间一坐,真是英气逼人,英姿不减当年!说好的同学聚会谁也不带家属,他的妻子还是跟着来了,早在网上见过她妻子的照片也是美女级的,可没见过真人,难的一见,我和武振军忙下楼去邀请她上来。都说百闻不如一见,果真,只见她穿了黑丝袜,一条黑瘦连衣裙,扎一条马尾,无不向我们展露出她极好的身材和几分纯真。我热情的和她握手,我说终于见到三公子的漂亮媳妇了,真是漂亮!她有点羞涩的笑,说,你就是振光青岛的同学啊!三公子的女儿也长的相当乖巧,甚是可爱……我们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她终于没有上楼去。都说才子配佳人,在网上看见李公子的诗词填的越来越好了,真有了贾宝玉的味道。眼前这个像极了林妹妹的娇弱女子,还是进了这个贾宝玉的花轿。只是不知道,现实中的贾宝玉和林黛玉真的会过的很幸福吗?祝愿他们的生活健康如意。

石秀琴来的时候,是将近下午四点了,大家都互相交换了坐位,聊的正欢。马老师和周老师因事早已匆匆告辞了,只留下我们在互相拍照攀谈,满屋的欢声笑语。

石秀琴和朱化平坐在一起喝酒聊天,看他们聊的热乎劲,同学开玩笑说,给他老俩拍张照吧!其实是开玩笑,看看他们聊的,还真像是夫妻呢!石秀琴也没有了当年的俊俏,粗胖的腰身,真是人到中年,别有母亲的风韵了。云拿出来照相机,毫不客气的拍了几张,把我也拍了下来。我想,拍不拍的已不是很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今天欢聚一堂,这一刻已经铭记在心里了,无论谁回想起来,心里都是开心的,温馨的,幸福的,直到永远……

最后分离的时刻还是来到了,大家一一起身告辞,云和几个有车的同学相互把其他的同学捎回家。我还是搭顾连明的车先回姐姐家,明天再回父母家看望父母。临走时,同学们都拉着我的手,依依不舍的。我看见最后一个男同学叫牟广文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于是看着他,想起了他以前的大呲牙,现在他整牙了,变成了一个板正小伙子。我说,还记得当年我骂你吗?他拉着我的手,亲切的说再骂我一声吧,很多年没听到了,我说不骂了!我真想你再骂我一声啊,老班长!呵呵,他冲着我笑。我看着他,骂不出来了!都是做父亲的人了,呵呵……

有同学围上来问我要书,我说还有几本,在顾连明的车里,几个男同学一听,忽的跑下楼去了。我也不知道谁要了去,顾连明埋怨我说,也不给我留一本,他们把装书的袋子也要去了,同学们的热情还是感染了我,心里一阵惭愧,才女不才啊,没有更好的作品写出来给同学们看。愧对同学们的期待了。

我到底还是要和他们分别了……

我跟着顾连明的车要走了,车走的很慢,同学们依次和我握手道别。老同桌的手握的我的手有点疼,想是让我记住他吧!但是还是要分别了,这一别,有可能再相见时就是牵着孙子的手了,半路上几个同学的电话还不断地打过来,问我什么时候回青岛,说晚上再在一起聚聚啊,那份不舍还在没说完的话语里,我说好啊,好啊。但是,身不由己,我终归还是要离去,离开这个地方了。从哪里来,还回到哪里去,这里只是我停留片刻的驿站,寻找同学情感的驿站,于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启程,慢慢挥手,作别家乡最后的一片云彩,隐身在人生暗夜里……

明天,又将是新的一天。

同学聚会以后

散文作者: 赵春华

初中同学三十八年后首次相聚,在此之前倒没有多大的触动,聚会的时候也没有更多的感慨,倒是聚会以后,自己始终不能从这次聚会带给我心灵的触动中解脱出来,我越来越感到这次聚会十分难得,也很不容易。我更深的感觉更深的触动就是:很多同学确实变老了,再不像当年那样,毕竟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岁月无情,人生紧促,但大家都还有一颗真诚的心,一份真挚的情感,这就是少年的友情,同学的友情,这是十分难得的。

参加完同学的聚会,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因为我们是在三十八年后的第一次相聚,虽然有些同学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来,但全班大多数同学还是来了,即便是生活工作在当地,平时见面的机会也有,但这次一个班的同学聚会是第一次,是三十八年后的第一次。这么多同学聚集在一起不容易,我们又是从小学到中学都是一个班的,同在一个班里的少则五六年,多则九年的时间,就是上高中上大学也没有这样长的时间啊!所以同学之间的这种情感是很朴实的,也是很深厚的。

那时候我们都是孩子,童年在一起读书,少年在一起上学,这种经历和发生在同学之间的故事是很难用一两句话说清的,因为就我自己来说,我感觉童年和少年的生活就是一部大书,我童年和少年的同学、发小和伙伴都是一部大书,我自己的生活值得写,我的同学、我的发小和我的伙伴们都值得我去写。他们都是我故乡的人,都是在阳台山下出生的,都是在阳台山下长大的,他们永远也离不开自己的家乡,永远也难以忘记自己的家乡,我也是一样,即便是经常回去,经常看到她,但心中对故乡的感情越来越深,因为那里有我的少年的同学,少年的伙伴,我怎么能够忘记自己的故乡和他们呢?

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更何况对于我这样一个写诗的人呢?我已经习惯于心灵的感动,更喜欢心灵能够被感动,我就怕心灵总是那样平静,翻不起一点儿涟漪来;我需要被触动,我需要激情和灵感的陪伴,同学的聚会又让我来了写诗的情绪,因为过去的一年我很少写诗,倒不是不想写诗,主要是没有心灵的触动,没有诗意与灵感,只好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散文随笔的写作上。从文学创作上讲,我更喜欢诗歌,也更喜欢写诗。主要原因就是没有写诗的冲动,就只好写散文随笔了。我希望自己能够借着同学聚会给我带来的感动和触动,在新的一年里多写一些诗,特别是长诗的创作,这是我早已期待的,但苦于没有写长诗的灵感,要知道:写几千行的长诗一定要有非常饱满的激情,一部长诗从头到尾始终保持这种激情是很不容易的,就怕写着写着没有了那种情绪。这是很糟糕的。

短文学网:http://www.duanwenxue.com/

人生难得的是友情,同学发小之情我想是最难得最纯真的,因为我们那时候都两小无猜,心灵都很纯净。人生也同样有很多令人难忘的事情,特别是童年和少年的经历,那是十分珍贵的,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倍感幸福的。这些都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也同样是我创作的财富。我想我是靠着这些支撑着自己的精神,支撑着自己的创作的,所以我要感谢自己的故乡,感谢我故乡的这些可爱的同学和伙伴们,是他们给予我创作的动力,给了我创作的激情。我的情感,我的灵感都是来自我的故乡的,都是来自我故乡的这些同学和伙伴的,他们给了我诗情,给了创作的冲动。

我的故乡在阳台山脚下,京密引水渠畔,阳台山不是多有名,甚至可以说名不见经传,它只是燕山余脉的一部分,比不上妙峰山有名,连阳台山之中的鹫峰甚至比整个阳台山还有名,但我们的村庄就在阳台山脚下,我们少年的足迹踏遍了阳台山,对那里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鹫峰就那么大,没有多少草和柴可以让我们割,不是鹫峰养育了我们,而是整个阳台山养育了我们,见证了我们的出生,我们的成长,见证了我们同学足之间的友情,发小之间的情感。所以通过三十八年后初中同学的首次聚会,我感到了故乡的魅力,故乡的可爱,我对故乡的感情愈加深切和浓郁了。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