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来年青葱,不及那年盛夏

时间:2016-05-25 11:26:55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1.

初三(2)班的教室

当林海琛叼着一支笔,无视历史老头儿黑得发亮的阎王脸,晃悠着身体吊儿郎当地走出教室的时候,夏梦梦正透过发射着阳光的玻璃窗,盯着那穿着白衬衫的清瘦背影发呆。"三好学生"夏宝宝永远也想不明白,激怒老阎王被赶出教室的乐趣到底在哪里,然而叛逆期的少年总是这般乐此不疲。

教室外的少年停在走廊尽头,两手插着泛白的牛仔裤袋,稍稍把身子斜靠在栏杆上,茂密的树叶被五月的热风吹得"哗哗"作响,阳光斑驳,风撩乱了少年额前的碎发,阳光在少年身上投出一圈光晕,夏梦梦看不清少年此时的面容,那扬起的嘴角倒是若隐若现。

台上吐沫横飞的老师,台下昏昏欲睡的学生,教室里与教室外,被一堵墙壁隔绝,窗外的风景,自是逍遥。

夏梦梦把目光转向书本。耳边传来历史老头向来的“循循善诱”:“重点班的学生,都是要龙中的‘航空母舰’,不要学‘某关系户’,一整个‘吊车尾’”。

重点班的好苗子,自是老师的心头肉。这个意有所指的“关系户”,自然就是老阎王眼中不学无术被赶出教室的林海琛。

林海琛的家庭背景永远都是龙中学生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是某领导的儿子,有人说他家里财富过亿,甚至有人脑洞大开,说他家族是某道上的老大。毕竟以永远最后一名的成绩在龙高唯一的重点班呆了三年,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2.

周日,难得的一天假期。

夏梦梦与林海琛三年来唯一的交集,便是一段五分钟的小巷。幽深的小巷,是夏梦梦回家的必经之路。而林海琛,夏梦梦经常看到他穿过这条巷子后,再走过一段路,那里会有一辆车在等他。

少年走在前面,夏梦梦一如往常那般,与他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慢慢地走着,这似乎已经成为两人的默契。

没有戴望舒撑着油纸伞,没有丁香花一样结着仇怨的姑娘。

只有走在前面的少年和夏梦梦。

这日,似不平常。

空气里多了几分紧慌。往日只有几个稀稀拉拉的学生会走的小路,这日竟有几个小混混聚集,路过的学生经过这条小巷时,都走得飞快,甚至胆小的学生,都吓得飞跑,哭着喊“妈妈”。

一条手臂,拦住了一脸淡漠的林海琛。林海琛被迫停下来脚步,连着惊住了走在他身后的夏梦梦。前面几人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明显来者不善,夏梦梦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大脑当机,身体却飞快反应,慌慌张张地闭着眼睛飞奔而过。

心都快要掉出来了!当夏梦梦终于跑出小巷,停在路边喘气时,发现自己紧张得手心一直冒冷汗。夏梦梦不知道那些人与林海琛有什么仇什么怨,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林海琛只有一个人。

那个……林海琛,应该不会被打死吧!夏梦梦一脸挣扎地回头看了小巷子一眼。

这个时候的她,真是吓坏了,她并不知道要向谁求救,但也没有离开。

等十分钟,我就进去看看,她心想着。

靠在墙上想要寻求一点力量,镇定下来。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夏梦梦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在转角的地方偷偷地伸出头去瞄了瞄:那里已经没有人了,连林海琛都没在。

应该没什么事了吧,心里的石头似乎落了地,“呼……”夏梦梦深深呼出了一口气。

“哎——”寂静的小巷,一个低哑的声音响起。

心里噔得一下提了起来。

“啊……”

夏梦梦被吓了一跳,以为是被那些人发现了,赶紧两手捂住头顶。

呆了几秒钟,发现竟然没有动静。

“咦?”

一个剪着标准的学生齐肩短发的头颅探了出来,往声音源头看去,竟是林海琛。

瘦高的少年,衣衫凌乱,白衬衫东一块西一块的泥土污渍,脸上嘴角的血迹让没见过大场面的少女触目惊心。少年却是一副没在意的样子,用依然淡漠的眼神看着夏梦梦。

“喂,夏梦梦,能不能扶我一把?”

处于惊吓中的夏梦梦看着伸向自己的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半天才缓过劲来少年是在跟自己说话,也只能下意识的说了一个“哦”字。

夏梦梦伸出手去使出劲来拉了林海琛一把,柔弱的少女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拉起比她高大的林海琛。少年站起来后,夏梦梦向触电般迅速抽回了手,林海琛也不介意,只是问了一句“你怎么又回来了?”

林海琛被拦下来的时候,明明看到这个平日就胆小的女孩已经跑了出去,还庆幸她算是机灵,幸好自己没有波及到她。

“我&……”夏梦梦看了他一眼,慌乱地不知道要说什么,说我担心你吗?这样是不是会很怪异,毕竟她和林海琛不熟。

不知所措的少女已经把脸蛋变成了一只红苹果,于是她只有慌乱地从包里掏出纸巾和帕子,塞到他手里,然后转身跑快步开了,也不顾少年在后面的呐喊。

哎,为什么会跑回来,当然是因为担心你啊!

3.

夏梦梦第N次把头转向了林海琛空空的座位。

哎,不知道林海琛有没有事,不过那天看起来他好像没有多严重啊。

林海琛已经两天没有来学校,夏梦梦觉得自己那天真的好丢脸啊,现在想想自己当时一声不坑地跑开真是逊毙了!

当时应该怎么跟他说才是对的呢?

情景一:

林:为什么又跑回来了?

夏(叉腰):哈哈,看看你死没死啊!

(OH MY GOD!哪有这样诅咒人的,自来熟也不是这样的啊!总结:傻!)

情景二:

林:为什么又跑回来了?

夏(娇羞状):人家这不是担心你吗?

(夏梦梦觉得冷风一吹,一脸恶寒)

情景三:

林:为什么又跑回来了?

夏(木头状):额……看看需不需要帮忙什么的。看来不用,哈哈哈……

(傻二楞!)

……

……

情景二十:

林:为什么又跑回来了?

夏(略担忧的一本正经):因为我们是同学啊!

(终于找到了打开的正确方式!!!)

“如来佛祖,观音菩萨,济公活佛,还有各路大神,急急如御令,嘛咪嘛咪哄,请让时光倒流吧!”

夏梦梦一头扑倒在课桌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夏梦梦的尴尬症发作了两三天,看到男主人公林海琛没有出现,这病症便有了消散的痕迹,于是她再次投入到紧张得学习中去。

一个星期后,林海琛终于出现了,看起来已经没事了。

夏梦梦的尴尬症刚刚愈合,又烦恼起了另一件事情:她想林海琛会不会来找自己,或者来还手帕,甚至在想林海琛找自己的时候,自己要说些什么,该做什么,还在脑中演练了无数遍等他说谢谢,自己一脸大方温柔地说不用客气的模样。

但是看着林海琛依然像平时那般我行我素,一点也没有要找自己的意思,似乎那天的事情,只是自己排列组合做多了,脑袋昏沉做的白日梦。夏梦梦不禁为自己的自作多情感到可笑。

日子就这般在彼此相安无事之中过去了。

中考后,夏梦梦发挥正常,理所当然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重点中学。

在整理东西的时候,夏梦梦无意间在压箱底的的美术书本上发现了一幅素描,画中一幅齐肩短发的少女,坐在泛黄的椅子上,夹着签字笔的手撑着脸颊,看上去像是冥想,又像是对着玻璃窗外的树叶发呆。

画得可真是像啊,毕竟夏梦梦对画中人太熟悉了,可不就是自己么。

素描的背面,龙飞凤舞四个大字异常好看——林海琛留。

那是夏梦梦第一次发现,原来被老阎王批了三年不学无术的人,画画这般好看,字是这般漂亮。

夏梦梦又想起了那天少年伸出手来让自己拉他起来的情景,果然没有辜负那一双修长白皙又骨节分明的手啊!

4.

夏梦梦再次看到林海琛的时候,是在高中入学报名的报道点上。

当经过一个暑假,个子又拔高了不少的少年一脸欠扁的表情说:“好巧,我们竟然又同一个班”的时候,夏梦梦只得感叹一句,这个时代果真是拼爹啊!坑爹啊~~

好在,让夏梦梦舒了一口气的是,林海琛的叛逆症状似乎比之前轻了不少,虽然成绩依然烂得一塌糊涂,但总算没再做出让老师撵出教室的事情来。

很多时候,夏梦梦偷偷瞄过去看林海琛的时候,林海琛都是一个人低着头不知道在图图写写什么东西,或者托着腮帮45度角仰头看天。每次林海琛仰头看天的时候,从夏梦梦就觉得他俊朗的侧颜特别好看,好几次都能让自己看着失神,待夏梦梦反应过来自己被美色所误的时候,她都默默地在心里吐槽一句:靠,装什么忧郁美少年啊!

然而她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这托腮帮的动作是明明是夏梦梦自己的招牌动作。

时间悄悄,白云悠悠,晃荡晃荡就是高二了,夏梦梦欣赏着手里的情书,再看看眼前的少年,微微叹气。少年初长成,清秀俊逸赛潘安,即使平日多是独来独往,也不妨碍姑娘的一片芳心暗许,哦不,明许!

夏梦梦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自己到底独特在哪里,让林海琛另眼相待,成了为数不多能和他一起闲聊吃饭的好朋友。

往事再回首,秋收冬已藏。高一刚入学时候林海琛跟夏梦梦说的第一句话是“好巧,我们又同一个班了”,第二句话便是“我们做朋友吧!”

于是两年后,朋友就发展成了死党。

“呦,帅哥,竖起耳朵仔细听好了。”夏梦梦扬起了手中的情书,假意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声情并茂地朗诵了起来:“恰是那一谭如水的清眸,就这么入了我的眼,倾了我的心,约否约否!”

“哈哈!林海琛,4班的班花想问你考哪所大学哎,你要答复她么?”

“啊夏,别闹!”林海琛瞥了夏梦梦一眼,给了她一个神经病一样的表情。即使是夏梦梦调侃的时候,林海琛的表情也并不多,也许就是身上那种自带忧郁冷清的气质,有时候夏梦梦觉得林海琛随时会走回他的童话,回归他的城堡那般消失在自己眼前。

“好,不闹!”夏梦梦突然收起了笑容,一脸正经地看着眼前的人,问到:“林海琛,你说我们还能上同一所大学么?”

林海琛清澈的眼眸倒映着看着自己一脸认真的少女,不过一瞬,便敛下目光。

“啊夏,……”

“不能了吧……”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可是还是让夏梦梦感到心慌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夏梦梦很生气,语气便重了些:“林海琛,你为什么就不能像我一样好好学习呢?现在明明就还来得及的。”

“啊夏,我不喜欢学习呢?”

“那你喜欢什么?”

“呵呵,啊夏,你不是说要考复旦么?答应我,一定要考上,好不好?”

林海琛没有回答夏梦梦的问题,让夏梦梦以为他在转移话题,便冲着他喊到:“不好不好!林海琛,你气死我了!”喊完以后,更是气得跑开了。

“啊夏,我喜欢自由啊!”少年的喃喃自语,被一阵风吹散了。

5.

又是一年的四月末,天气才开始转热,空气便已躁动不安。

“啊夏,出来陪我跑步,老地方!”林海琛说完,也不等夏梦梦答复,就挂了电话。

夏梦梦扶了扶眼镜,认命地从一堆资料书中钻出来,揉了揉发热的脑袋,瞥了一眼桌子一角用框裱起来的画,笑了笑,披上薄外套,走去了西山球场。

“林海琛,我来了!”夏梦梦向他招了招手。

夏梦梦到的时候,林海琛已经跑得满头大汗了,看到夏梦梦,不说分由地拉起夏梦梦的手,便拽着她一起跑。

“林海琛,你放手!妈的,你跑那么快,是要累死我吗?”在林海琛拖着夏梦梦飞快地跑了两圈以后,夏梦梦喘着气,终于发飙了。

“啊夏,你看夕阳那么美,再陪我跑跑吧!”那是夏梦梦第一次看到林海琛笑得那么灿烂。

这样的林海琛,明显是有什么心事。

可是,这样的林海琛,实在让人难以拒绝。

“好!”

“啊夏,你要加油啊!”

“啊夏,你一定要加油啊!”

“林海琛,你要加油!”

夕阳下,奔跑着的俩人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老长。

那天的夏梦梦就陪着林海琛,一圈一圈地在操场跑着,直到两人气喘吁吁,躺在操场上差点爬不回家。

夏梦梦知道林海琛走了的消息,已是三天后,林海琛托人给夏梦梦带来了一幅画和一封信,画里还是那个熟悉的发着呆的少女,只是画的空白处加了一堵墙,还有墙外那个被罚站的少年,后面林海琛留四个龙飞凤舞的字前也多了一句话:

啊夏,我其实想过变成一个和你站在同一片天空下的人啊!

信上熟悉的字迹,写着:

亲爱的啊夏:

我还是决定要走了,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不知道是哪里。可是,我知道有一个地方藏着我埋在心里,一直没有勇气触碰的东西,它就像我心里的阿夏那般重要。

对不去,不能陪你到最后了。

我以前觉得,我和啊夏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啊夏心里总是有无限的阳光,万物生长,让人忍不住想靠近。

而我的心里,只有一轮惨淡的月亮,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才会感受到它。

它的光真的很淡,这些年一点一点地被黑暗蚕食,不见天日。只是,它真的是存在的,就在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我不甘心它的消散,那样,我的世界就会一片黑暗。

所以啊夏,我要去寻找我的光了,我希望有一天,心中的那轮月亮能像阿夏的太阳那般光亮、耀眼。

即使和阿夏站在一起的时候,它也不会黯然失色。

这样,有一天,我才能笑着和阿夏并肩。

啊夏,原谅我最后再做一回胆小鬼。

你一哭,我所有的勇气都会溃堤。

没有好好道别,再相见时就不会说“好久不见”。

就像啊夏和我,都从未离开。

啊夏,加油!

安好,勿念!

——林海琛留

6.

夕阳下,奔跑着的俩人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老长。

“啊夏,你要加油啊!”

“啊夏,你一定要加油啊!”

“林海琛,你要加油!”

夏梦梦才懂得,为何那日的林海琛会如此嘶声裂肺地呐喊。

“林海琛,我会好好加油的!”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情感美文  情感日记  情感故事  美文欣赏  爱情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