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那些年】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时间:2016-05-16 01:36:44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鲁新

 

年华似水,一去不返。当初的母校,旧貌换新颜,往日的同窗,四处分散。凝视珍藏的毕业照片,在记忆的长河中,搜寻曾是同桌女生的片段,往昔一幕幕重现。

 

记得那是暑假开学,刚入高一的第一天,安排与我同桌的是个瘦小的女生,名叫高芳。面孔黝黑(估计是暑期帮家里干农活晒的),扎着两个牛角辫,刘海齐眉,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眉宇间淡淡的 忧郁。第一印象是干练、聪慧、内向。发觉我在打量她,微红着脸:“又不是不认识,干嘛偷看我?”“坚决没有,谁敢偷看课代表您啊?”我绯红着脸申辩。“你就在……”我狡黠的说;“你不看我咋知道我在看你?”“第六感”她嘴角似有笑意。我笑了:“谁叫你是我的偶像啊?”心想好男不与女斗,搞好同学关系很重要,我甘拜下风。初中我们同级不同班,她是语文课代表,学习成绩名列前茅。所以认识,但不是特熟。

说实在的,这是我第一次与女生同桌,感觉不太自然。她时刻与我保持适当的距离,好象我就是颗炸弹,随时有碰炸的可能。那时课桌是长方的,两个人一桌,凳子是两人共坐的长条凳。有次我写字时左肘过界了,她也不言语,就用课本点一下我的手臂,意思我明白,侵略她的地盘了。我连忙缩回。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在背英语单词,桌子正中赫然多了一条白色粉笔划的“三八线”。

一个偶然的事情改变了我们的冷战局面,并且感激十分。正是在数学老师讲课时,那不听话的眼皮,老是打架,我把课本立在前面遮挡,脑袋就像教室后墙的钟摆,打起了瞌睡,这时感觉一个东西在轻轻戳我的手臂。当时清醒了,是高芳,是她用笔叩醒了我。她轻轻拉开抽屉,把一瓶风油精用课本推到我面前。这是她首次突破“三八线”,我当时心里一热,轻声说;“万分感谢”。因为数学是我俩共同的弱项,看到她专注地听课,我于是在两边太阳穴抹了风油精,专心听讲。幸亏高芳提醒及时,没被老师发现。不然的话,将是惨不忍睹的,那惩罚是相当严厉的。

下课了,我再次向她表示感谢,并且象敬军礼般把右手放在前额。谁知她俏皮地来一句:“怎么引起友邦惊诧了,小事。”我就说;“昨晚下晚自习,我跑回家帮搓玉米。熬夜了,不然不会打瞌睡。”高芳就深沉地说;“顾此失彼。”

还有一件事记忆非常深刻,一次政治期中测试成绩公布:我98分,高芳97分,当政治老师表扬我们是全班第一和第二时,我的脸红了,于是我站起来说;“应该是高芳第一名。”政治老师纳闷;“为什么这么说?”于是我就把来龙去脉讲了,原来我在最后复查考卷时,高芳的一页试卷眼看要落下课桌,我帮她推过去时,无意间看了一个选择题,我仔细想了想,高芳是对的,我的那道题是错的,知错就改嘛,我就按高芳的答案修正了。那道题是2分,所以我应扣掉2分,是高芳第一名,但是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高芳脸上写满赞许的神情带头拍手,全班想起了掌声……

记得有次我父亲赶集,顺便到学校来看我,碰巧高芳的父亲也来给她送煎饼,说怕煎饼吃天多会长霉。我们俩的父亲一见面就攀谈起来,原来他们是老界初中的同班同学,我们是隔壁村的,他们两个大人好像又回到一起读书的时光,他们聊了很久,现在两个孩子又是同桌,真应了俗话;一辈同学三辈亲。目送他们两个大人一边聊一边走出校门。知道这件事以后,我和高芳的同桌关系相处得很融洽,经常交流学习心得,如何记英语单词和准确发音,高芳有坚持写日记的习惯,怪不得她的作文那么好,经常语文老师在课堂上读的范文都是高芳的杰作。她还把一本《如何提高写作能力》的书借给我看,我的作文进步很快,当要感谢高芳。

高一的时光很快流逝,高二开始分班,要分文理科。我们都选择了文科,我们俩都是因为数学不突出。虽然不再是同桌了,但座次相隔不远,她在我的前侧方,伸开手臂递书都接得到。我们俩是全班男生和女生之间,同学之间关系相处最好的。也许是因为我们的父辈是同学,而我们又曾是同桌的原因吧!

记得我读高中时,兴起了“汪国真热”。有次课余时间,我从杂志上抄写了汪国真的几首诗递给高芳看,她看后很高兴,问我还有没有,就挖空心思搜集。后来我想到一个“妙计”,由于课余时间看诗歌多了,偶尔自己也胡诌一些,于是晚自习时,悄悄地握成一团,递给高芳,记得我写的一首《萌芽》,高芳就问我:“这是汪诗吗?”我未置可否,只是偷笑。这时班主任检查来了,从后门进来,轻手轻脚搞突然袭击,班主任就俯在高芳的课桌前,坏事了,那纸条被班主任发现了,于是在晚自习的最后,班主任拿过我写着蹩脚的诗句的纸条,在讲台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阴阳怪气地宣读起来.并且讲到:“这是情诗吗?读书就专心把学习搞好,绝对不许谈恋爱,这是哪个同学写的,今天我就不点名批评了,引以为戒,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脸红得象火烤一样,用课本遮住了发烧的脸,恨不得缩到课桌底下。偷偷瞟高芳一眼,发现她也羞红了脸。

班主任肯定是误会了,这哪跟哪呀,我根本没那意思,没朝那方面想。但仔细一想,也有点那意思,男女同学递纸条,还能有啥意思。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就为这事,全班传开了,尽管我俩费尽口舌,只能越描越黑。害得高芳好长时间躲着我走路,好长时间没搭理我。但同学传言我们是不是恋爱了,高芳也没发表反对意见。只是每次下晚自习回宿舍,我暗中盯着高芳的背影,回到宿舍开始失眠。有时下晚自习后感觉身后有眼睛暗中盯着我,回头看,高芳的眼睛马上移开了。糟了,我是不是被弄假成真了,朦胧间想,我是不是不自觉的堕入爱河?胡思乱想起来。

就在高中毕业前夕,我们班决定搞一个联欢晚会,班主任做主持人。代课老师都参加,师生都要表演节目,那晚气氛热烈,情绪激动。老师有笛子独奏,口琴独奏,讲故事,唱歌……同学也纷纷积极表演,有小品,讲笑话,校园歌曲,猜谜语等等。不知谁在瞎起哄,说来个双人表演,男同学把我硬推到讲台,几个女生把高芳推上讲台,高喊;“来一个,来一个。”

我俩也许被当时的气氛冲晕了,但是我俩艺术细胞确实匮乏,不像别的同学多才多艺,读书读傻了,上台怯场。看着下面老师同学期望的眼神,想了一下,我于是就说;“今天我和曾是同桌的高芳同学,在这毕业前夕的联欢晚会上,由于没别的爱好,缺乏表演天分,我们就为大家朗诵蒋捷的一首词《一剪梅》舟过吴江,希望大家能喜欢。”这首词,我之前知道高芳也会背,当我们朗诵到最后几句;“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下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是的,流光容易把人抛,多年以后当我再与高芳重逢,不禁唏嘘,那时高芳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我也成家立业,回忆同学时光,真是光阴似箭,正应了那句诗;“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QQ;1541905275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15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