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那些年】我们一起从岁月深处走来

时间:2016-05-15 18:35:24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塘中水仙

英子是我电大时的同学,她比我大两岁。却对我崇拜得稀里糊涂的。也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做出什么事来她都觉得对,我说出哪句话来她都觉得好听,我穿出什么衣服来她都觉得好看,就连我自己明明觉得是长着一副举重运动员的身材,在她眼里也是好的,值得欣赏的。这就让人觉得好像有点要命了。她就在我们刚刚认识时亲口对我说:“为了你,我甘愿牺牲我的生命!”我先是笑,后来就感到莫名其妙:“值得?”她很坚定地说:“值得!”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正是国家改革开放不久,教育改革也走在了时代的前列。而我们那几个农村青年,尤其是我们那几个村姑们,走出高中校门后,回到了家里,几乎无一例外地就等着嫁人了。但是,没有围墙的大学电大吸引了我们,使我们在文凭热的浪潮中也凑起了热闹。看着那时候路遥的《人生》一书,看着由此改编的电影,对里面的女主人翁刘巧珍有了太多的五味杂陈的感叹和同情,同时有了高中文凭的我们,已经有了较高的起点,断不会再走回刘巧珍的命运里去——只是因为没有文化,而显出愚昧的一面来,在令人赞美的漂亮温柔善良的同时,更多的是对于她的深深的同情和怜悯。我们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不想被当成愚昧和被同情的对象。

电大本来只是针对没有上过大学的城市青年设定的,可是我们镇子西边的一位回乡青年,大约也是不甘于自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二代”身份,自己不知是通过什么方式就去城里读了电大。有了这开路先锋,便应者云集,在我们镇子及周围的农村青年中几乎炸开了锅,纷纷去城里的电大分校询问此事,想报名参加学习。因为人数较多,又离城近三十公里的路程,所以,经电大分校和教育局研究决定,在我们那个文化古镇上办一个电大班,隶属市电大分校,参加中央电大的统一考试。不包分配,可是择优录用,国家承认学历。所以这个电大班所具有的先进性,直到今天二十多年以后,我留意观察,在农村还是独一无二的。电大班就设在镇委院内,是最早读电大的那位张和当地文化站联办。在这种背景下,我和英子走到了一起。其实班内人员成分复杂,除了我们才走出高中校门的“社会青年”——在填报名表时没有一个愿意在职业一栏里把自己填成是农民——没有工作,其他都是些乡镇企业的领导,员工,教师和乡镇干部等,都比我们有地位。因此常在一起的我们这些青年们就是一个牢不可破的群体,常常抱团在一起学习。

是在入校后不久,就是听那位最早在城里读电大和英子一个村里的张老师说的,英子已经在家里订了婚,连学费都是她婆家出的。英子这时已经在镇子上的我家住下了,为了更好地学习,我们把这自学为主的学校当成是真的大学一样来读,首先是时间上靠得住。在土地承包后大把大把的时间里,自由地做着自己最想做的事。所以刚刚过了二十二周岁的英子订婚的这件事很快就在同学们之间传开来,大家私下议论纷纷。我因为那时候已经在开始写小说,我不甘心一辈子就只是做一个农村妇女,给男人去做生孩子的机器,并且对于已有上门提亲的人特别反感,和家人约定:“我二十六岁之内,别和我谈结婚出嫁的事儿!”于是当我听说英子已经订婚的事,内心反应特别强烈,尤其是她的学费是婆家来出,这就决定了,将来还必须回到这种家庭里去。我于是利用她来我家住的时间里问她:“你真的订婚了吗?”她极为难地说:“高中毕业回到家里又没什么出路,自己家里也催。我刚刚订了婚,就报名考电大了,我也是后悔死了!可……也不小了,已经二十三了。再说,要不是他家支持我,我家的人不会给我掏钱叫我再上这种不包分配的学……”温柔到搭眼一看就是个贤妻良母型的英子,似乎犯了什么大罪似的,红着脸,声音极小,我就止不住地问她对象的情况。英子说了:“他家弟兄三人,大哥当兵后转业到外地参加了工作,大嫂在镇被服厂工作;二大伯哥是一个残疾人,独身;她对象最小,比她小两岁;公公已经死了多年;婆婆待她挺好,就是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我对她说的这些婆婆妈妈的事并不上心,只是关心她找的那个人。我首先激烈地问道:“他什么文化程度?”“初中……”我那时似乎太过激进:“怎么才初中?你怎么也得找个高中生吧?起码得般配!看问题才差不多!”英子对我的话也不知如何回答,只是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让人心疼又无奈。

不久镇子上通过考试招聘幼儿教师,英子通过了,接下来,英子是忙碌的,周六周日往电大班跑得更勤了,去得早,在我家住一夜,回家晚。她对象知道了,就在她参加辅导课的时间里,一次次往电大班跑,惹得英子老大不高兴,因为他一去,我们那些还没对象的就特别敏感,表面柔弱的英子竟然几次把她的小丈夫训哭了。可是这丝毫无用,似乎是要强的婆婆的怂恿,小丈夫不仅不收敛,反而跑得更勤快。后来我们电大班搬到了一个废弃的旧工厂里去,同学们就干脆固定住下来,包括我,男女生宿舍,跟真事儿似的。英子就特羡慕我们。在不去幼儿园的时候,也就泡在电大班。冬天寒冷的宿舍里,有名的贤惠温柔的英子,晚上借着昏暗的灯光把自己的不合适的棉裤拆开来,又缝好了,不耽误第二天穿。宿舍的六个女同学没有不羡慕英子的。因为除了她,我们没有人会做针线活儿。

可是好景不长,她的小丈夫来得更勤,而且脾气见长。推着自行车远远地看见我们同学不管是谁就道:“把她给我叫过来!”英子得到口信,就求我们宿舍的女生帮忙:“你们几个把他撵走吧!”有一个木子里女同学,平时就像个男孩子,站到宿舍门口远远地高声叫喊:“他不走了,自己走吧!”英子的小丈夫就干脆不走了,爱面子的英子走过去小声和他商量,当然也不管用。无奈英子只好跟他走了,和我们说回去摊煎饼有活干。才二十岁的我们也不知说些什么来安慰英子,只是觉得她无比受人同情,因为她似乎被丈夫家给绑架了。

有一天英子还是在傍晚的时候到了我们宿舍,说刚刚干完地里的活就来了。大家只是觉得英子值得同情,好人缘的她何时来都得到大家的欢迎。第二天早晨一起床,英子就吐起来,她急忙拿出胃药来大把地吃,说最近胃不舒服,老是吐,大家便极同情她,说:“你看看你本来就怪瘦的,又胃不好!”英子也幽默:“我打小就瘦,吃什么也白搭,就是泡到猪油罐子里也是这个样!”后来英子来电大班的时间就明显少了,很快就听那个张老师说她结婚了。有一天她拿来喜糖,一来就发。我直视着她的眼,似乎她是我的媳妇现在被人抢走了似的,有点怒不可遏:“还上着学结的什么婚?毕业之后就不行?”英子先还是装出的微笑倏地不见了,眼泪随之下来……后来和我要好的另一位女同学趁英子不注意的时候对我说:“你还不知道?都闹到镇妇联去了!英子不愿结婚,可是她婆家不愿意!你想啊,哦,人家是纯农民,才初中毕业,我们呢,好歹也是个大学生吧,又教着学,你一旦毕了业不跟人家了,人家的学费不是白交了?媳妇再没了,不是鸡飞蛋打?不过,话又说回来,英子就是后来混到再好也不会变心的,她不是那样的人,就是谁做出来了她也做不出来……”后来英子再来班里上辅导课时,明显的腹部大起来了。一次在市报社的编辑来辅导时,英子忘了带一本课本,不好意思地对在她身旁的我说:“桂珍,你去宿舍替我拿过书来去行吧?”我自然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因为大家几十个人男男女女围坐在一起,已是大身量的她格外显得不好意思,就是她不求我我知道了,也会帮她的,而且她的温柔搁谁身上谁都不会拒绝!

从这次以后她来听辅导课的时间就更少了。进城考试前一个月,听说她生了一个女孩。刚好满月的时候,她的婆婆和她还有她女儿一起进城参加考试,成为一道别样的风景。即使在旅馆的时候夜里小千金哭闹,大家也没有烦的,同情英子的时候,也觉得这电大可是别有一番韵味。因为有孩子再学习的一定也不是少数。包括那些早年下过乡,又返城的知青,为了一张文凭好找工作,也为了逝去的学习岁月,真的是不用扬鞭自奋起。曾经我们电大刊物《电大语文》上就有一期封皮还是内文中——一时忘记——有张放大了的照片:一位年轻的妈妈,腿上是翻开的书,她聚精会神地看书,左手放在书本上,做着随时翻书的样子,右手里却是高高地举起一把小勺,勺里是饭,而她的右边近前,是一个可爱的嗷嗷待哺的小男孩,眼睛紧盯着妈妈手中举得高高的小勺,仰着头,张着大大的可爱的小嘴巴,等妈妈来喂。小男孩不知道的是,他饿在肚子里,而妈妈是饿在精神上……

英子的婆婆不好意思地说:“俺英子考不过,有我,我考不过,还有俺这孙女子……英子月子里就要学习,我怕葬了眼不叫她学,英子就哭。我说的那话来,还在乎这一次?不是还有补考吗?往后就好了,满月了,你去学校教完了学回来,只给孩子喝一喝,饭也甭做,碗也甭刷,家里什么事也甭管,你就学就是!”后来的实践证明,英子有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孝敬婆婆,尊敬残疾人的哥哥,尊敬对她一心一意、什么事都听他的丈夫……

电大毕业后,英子依旧教她的幼儿园,我也走上讲台。在我失恋的日子里,英子带着女儿多次去我家,每次都给我家送上自己手工摊的煎饼,算是对电大一开始住我家的感谢,也是对我们三年友谊的延续,并且一心一意邀我去她家住几天——假期的时候可以多住,赶到星期六星期天就少住。我则以为她是成家的人,多有不便。而且她一直关心我的婚事,恨不能把我说到他们那个村里去,我们做了邻居她才高兴。我感谢着她的这份心意,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我的心在远方……

现在,英子和我不只是过年过节,就是平常时间久了,也会通过现代联系方式联系一下。而去年大约是清明节的时候,我回故乡去,还在教着幼儿园的她到镇上把我接到她家去,按照传统,她请了她从教的幼儿园园长和村里的妇女主任陪了我,我觉得她是太传统,太重视了,走那过场干什么?我们尽可以随便些!但是她却是不肯听我的劝。饭后,我在她家电脑上让她看了我新近发在网站上的两篇文章。她在惊讶的同时也告诉我:“待会儿我领你去我那一亩三分地里看看……”不久她真的带着我去她家麦田了,麦苗已经返青。站在她家地头上沐着还有些凉意的春风,我们追忆过往的岁月,感慨万千,往事似乎就在昨天,而人已是中年。我却是觉得她比我混得好,看着她家高大的房屋,屋内的摆设,想着她大学毕业的女儿也已嫁人——她让我看着他家墙壁上特大屏幕放的录像,就是香港那边的电视剧似的,那场景,在我想都不敢想,儿子也上高中了,婆婆过世,残疾的哥哥也走了,而她让我看的她家相册里,她的婆婆和母亲穿着一样的套装,都是她亲自买来布料找人定做的,她家大门口那“五好家庭”牌子让她获得村里所有人的尊重,站在春风里。我们抚今追昔,感慨良多……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4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那些年,一起走过的岁月入围作品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