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末班车后

时间:2016-05-08 19:37:22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雪殇倾寒

白瑶今天被留下加班,等工作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她赶紧收拾东西向公交站走去,可是尽管她跑的已经够快了,依然没有赶上这趟末班车。

白瑶气喘吁吁的扶着公交站牌,旁边的路灯好像有些短路,明灭不定,隐约间可以看到一只黑猫站在阴影里看着这里,可是再看却已经不见了。白瑶有些害怕,于是她起身准备离开这里去打车。

“嘀嘀嘀!”

怎么还有公交,难道今天也晚下班?白瑶开心的想着。

公交车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胖大叔,看到白瑶上车他脸上有些惊讶,不过却没有开口说什么。

(可能是很少见这么晚下班的美女吧!白瑶想着。)

“这个时间应该没有什么人吧?”

上了车,白瑶才发现今晚的公交上人虽然不多,但是也绝对不少,好不容易她才找到一个位置坐了下来,那是车厢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

“晚上的公交就是好,一点都不热。”白瑶小声的嘀咕道,可是马上她就闭上了嘴,因为她发觉自己的声音在寂静的车厢里有些突兀,以至于她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好多人看了自己一眼,离白瑶前边的座位上一个消瘦的老太太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白瑶,不过却什么都没说便转过头去。

老人看上去有七十岁左右,头发花白,但是打理得很仔细,脸色看起来很不错,但是作为女人白瑶知道老人化了妆,不是淡妆,这让白瑶有些好奇!本来她想和老人聊两句,可是老人那个担忧的眼神白瑶心中一黯。她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奶奶的时候奶奶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然而那却是最后一面。

公交车好像要这样一直一直走下去,好久都没有停!

“难道没有人下车吗?话说公交车上很少这么安静过啊,连汽车的声音都听不到……”收拾心情,白瑶看着车上的人有些奇怪!

“这儿哪里?”突然,白瑶注意到窗外的街道有些陌生,甚至……有些古老破败!

“师……”白瑶回过头想要问司机师傅,可是一回头,她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公交车像是经历了一场火灾,破碎的窗玻璃横呈在过道和残破的座椅上,有一块正深深的插在一个男人的眼睛里, 白瑶赶紧捂住嘴将眼睛移开,可是入眼的一幕让她胃连带着心都抽搐了起来。

这是一个孕妇,最多三十岁,一头乌黑的长直发,面色很温柔,挺着大肚子,看起来最少也有七个月了,想来是深爱着,期盼着肚子里的骨肉,期待着幸福的未来生活吧……可是,这一切只是梦,而且永远是梦。

一块尖利的玻璃像是一把刀,在死神的手里准确的插进了女子隆起的腹部,那是子宫后胎儿的位置,鲜血从里面流出来,混杂着浑浊的羊水,或许里面还有着尚未出生的小生命的思想,在死神的手里泯灭不见,就像从来不曾出现过!

或许这个孩子应该庆幸吧!

白瑶不由自主的干呕出声,不过又急忙用手捂住,避免发出什么动静。突然,她感觉自己的头被什么拍了一下,如果没有错的话,那是一只手,白瑶全身微颤的慢慢抬起头。

那个老人正和蔼的看着自己,一双眼睛虽然被死气弥漫,可是白瑶还是清楚的感受到那一份慈爱……可是,她实在是无法控制自己去接受,因为此时老人的脖子半个扭了过来,而那只拍着自己的手从中间折断了,有干枯的鲜血黏在白瑶的头发上……

“啊,啊……”

白瑶终于奔溃了,她不敢再去看其他人,尖叫着甩着手拍开老人的手,不过老人的手掌显然很脆弱,被白瑶给拍的掉落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听到响声,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有干涸的黑血“滴答滴答”的掉落在荒凉的过道上。与此同时白瑶感觉到身周的空气冷了下来,像是要将她的心也给冻结住,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周围人的目光比之前冷了许多。如果能够称之为人的话。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白瑶将老人的手打落在地。

白瑶拖着酥软的双腿来到后门处无力的拍着车窗,她用手奋力的拉着门,想要挣开,可是那扇破烂的门却纹丝不动。

“师傅,师傅,求求你,开开门……当我出去……救命啊……我只想回家……”

白瑶无力的呼喊着,她跑到司机的身旁拉着司机的袖子……

终于,司机转过了头!

“啊……”白瑶瘫软在了地上,因为他看到司机的脸上根本没有一块完整的皮,只有一块块烂肉糊在哪里,隐约还有白色的蛆在其中蠕动着……呕!

“算了,放她出去吧。”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正是那个断手的老人,“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走吧。”

“呜呜……嗯,嗯,嗯…”白瑶呜咽着答应到,但是依然不敢去看老人。

“哼!”司机师傅冷哼一声,虽然不满意老人的决定,可是依然开了门。

“谢谢,谢谢……”白瑶见门开了,连忙高兴的想要离开,可是刚到门前,司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给大娘把手送回去。”司机冷冷地说着,不容置疑,而车里的其他人也定定的看着白瑶,像是如果白瑶不那么做,他们会一起吃点这个女孩儿。

“……奶……奶奶,对不起,呜呜!”白瑶颤抖的小手拿起地上青黑的手掌递在老人的身前。也不见老人动作,白瑶手里的手掌便自己动了起来,轻轻的为白瑶捋了捋额前凌乱的头发,一如当年白瑶的奶奶为白瑶梳理头发一样熟悉……

终于,老人对着白瑶摆了摆手。

后会无期!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3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鬼故事  励志故事  民间故事  幽默故事  名人故事  成语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