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活埋

时间:2015-03-30 13:39:46    阅读: 次    来源:网友推荐
推荐人:冰凌夏天

我是一个很平凡的邮递员,日一日地穿梭在大街小巷里。

工作时间越长,人越麻木,不知何时起,眼中不再有时间,只是机械地游弋着,不知何时开始,何时结束。

有十年了吧,这样的旅程。

会有多少个十年的时光,城市和我和你?

第一次看见那个女人是在清明节清晨,她把自己活埋了。

有个小区的旁边是一个大的广场,那里原先是社区居民用来活动的地方,有木马、滑梯、单杠、步行机,后来木马旁边发生了几起耸人听闻的凶杀案,就很少有人待在那里了。

外面的人经过的时候,常常惊呼:

多漂亮的广场啊!

这样漂亮的广场,我已经看过三万多次。

大雾,诡异的大雾常常将这里掩盖着。

我路过的时候只是下意识地一望,便看见了木马旁边有个人的影子,那个人把自己的身体埋在了土里,笔直地挺立着,如同种在地上一般,广场的大雾让我看不清那人的面貌,只是感觉是个女人,头发很长。

难道是传说中的割喉凶案又上演了?

她本来一直垂着头,我脚步声让她突然抬起了头,朝我这边望去。

我头皮一麻,不敢多看立即发足狂奔,一直到了人多的地方才停了下来,心脏就好像快跳出来一样。

等我站定了开始大口喘气的时候,有人拉了拉我的衣角,我触电般跳了起来,把那人也吓得差一点就瘫坐在地上。

我这才发现拉我的是一个老奶奶,我认识她,姓李,这一带的一个退休教师。

旁边的一栋房子就是政府分配给退休教师们的小楼,每次经过的时候,总有许多老教师们期盼地将我团团围住,不停地问:“有我的吗?有我的吗?”

现在写信的人已经不多了吧,我的包包常常只是一些报纸,小广告,信用卡的帐单,所以他们最终只是悻悻地离开,可从未放弃希望,第二天我再来的时候,又期待地围了上来。

李奶奶毫不在意我对她的惊吓,却惦记着信的事情,轻轻地问:“有我的吗?”

答案总是令人失望的,她的眼睛暗淡下来,转身慢慢地走开。

我拉住她,低声问:“你看见广场上那人了吗?她把自己埋了一半在土里,刚刚把我吓坏了。”

李奶奶说:“是不是一个女的,头发很长的样子?”

我点点头。

她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那个女的这里有点不好,以前其实还好好的,后来出了场车祸,老公、儿子都走了,就她一个人留了下来,接着和亲戚们为了财产的事情打官司,慢慢就变得有些疯疯癫癫的了。”

“那她为什么要自己埋在土里?”

“我怎么知道。”李奶奶笑着说,“这一带怪事很多,我一个人在这里过了十年,已经习惯了。”

原来你,也这样生活了十年。

李奶奶走得很突然,当我送完信和报纸再折返回来的时候,看见教师公寓一楼右摆满了花圈,停了许多高级的车子。

那是李奶奶家。

其实对这样的老人来讲,死并不可怕,只是一班马上会到来的列车,注定了会带走你,我们只是不知道时间而已。

惟一可怕的只是,再也不能带着希望等待着可能永远不会来到的信了。

我以前一直以为,她是孤独地一个人生活着。

没有想到,她有许多子女,噩耗传来才一会儿的时间这里就站满了人,他们情沉痛,几个中年妇女抱着遗照哭到昏阙过去,

是为什么伤心呢?是因为死了就不能再交谈吗?

我默默地离开了。

再次经过广场时候,我看见不止那一个女人活埋在了那里,她的旁边又多了几个影子,和她一样,把半截身子埋在土里,远远看去,这里像一个种植着人的院子,滑稽又恐怖。

他们的身边,好像还站着几个人,与埋着的人亲切地交谈着。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那么恐惧了,我想的却是他们比李奶奶幸福

城市里不停地有人走向广场,甚至有我熟悉的面孔,渐渐隐入大雾里,有的人找好了位置,开始用力挖坑掩埋自己,也有的人好像在搜索自己认识的人,然后眼睁睁地看着活埋的过程。

我伫立良久,广场上渐渐埋满了人,有人点上香,摆上供品,开始祭拜那些被活埋的活人。

他们温柔地低语交谈,偶尔望过来的时候,敏感和疲惫的眼里却无限地快乐着。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7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鬼故事  励志故事  民间故事  幽默故事  名人故事  成语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