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午夜杀人狂

时间:2015-03-28 14:49:48    阅读: 次    来源:网友推荐
推荐人:冰晶泪晶

午夜两点,天空飘着阴毛细雨,路灯在黑夜中发出暗黄的光晕。

张安州小心翼翼地驾驶着一辆“桑塔纳”,他希望自己运气好,还能捡到一两个从酒吧里出来的客人。

但街道清冷,一个人都没有。

“妈的!”

张安州骂了一句,他已经在这里转悠了一个多小时了。小城市就是这样的,一到深夜就变成了一座坟场。最后,他干脆将车子靠在了路边。

放下车座的靠垫,拧开广播,点上一支烟,然后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尽量伸展了一下早已蜷得发麻的双腿。

这时广播里说:“请广大司机朋友注意,最近我市出现一个喜欢在夜晚杀人的女性杀人狂,据目击者称,该人戴一副墨镜,留长发,望广大司机朋友夜间不要搭载有以上特征的陌生女性。”

吐出了一个烟圈,借着从车外挤进来的微弱灯光,张安州呆呆的看着那一缕幽蓝的烟雾,心里不禁发愁:出租车这行越来越难做了,必须尽快弄点钱,要不然她的病……

一想到她,张安州的心里不自觉地涌起了一丝暖意,闭上眼,思绪飘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小屋。

小屋中有他的妻子,还有那盏每晚都会等着他归去的灯光。

每个夜里,固执的妻子临睡前都会留下一盏灯,等待整晚熬夜跑车的丈夫归来。每次,当张安州披星戴月,带着一身疲倦回到家的时候,看到那盏灯,所有的辛苦和疲劳也都被一种浓浓的温情所代替。

我爱你!

张安州的温柔的眼神停留在了车窗外的路灯上,一丝微笑浮上嘴角。

忽然,他的眼神变得焦躁不安,甚至充满了愤怒。他想起某个深夜,当他回到家,看到妻子竟缩在墙角“呜呜”地哭,一问,原来就在半个小时之前,一个蒙面人突然破门而入强奸了她。

从此,她便患上了抑郁症。

从此,他便从天堂坠入了地狱。

只差半个小时。

“师傅!”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车窗外飘进来。

张安州吓了一跳,慌忙坐起身,他看到一个白衣女人站在车门外,由于天黑,看不清她的长相,只能看到她齐腰的长发。

张安州感到有些不安:“小……小姐要去哪?”

“火葬厂。”

“哦,火葬厂……火葬厂?!”张安州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错,是火葬厂。”

火葬场在位于城西十多公里外一个偏僻的山坡上,去那里要途经黄泉路,据说那条路邪得很,经常有车在夜里经过那里时翻进路旁的河道里。一些侥幸生还的司机事后都说自己原本开得好好的,突然眼前掠过一团黑压压的东西,结果就一头冲进了河里。

还有一些就说得就更悬乎了,夜里经过那里时亲眼看到一个穿白色或是红色衣服的女人在路边拦车……说得就跟真的一样。

张安州原本是不大相信这些传闻的,但是今天天这么晚了,而且还下着雨,要他去那种地方,多多少少心里会有点发毛,一时间不禁踌躇起来。

“你怕了?”

对方弯腰将脸凑了上来,声音冰冷中带有一丝嘲讽。

借着微弱的灯光,张安州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毫无疑问,她算得上是个美人,尖尖的瓜子脸,小巧玲珑的鼻子,和一张性感的嘴。只是,她的脸上戴着一副墨镜。

长发!墨镜!

张安州冷不丁想起刚才的广播,身上的寒毛一下就竖了起来。

“我……这么晚了,你还是……找别的车吧。”

“五十,送不送?”

张安州的心动了一下,但也只是动了一下而已,他还是摇了摇头。

“那么一百怎么样?”

一百!张安州怔了怔,换在平时,就是包个来回也不过三十块。

低下头,他仔细想了想,连续十多天的雨,基本上没拉什么活,妻子的病不能再耽误了,可是……再怎么缺钱也不能玩儿命啊!这不是耗子给猫当三陪吗?

“再加五十,一百五!”女人显得很执着。

一百五!一天才能赚到这个数啊!

张安州彻底动心了,他抬头看了看那女人,她是那样地瘦弱,于是咬咬牙:“好,我送!”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密,就像一盆黄豆打翻在车顶。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两柱灯光将黑暗撕得粉碎。一路上,两个人像是各怀心事,谁都不说话,车内的气氛简直沉闷得令人窒息。

张安州有点受不了了,他首先打破了僵局:“你这么晚了怎么还到火葬场去呀?”

“我去找我男人。”

女人淡淡地说。她的脸完全被阴影遮住了,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剩下一片模糊的黑影。

“他也是开车的,和你一样。”女人补充道。

冰冷的气氛加上冰冷的声音,令张安州的心里一阵阵发麻。

“哦,原来是……同行家的大嫂,您先生是哪家公司的?没准我们还认识。”

“我们还没结婚呢,他呀……”

女人的声音忽然提高了八度:“哼!你们男人最不要脸了,都是些不负责任,见一个玩一个的混蛋!不是有那么句话吗?十个男人九个嫖,还有一个在坐牢!”

女人显得异常激动,声音尖锐得如同猫头鹰的爪子。

“这个……你怎么这么说啊!”

张安州开始怀疑这个女人的精神是否有问题。

“你也不是个好东西!我说得没错吧?”

“我?”

张安州被这突如其来的质问吓了一跳,心想:看来她是刚刚被男朋友给甩了,心情不太好。想到这里,他的胆子大了很多:“我已经结婚了,我很爱我的妻子。”

“是吗?”

女人的语气带着明显的不信任,这让张安州感到有些恼火。

“你敢说你就从来没背着你老婆偷过别的女人?或者嫖过鸡?”

“没有!”

张安州回答得简单而干脆。

女人沉默了一会,忽然用命令的口气说:“把灯打开!”

张安州叫苦不迭,这女人喜怒无常,明显精神有问题嘛!

但不管怎么说,人家是乘客,干他们这一行的,乘客就是上帝,只要要求不过分,就得尽量满足。

无奈,张安州只得打开灯,光线一下子就充满整个车厢。

“啊!?”

张安州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嘴张的大大的,眼睛也瞪得大大的。

好半天,他才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这是干什么?”

灯光下,那个女人正缓缓地将自己身上的白色连衣裙除去,一对颤巍巍的乳房暴露在张安州的眼前。堪称完美的乳房,只是,她的脸上仍戴着墨镜。

张安州猛地踩下刹车。

“你……你快穿上衣服!”

“来,到这里来。”

女人开始用手抚摸自己的胸部,同时嘴里发出充满诱惑意味的声音。

“你还等什么?你还是个男人吗?”

张安州感到一阵旋晕,身子不由得晃了晃。此时,他真想扑上去将眼前这个女人按倒,然后痛痛快快大干一场。可是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不住地提醒他:冲动是魔鬼!

冲动是魔鬼,这话一点不错。

“快来呀,到我身上来呀!”

女人不停地扭动着腰肢,同时,手臂很不安分地朝张安州的脸上摸去。

一辆卡车呼啸着从车旁擦身而过,刺眼的光芒照得窗外一片明亮,张安州甚至看到那个卡车司机一脸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摇了摇头,那意思好像是在说:唉!又一个哥们儿被毁了。

一种负罪感油然而起,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妻子的脸,和那盏灯。

张安州猛地将女人伸过来的手打了回去。

女人的眼里一刹那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紧接着,车厢一下子黑了。

是张安州关掉了电源。

摇下车窗,他将头探到了窗外,在迎面而来的冷雨中深吸了口气,然后,他用一种平静的声音说:“小姐,请你自重。”

“你倒底是不是个男人啊?难道你不想干我吗?”女人仍不甘心。

“是我不漂亮?”

“够了!”

张安州终于忍无可忍,他大吼了一声,他必须在欲念再一次被挑起之前尽快结束这场闹剧。

“现在,请你马上滚下去,我的车从来不载鸡!”

女人沉默了,黑暗中两人就这样的僵持不动。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良久,黑暗中才传出女人一声微弱的叹息。

“我知道了,可是这里是郊外。”

车子重新在公路上飞驰起来,张安州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开着车,女人也是一言不发,只有广播爱呀爱呀地唱着。

不一会儿,广播里再次传出那个警告:“请广大司机朋友注意,最近我市出现了一个喜欢夜晚杀人的女性杀人狂……”

张安州斜眼看了看女人,而女人也正在偷偷地看他,两个人的目光碰在一起,同时缩了回去。黑暗中,女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看不出来他居然是个正人君子,不过,他的胆子好像挺小的,我不妨再吓唬吓唬他。

黑暗中,她的脸再次恢复成冰冷。

这时,张安州冷不丁开口:“能问个问题吗?”

“问吧。”

“你为什么黑天还戴着墨镜?”

“……”

“为什么不说话?”

“你是不是认为我就是那个杀人狂?”

张安州的心“忽悠”一下,冷汗立马冒了出来。

“其实这也不能怪你,我的外表和广播里描述的那个女杀人狂很像,真的很像。”

女人表情木然地说着,可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

“其实……其实我也没怀疑你什么,你的手……看起来那么嫩,不像能杀人,而且你的身子骨也弱。”

说着,张安州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你在害怕?”

“我我我害怕什么?”

“你言不由衷,其实你很怕我,你怕我会杀了你,对吗?”

张安州没有回答。不回答就是默认。

之后两个人谁都没再说话,不久,车子便在一扇黝黑的大铁门前停了下来。

“到了。”

“嗯,到了。”

女人冰冷的面孔忽然绽出笑容,而且笑得很灿烂,很阳光,尽管当时天上连月光也没有。

“想知道我为什么深夜还戴着墨镜吗?”

“那你……说说看。”

女人慢慢摘下墨镜,她的左眼眶上有明显的淤痕,一望便知是被人打的。

“是我男朋友打的,他下手太狠了……”

女人说着,眼睛里竟滚出泪花。

张安州显得有些手忙脚乱:“对对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是个鸡。”

女人破涕为笑:“不不,你没说错,我真的是个鸡……其实应该道歉的是我,我被男人欺负惯了,所以我要让男人害怕我,在我心目中,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无论他们表现得多么彬彬有礼,但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很我上床,而你却不同……我跟你说,你别生气啊,其实我刚才……”

“你刚才是故意在吓唬我,对吧?”张安州说。

女人怔怔地望着他:“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安州笑得很神秘:“我当然知道。”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杀人狂?”

“我知道你不是。”

顿了顿,张安州忽然将身子欺近:“因为我才是那个杀人狂。”

女人愣了半天,忽然“咯咯”地笑起来:“你好坏呀!我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呢,居然反过来吓唬我……”

“我没吓唬你,我说得都是真的。”

看到张安州那阴森的表情,女人笑不出来了,她感到事情有点不妙。

“你……你是男的,而那个杀人狂是个女的,你……你可别吓我啊。”

张安州微微一笑,从坐椅下取出一个黑塑料袋,里面装着假发和一副墨镜。

“你这回该相信了吧?”

女人说不出话了,然后她尖叫了起来,继而,那尖叫声竟演变成狂笑,同时她手中还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子。

这回轮到张安州说不出话了。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1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鬼故事  励志故事  民间故事  幽默故事  名人故事  成语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