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万元稿费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长独角的猪

时间:2019-02-09 12:45:58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我总是会见一个老奶奶在河堤脚下或者半腰上扫树叶,扫完之后笼成堆,然后用麻袋装着,再揪起麻袋四角的绳子,背在背上,腰弯的大于九十度。

我知道她是做饭用的,我之前问过奶奶,为什么她烧锅总喜欢用树叶,奶奶说树叶烧着不会扬起很多灰。

和她相遇又错开,走在一条路上不同的方向,每次看到,我心里就会很难受。为什么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做这种累活?没有家人吗?儿子,女儿难道不能帮着干吗?儿女真的好不孝顺啊。

她是一个人生活吗?

然后我就找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跪在地上,双手合十,面对着墙壁,许了个愿,希望老奶奶以后不要再这么累的扫树叶,背树叶了。

为了表示我的虔诚,我先是手撑着地原地磕了三个头,然后站起来,又一步一拜,磕了七个头。

我总觉得这样,我的愿望就会实现,因为我以前夏天的时候,在天气很热的时候,上学的路上太晒了,然后我就找个没人的地方,确保两边都有麦秸秆堆作为遮挡物,我就跪在地上向老天爷求雨,然后不久之后就会下雨,每次都很灵,所以我觉得,这次我的愿望也会很灵验。

果然在我许过愿望之后,就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过老奶奶了。

日子又回到了平常,我还是每天走着这条路上下学,然后有一天,我看到了一头小猪,在用头不停的撞树,每撞一下,树上就会落下一两片叶子,它撞的是比较细的小树,当然大树它也撞不动。

我没有停下来,只是脚步放了很慢,一直在看它奇怪的举动,我脚步的响声并没有对它造成任何的影响和兴趣。当我走过它的时候,它仍然在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我扭头继续看它,兴奋的叉着腿跳到了它旁边的一棵树边上,学着它的动作,也用头开始撞树。

但它仍然没有看我,然后我就和它保持相同的频率,一同后退,一同往树上撞。撞了一会儿,我站在那里,指着它哈哈大笑,笑累了,坐在草地上靠着刚才的那棵小树。

这个时候,许久不见的老奶奶从前面小路分岔开的斜坡下,拿着还是之前的那个被麻绳系着四个角的麻袋走了过来。

在看到老奶奶的同时,我就站了起来,老奶奶走到小猪身边的时候,我就已经站了很久了,并且拍干净了粘在我身上的干草和干树叶。

我很活泼,但这种活泼并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一般可爱的小女生,爱笑爱撒娇很惹人疼爱并且朋友很多的那种。

我学骑自行车,一辆除了铃不响,哪儿都响的自行车,刹车也不灵,我坐在车座子上,两只脚够不着脚蹬子。我坐在上面就从小土山包子上冲了下来,一头撞在了砖头墙上,但我眉头都没皱一下,就站起来推着车子走了,虽然我知道我当时都已经疼的大小便失禁了,因为有朋友问我说,你怎么尿了。

但是当老奶奶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低下了头,我没看她,也没看那头小猪,我准备逃了,假装没有看见这一切。

当我扭头准备走的时候,老奶奶却拽了我一下,这个时候我才看向她,然后她把麻袋放到草地上,开始解衣服,行动很笨拙,迟缓。当她因为衣服扭曲,袖子被揪上去的时候,我看见她胳膊上的皮,比奶奶的还要松,还要干,而且上面长了很多斑和肉痦子。

这个时候我瞥见老奶奶身后的那只小猪,它正卧在草堆上,眼睛直直的看着我,我踮起脚尖,伸着头,同样也眼睛直直的看着它。

老奶奶的手开始往裤裆里不停地摸,我知道她在拿东西,因为奶奶也是,奶奶的每一条内裤上,都有一个兜,并且缝上了拉链,我有时候和奶奶一起去赶集的时候,奶奶就会把钱用卫生纸包了一层,然后再包一层,然后放到内裤上那个带拉链的兜里。

老奶奶伸手给我的时候,我看见是一块儿糖,不是糖,是巧克力,包装纸还金灿灿的,但有一点被戳开的痕迹,皱巴巴的,里面黑色的巧克力裸露在外面。

我摇摇头,但她还是执意给我,我接了过来。

“谢谢”

老奶奶没有说话,只是睁大了眼睛,伸着头,把脸凑到我脸前看看,然后咧开嘴笑了,我也哈哈大笑起来。她的嘴很干瘪,笑的时候,我只看见了一颗牙。

小猪已经不看我了,但是刚刚对视的时候,我看到它头上有角,就像山羊的那样,但是没有山羊的大,也没有山羊的长,而且也不是两个,是独角。

“独角望?独角望?是独角望吗?”我兴奋的跳起来,因为我许了个愿望,它又是独角,所以我就给它取了这个名字,不管它是不是因为我许的愿出现的,反正我就开心的当我的愿望成真了,这样一来老奶奶就不会孤单了。

我盯着手里的巧克力, 奶奶以前告诉我说不要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拐卖小孩儿的多,你吃了人家给你的东西,就晕倒了,人家就把你抱走了。

但我剥开了,就算是陌生人给的,从裤裆里拿出来给的,我还是剥开了。心里想着,吃了这块儿巧克力,我就要死了,但好像并没有恐惧,并且想吃的心战胜了怕死的心,并在一瞬间,怕死的想法消失了,剩下的就只有,想吃。

我把金灿灿的包装纸扔到了老奶奶的麻袋里,可以当做燃料。把巧克力掰成两半,走到独角望旁边,把巧克力给它,它伸出舌头,舔起来吃了。这时候我发现,它的角尖上自然的长了一个金灿灿的圆点,就像巧克力的包装纸一样。

我又把剩下的巧克力掰成两半,给老奶奶,老奶奶推着我的手,往我嘴里放,她的嘴瘪的看不到嘴唇,但我看到了她嘴里那颗孤零零的牙。

巧克力有点热热的,软软的,和我以前吃的不一样,但是很甜。

树叶已经装好了,在大麻袋旁边,多了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麻袋,但是小了很多。我看见独角望站在那里,姿势很神气,也很得意,像是在接受很重大很神圣的使命。老奶奶把小麻袋绑在了独角望的背上,然后大麻袋往自己背上背。我赶紧拖着麻袋的底部,来减轻麻袋的重量,我想说奶奶我来帮你背吧,但是我不知道该如何跟她交流,于是就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拖着麻袋,来尽可能的减轻麻袋压在老奶奶背上的重量。

但是老奶奶却扭过身子,不停的推我,不让我帮她,我说我帮你拖着吧,但她还是不停的推我,一只手不停的往学校的方向指。我好像懂了她的意思。

这时候学校的铃声响了,我就站在了原地,看着独角望和老奶奶,一人一猪,一高一低,一个大麻袋,一个小麻袋,一个步履蹒跚,一个轻快神气。

“加油!”看着独角望的屁股一扭一扭的,我大声喊。它回头看了看我,屁股扭得更神气了。

就这样,我看着这一对儿跨越种族的陪伴慢慢消失在小路分岔口的斜坡下。

后来的一段日子很幸福,下午去上学的时候,我都会提前走一会儿,再到后来,我直接吃完午饭就跑过去,奶奶还责怪我说每天走那么早干嘛。我就飞奔着跑出去,很远处我就看到独角望在撞树,然后我也跑过去和它一起撞。时间久了,有经验了之后,我就发现其实不需要用头去撞,用手抓着晃的效果会更好,而且还不会头疼。独角望看到我进化了之后,它好像也渐渐的发现了,然后它开始用整个身体去推着晃,我也学着它用背去晃,我也终于觉得它不再是一头行为很怪异的独角猪,而是很像,老母猪在蹭痒,我就会哈哈的笑话它。

老奶奶总会晚一点才会来,她走路比较慢,不像我和独角望,蹦着跳着就到了。每次我们总会在老奶奶来的时候,就提前把树叶收拾好,笼成堆,只等着往麻袋里装。后来我渐渐发现,只要老奶奶在,她就不会让我干一丁点儿的活,比如我要把树叶往麻袋里装,她就马上抓着我的手,不让我干,然后指着不远处的草地,让我坐在那儿吃东西。

她总是执意的要自己干完所有的活,好像是在告诉我,我不需要承受任何的负担,只需要坐在那儿开开心心的吃零食就够了,而我也总是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帮她拖着麻袋。在相处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发现老奶奶想让我干什么的时候,总是拉着我,用手指,我才发现原来老奶奶是个哑巴。

后来我也渐渐的发现老奶奶家里应该不是那种很穷的吃不上饭的,因为她总会给我带一些吃的零食,就像第一次给我的巧克力那样,从最初的装在内裤的口袋里,到后来的用塑料袋拎着。

这样我也就开心了,因为当时我都和奶奶说好了,如果老奶奶家吃不上饭,那我就天天从家里背面粉过去给她吃。奶奶说,你还天天背面给人家吃?你怎么这么厉害?你直接把我蒸好的馒头给她背过去,这样不是更省事吗?

有一天上午上课的时候,下了很大的暴雨,电闪雷鸣的,天瞬间黑得就像晚上似的,但这种暴雨来得快,去的也快,到中午放学的时候太阳就出来了,但又开始下太阳雨,那种毛毛雨,不用打伞的。

经历了这种自然现象,尤其又是太阳雨,学生们都很兴奋,当然我也很兴奋,放学就一头冲出教室往外跑,在这条上学路上的那个分岔口的斜坡是有青石板的,由于长年累月的风吹日晒,雨水冲刷,表面就变得特别的光滑,再加上还有一层青苔,所以这天放学的路上特别壮观,过去一个人走到那儿,摔了一跤,然后看见的人就哈哈大笑,但等到他们笑完,自己也要下坡时候,也摔了一跤。

一路跑回了家,中午吃完饭,有点累了,就躺在了床上,结果一不小心睡着了,奶奶也没有叫我,下午就迟到了一节课。等下课的时候,我听到有同学在议论说他们中午来上学的时候,看到一个老人在那个下坡路上摔倒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老奶奶。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就看到这条路上停了五辆车,有白色,有黑色。当我走到路岔口下坡路的时候,我看见独角望在那趴着,独角尖上那个金灿灿的圆点一下就暗淡了,我摸着它,没有说话,当我起身要走的时候。

我问它:“要不要跟我回家”。

他抬头看了看我,我分明看到它哭了。

又过了一段日子,我又再次看到独角望了,它独角尖上金灿灿的圆点彻底消失了,而且眼睛上也有了很多的眼屎,和很重的泪痕。

后来我又看见了那五辆车,同样的也看见了很多的花圈和白色的寿衣。大概有很多人聚在一起忙活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吃了席,还请了戏班子,唱了戏,奏了乐,念了悼词,最后除了造了堆积成山的垃圾之后,什么也没有留下,就开着他们的黑车,白车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曾经被我和独角望拿头撞过的那两棵树长得特别粗壮,就连它们旁边的草都比其他地方的要肥美很多,我每次看见它们的时候,就觉得它们很没有良心,早已物事人非,而它们却还长得如此的茂盛。

然而当时被老奶奶的儿女们扔在这两棵树旁边的垃圾却被它们净化得很干净,每到冬季该落叶的时候,其他树上都会剩下一些叶子,而只有这两棵树上面一片叶子也没有,光秃秃的。

后来有一个暑假,我自己一个人在这条路上跑着玩儿的时候,忽然一瞥,看见了一团白色的东西,我的第一反应就是……

然后我的汗毛瞬间就立了起来,跑过去一看,果然是独角望,它没有长大,和初见的时候一样大小,两张肚皮已经瘦得贴在了一起。

我问了它同样的问题:“要不要跟我回家?”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就以为它应该是住在老奶奶生前生活过的房子里,可是有一天早上我发现它身上全是露水,我才知道原来它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个斜坡,无论白天黑夜,一直都趴在这个地方,怪不得为什么无论我什么来这儿,都会看见它了。

然后我就从我之前学骑自行车摔得大小便失禁的那个砖头墙上,偷偷的搬了很多砖,在斜坡的拐角处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给独角望垒了一个小房子,让它住在里面。一直到我小学毕业上初中要去偏远一点儿的镇上去上学,来和独角望告别的时候,它还在这个斜坡下。

我再也没有说过让它跟我回家,也从来没有劝过它,说过任何一句让它离开这个斜坡的话,因为我知道,当你无论花费了多少岁月和时光都无法消减一份感情给你带来的思念和痛苦的时候,那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记住它,深深的记住它,然后笑着接受它,并让它在心里幸福的陪你度过以后漫长的岁月。

独角望是这样,我也是这样,只是我以另外一种方式,在另外一个地方纪念着。

只是有时候我会想到,独角望肯定目睹了老奶奶从摔倒,到躺在地上不能动,到在医院抢救,到最后抢救无效去世的全过程。

每当我想到这儿,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伤感日志  伤感日记  感人故事  伤感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