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万元稿费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回家

时间:2018-10-12 16:51:27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青竹

去年,父亲大病了一场,出院之后,我们兄弟姊们就轮养着父亲。

记忆中,父亲总是瘦瘦的,老人,瘦点也是好事,俗话说:千金难买老来瘦吗!这一段时间,父亲跟着哥哥住在老家,因为瘦,父亲的腿脚还显利落,身体状态相比同龄人还算可以,能稍显轻松地自由活动。

他常会说起:“我今年86了!” 是呀,父亲虚龄86岁,已是耄耋之年,岁月刻在面容上的沧桑越来越深,还有他的记忆力,没有因岁月而累积出深厚的功力,是越来越差了。

9月初的一个下午,我在县城办了点事,又回了一趟老家,路旁大片大片的玉米将要成熟,顶上的红缨、棒子上的穗子已经完成了使命,干了,长长的叶片也减了浓浓绿绿的颜色。弯弯的行程中到了家门口,停下车,眼前门开着,父亲躺在躺椅上休息,空中没有风,闲荡着各样形状的白云,相比盛夏,日头虽然减了些威力,还是热辣辣的。

我下了车,走到父亲身边:“在这儿凉快呢?”

“你来了!”父亲欠起身,站起来,父亲的胡子长了些,苍白的头发,深陷的眼窝,脸上纵纵横横的皱纹依旧。

“走,到屋里去吧 !”父亲说。我随着父亲往屋里走,父亲不拄拐杖,走路时,脚下的跟基还稳。

北屋门口右侧种着几颗豆角,秧子长势正旺,绿绿的叶片丛中吊缀着几枚宽宽、厚厚的称为“刀豆”的豆荚。

进了屋,哥哥的二孙女在看电视,我问:“你还没开学呢?”二孙女说:“明天开学。”二孙女今年升入初中,要到县城里上学了。

到了里间,看看父亲的衣着,上衣三层,下衣四层,告诉父亲:“别穿那么多衣服了。”一边帮着父亲脱去多余的衣服。

我问:“热呗?”

父亲:“不热!”

真得吗!父亲常常顺手把床上的衣服都穿在身上,问他热不热,他也常说不热,可是,脱下来多余的衣服常潮乎乎的。

再看,脚上还套着好几层各式的袜子,我帮父亲把多余的袜子再脱下来,鞋穿上,衣着上利落多了。

走到外间,找凳子坐下。

我问:“平常还出去转悠去呗?”

父亲:“出去。”

我说:“再出去,别走远了,愿意转,多出去一趟。”

父亲:“不走远,走远了别回不来了。”

我说:“在这里住着行呗?过一段换换地方,到我那里住几天。”

父亲:“你在哪住?”

我说:“河西,咱不是在那里住了十几年吗?”

父亲显得很认真:“河西!不记得了。”

父亲:“就在这儿住着吧,我睡里面那张床,外面那张床,校长睡。”父亲往里间指了指。

校长,哪来的校长!那是我哥哥,父亲的大儿子,父亲真得老了,自己的儿子都记不清了。

我说:“那不是俺哥哥吗!他每天还给你做着饭,是呗?”

父亲想了想,默默然的样子:“他是你哥哥呀!忘了。”

我问二孙女:“是你爷爷在这睡呗?”

二孙女:“是。”

父亲说着二孙女:“她不在这住。”

我问父亲:“你认得她呗?”

父亲又细细地看了看孩子:“不认得!”

我问:“她该喊你什么呢?”

父亲:“不知道。”

父亲问二孙女:“你认得我呗?”

二孙女:“认得!”

父亲:“知道我是谁呗?”

孩子一脸茫然,她的意识里还没有老年痴呆、脑萎缩这样的医学词语:“叫我怎么说呢!”

我对父亲说:“问问,她喊你什么!”

父亲问二孙女:“你喊我什么?”

二孙女:“老爷爷!”

父亲笑了,一脸稀奇的样子:“老爷爷,她喊我老爷爷。”不知道父亲还知道不知道老爷爷的确切含义。

父亲又问:“你姓么?”

二孙女:“姓李!”

父亲又笑了:“你也姓李呀!”又给我说:“嗯,她也姓李!”

父亲:“你家是哪的?”

二孙女:“党尔寨!”

父亲笑得更开心了:“她也是党尔寨的!”父亲意识里大约认为,这个不认识的小女孩,怎么那么巧,也姓李,也是党尔寨的呀!

又说了一些家常,其实父亲的记忆远得已经忘的差不多了,近得也记不住,我问他,这一段身体怎么样,他说,没事,让我不用惦记。

5点多有时候,我给哥哥打了电话,他说在村里学校干着活,马上回来,我说不用,我要回去了。

我和父亲又回到里间,一边收拾他的衣服,一边说给他带回去洗一洗。

父亲:“我洗就行,我会洗。”

我说:“这么大岁数了,不能再自已洗衣服了,我带回去吧!”

父亲:“我自己洗就行,别叫桂东洗!”桂东是他的儿媳,原来他说自己洗,意识里的驻点在这,父亲的思维越来越简单,语言也越来越真,转不得半点弯子了。

我说:“不叫桂东洗,我洗。”

听了这话,父亲不再坚持了。

我把收拾的衣服放到了后备箱中,上了车,落下窗子:“爹,我走了,过几天再来!”

父亲:“你走吧!”父亲的话语愈短,时间长点,逻辑与关联往往就没有呼应了。

汽车慢慢地向前,前一个门口遇到儿时的一位学伴,停下来,我们说了几句话。

后面有车在催,再启动汽车,后视镜中就看到父亲和他的重孙女一老一小的两个身影,身影越来越小,随着转向灯亮起,喇叭声响起,后视镜中两个相扶的身影一瞬间就轻轻地消失在了转弯处。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3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