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万元稿费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那时

时间:2018-09-30 09:52:05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寒士

佛言:汝爱阿难何?

女言:我爱阿难眼,我爱阿难鼻,我爱阿难耳,我爱阿难声,我爱阿难行。

佛问:你有多喜欢这女子? 彼说: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她从桥上经过。

【一】

净灵清穹玉殿长空,佛陀端坐凌驾于九天之上。他慈眉低目,望着座下万千弟子道:“你们可知,何为佛?”

殿内鸦雀无声,沉默片刻后,有一人悄然起身,空气的冷滞透过他内敛而深沉的眉目渐渐浮动起来,他抬起头,对着佛陀一字一句道:“佛是万物,佛是虚空。我既是佛,佛便是我。”

佛又道:“何为万物,何为虚空?”

彼答:“心系苍生,普度众生。无欲无求,四大皆空。”潇棠池的红莲开的正好,风从远处缓缓吹来,惹得花瓣微微一颤。不知何因,他的心倏而动了。

佛陀见状,信手捻来一片花瓣,微微一笑:“阿难尊者,你是我众多佛子中最为年轻的佛者,尚对佛我之道有不明知处。”

阿难无悲无喜,双手合十放于胸前,虔心躬身,静听佛陀所言。

“此番我便派你轮入尘世,你且作为行乞之人,经世难,尝世苦,以悟得真道,汝可愿?”

阿难跪地,一拜,再拜,道:“弟子愿。”

【二】

菁陵卓川之年,天大旱。万物枯竭,土地寸草不生,庄稼颗粒无收,无数百姓民不聊生,苟延残喘于世间。

阿难一身粗布僧衣行走于万民之间,现如今他虽为是凡胎,肉体却不会死去,但没了供给身体的水源,步履维艰,每走一步都像是用尽全身力气。卓川已经三年无雨,他抬头望着高悬天上的太阳,那刺眼的光芒让他的眼睛隐隐发痛。

看着百姓生不如死的模样,他清澈明朗的眼神里透出一股悲悯而又坚毅的温柔,他想,自己应该为这万千世人找到水源,应为他们解除痛苦。

【三】

幽境曲禅山内,不少蔺草树木接连枯萎而死,唯有一滩浅沼周围,竟有娇艳红莲勃勃生长,灵气逼人。

阿难走了很长时间的路,受了许多常人难以忍受的苦。他脚上的鞋子已被磨得不成样子,唇角开始不停开裂,他一步一步向前走着,坚持着,唯恐一停下来就会没了再次抬脚的力气。终于,万番苦寻之下,他发现了不远前方开的正艳的红莲。

“莲得以生长,此处必有水源!”阿难惊喜自喃,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浅浅沼泽处不断有漫漫清水流出,顺着沼泽尾处看去,隐匿在泥土之下的竟是一甘清泉,泉眼清凉净水汩汩流出,阿难伸出手颤颤捧了一捧水,笑容满面。

忽然,四周白光黯然失色,红光乍然而出。在红光中央光线压抑到极致的时候,隐隐约约中现出个女子的身形:“喂!僧子,你来这里做什么?”

阿难头晕目眩,向着红光处昏昏看去,光中的女子正慢慢向他走来。火红色轻纱瑶裙恍恍惚惚进入他的视线,乌黑长发垂至腰际,微微泛着桃粉色的脸上一双琉璃般明净透澈的眼睛忽闪忽闪着眨来眨去,紧紧盯着他看了又看,樱红的双唇一张一合,可阿难似乎太累了,他听不清那女子到底在说些什么了。

悠悠天地,世间百苦,如今可是该我沉沉睡去了。阿难微微闭眼,苍白的嘴角竟勾起一弯弧度。

“你怎么了,这里可不是寻死的地方啊。醒醒啊?僧子…”红衣女子蹲在地上伸出纤纤玉手轻拍阿难的脸,她细细打量昏迷的阿难,眉间一颗细红丹心朱砂痣,素净的脸庞无波无澜,浓眉俊目,虽衣衫褴褛却依旧遮掩不住自身所带的独有气质,那样的容貌,必是倾城绝代。

红衣女子忽然呆住了,她就那样痴痴看着他,明明私自闯进她的禁地,都活不过两个时辰的。可是对于阿难,她却有些犹豫,他闭上眼睛的模样,真让人讨厌不起来啊。

“算你走运,我阿玉今日便做一件好事,不杀你了!”红衣女子嘟着嘴,慢慢站起身。

【四】

伴着一阵女子的嬉笑声,阿难魂归正体,再次醒来。他直起身靠在沼泽旁的一颗大石头上,突然觉得身体内水分充盈,毫无干渴之感。闭上眼睛,他忆起昏迷时好像有人喂他饮水,解了这百日之渴。

阿难心中感激,又听见有女子的嬉笑声回荡周围。他整好衣着,顺着声音走去。

泉水深处,一袭火红纱裙被搁置浅水砂石之上,赤身裸体的女子在泉中戏水,笑声如银铃般欢快动人,那曼妙的身姿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仿若洁白无瑕的美玉,毫无半点瑕疵,瀑布般的长发被水浸湿,紧紧贴在女子肤若凝脂的后背,女子扬起手,水流缓缓从她如玉般的指尖流向娇嫩的胸部。

阿难脸颊忽地一红,急忙转身背过脸去,口中直念:“色是空,空即色。阿弥陀佛,红尘迷惑,不可乱心,不可乱色…”

阿玉听见声音,从水中转过头,嘤嘤笑了起来:“僧子,你醒了?你在念什么呢?”

阿难不敢回头,僵硬着身子站在原地道:“女施主,方才无意冒犯,还请原谅。”

阿玉从水中慢慢走了出来,伸手捡起了砂石上的衣服,收拾好后,她站到阿难面前。阿难有些为难,便将身子又扭到另一旁。

阿玉有些哭笑不得:“你这人,我又没怪你,你怎如此拘谨?”

阿难道一声阿弥陀佛,只答:“此行我来到这里,是为了给卓川百姓寻找水源。何其幸运能碰上女施主搭救,在此感谢您的善意,天色不早,我要回去告诉百姓,为他们引路了。施主就此别过。”

阿难说完这番话,转身就要走,阿玉却抢在他前面道:“你要让别人来这里用我的水?”

“水乃天地所造,何来你我之分,也并非你我所有。”阿难看向阿玉,眼里无欲无求。

阿玉突然俏脸一红,仰起脸与阿难对峙:“这就是我的水!是我的莲身孕育出来的灵泉之水,谁若是敢来这里,我便杀了他!”她眼瞳变得赤红,顷刻间化作一朵巨大无比的红莲,伸下花首瞪着阿难。

阿难心中一惊,瞬间明白眼前女子是个妖物。

【五】

“我不会让任何人来拿我的水源!”阿玉冲阿难大叫。

“那你为何要救我?既然救了我,为何不救他人?”阿难质问。

“我!”阿玉一时窘迫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我想救谁就救谁,你管不着!”

“那我愿以我性命换他人性命,可好?”阿难再问。

“不好!”阿玉突然又变回人形:“你是不是傻啊?怎么能不顾自己安危呢!”

“我来世间,本为渡人。我的命便是别人给的。”

“不行不行!”阿玉气得急跺脚:“你说的我也听不懂,总之我是不会让别人进来的!”

“人命关天。”阿难突然满眼慈悲无助的看着阿玉:“求求你,若是需要什么条件,我愿意为你去办。”

阿玉看着他一双如水的深眸,脑子里突然没了主意。这是怎么回事,以前从来都没有这种情况的,是自己一个人太久了吗?是百年时光太过孤寂,终于等来一个人愿意跟自己说话的人吗?为什么别的凡人知道自己是妖怪后都会害怕,会逃跑呢?她并没有伤害任何人啊,可是那些凡人却说要杀了她,要杀了她这个妖怪。

阿玉回想起这百年里所经历的尘世人心欲念,唯有这个人,唯有眼前这个人不嫌弃自己是个妖,他不害怕自己,也没说要叫人杀了自己,他一定是不讨厌妖怪的。

于是,阿玉怯怯望着阿难问:“那,我能跟你在一起吗?”

阿难心里霎时一阵惊涛骇浪,佛门弟子,本应六根清净,五念皆除。可当他听到阿玉说出的那句话时,内心却是五味杂陈,他当即告诉自己,为了卓川百姓,甘愿做任何事情。

他答:“你若愿意,那便与我一起。”

【六】

阿难带着阿玉来到卓川,一番施法救助后,土地惊现惊天泉眼,万千百姓们欢呼歌颂,庄稼死而复生,万物逐渐恢复正常,世间开始欣欣向荣。

阿难高兴的看着阿玉,心中无比感激与兴奋之情竟不知该如何表达,他甚至想要抱住阿玉,与她一起分享自己的开心快乐。可突然,脑海里又闪现出佛陀双目怒睁的模样:“行走尘世,你是沾染上凡尘的七情六欲了吗!”

阿难猛然回过神,见阿玉竟拉起了自己的手。他赶忙松开自己的手:“我是佛门弟子,姑娘还请自重。”

原本脸上绽放笑颜的阿玉突然愣住了:“可是…可是你答应我可以跟你在一起啊。这凡间都说,两人若想永久在一起,就要成亲。”阿玉讨好般对阿难说:“我们成亲好不好?”

“不行!”阿难冷下脸:“你救了百姓,我对你感激不尽。只是佛门戒律,洁身自好,我不可破规。”

“可是,我曾对你赤裸相见,按照人间规矩,你也要娶我的。”阿玉有些委屈,看着阿难的眼神甚至有些可怜。

阿难于心不忍,抬首是佛,低头是她,进退两难。佛要他来尘世历难悟道,并非男女贪欢。想到这里,他沉沉叹了口气:“欠你的,我还给你。不能还的,我便毁了那误你清白的东西。”

说罢,他迅疾伸出双指,朝自己眼睛刺去。

刹那间,阿玉惊呼:“不要…”

【七】

鲜血顺着阿难的双眼慢慢流了下来,阿玉上前抱住他,泪流不止:“你何必如此,何必如此呢!你若不愿,我不强求你就好,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自己…”

阿难全身都在颤抖,疼痛的触感让他无法站直身子,他倒在阿玉怀里,隐隐中有淡淡香气飘进鼻尖,他艰难推开阿玉:“你莫要管我…从今以后你我再无瓜葛!”

阿玉拼命摇头:“你都这般模样了,还怎么照顾自己呢,我不会离开你,我要陪在你身边!”

阿难故意冷冷一笑,无尽凉薄:“我既是废人,又何必让人来管。你若不走,我便死在你面前。”

阿玉的身子突然滞在空中:“你,你还是讨厌我,希望我走?”她的语气在颤抖。

“走!”阿难猛然推开阿玉,藏在袖间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阿玉仿佛明白了阿难的话,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周围突然变得静悄悄的,阿难知道,阿玉走了。他坐在地上,发疯般大笑,癫狂之间,恍惚想起了千百年前那被风吹过的一朵红莲,那一朵天真可爱的莲花啊,仿佛在那时就在他的心里种下了思念的种子。

【八】

阿玉想要回到原来的幽境曲禅山内,她想要离阿难很远很远,这样当自己死的时候阿难就不会自责,不会伤心。所以她故意逼迫阿难,故意惹他生气,让她赶自己离开,自己就可以悄无声息死去,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她是红莲花妖,依靠自己的莲身孕育灵泉之水维系生命,现在她把灵泉之水给了别人,寿命早已消耗所剩无几,她一步一步,越走脚步越显得沉重,终于,灵力全部丧失,她顷刻倒在地上,魂飞西国。

半隐彩云之内,阿玉见到了一缕金光闪烁。她飞快移到金光面前,佛陀现身。

阿玉急了:“佛祖,救救阿难吧,他的眼睛看不见了…”

佛面无表情,问:汝爱阿难何?

女言:我爱阿难眼,我爱阿难鼻,我爱阿难耳,我爱阿难声,我爱阿难行。

佛睁目怒斥:“孽障!当年我要你暗中下凡,岂是让你这般迷惑与他!”

阿玉恍然一愣,千百年来,自己早已忘却这般使命。

“求佛责罚,只是他没了双眼,皆因我的过错。阿玉愿将自己的双眼给她,愿接受一切责罚。”阿玉苦苦哀求,希望得到佛的一丝怜悯。

佛叹了一声,挥手一道:“糊涂!我便成全了你!”

【九】

凡间的阿难动动眼皮,慢慢睁开双眼,恍然,世间晴朗若雨后风光。他突然摸摸自己的眼睛,明明已经瞎了的,怎么可能…

朦胧间,阿难的双眼仿佛看到了千年前的一番景象。那时当年的佛陀论道之时,自己站在大殿之内与佛论万物,论虚空。而一旁潇棠池的红莲静静看着自己笑,那眼神里尽是幸福之感,一阵风缓缓吹来,她瑟瑟蜷缩着身子,开心的甚至想要扑到他的怀里…

何时,何时开始的,竟是在千年以前…阿难的心猛然一颤,眼角的泪突然溢了出来,他知道,那朵红莲死了,这双眼睛是她的,她不在了…

顷刻,阿难站起身,一直朝着西方走去,西方很远很远,遥遥没有尽头,他走了很长时间,他要去见佛陀,走不动了,他爬,爬不动了,他终于倒下了,天空下起细雨,雨湿了他的衣服,湿了他的头发,更消磨了他所有的力气,他很累,已经不能呼吸了…

阿难死后,灵魂没有转入轮回,而是上了西天,见到了佛陀。

他问:“她去了哪里?”

佛笑:“你的道可悟得了?”

他沉默,半晌答:“弟子不知。”

佛忍住心中怒火:“你可知你已沦入红尘?”

“我只知自己心中所向。”

佛问:你有多喜欢这女子?

阿难说: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她从桥上经过。

佛冷冷道:“痴儿!执迷不悟!”遂弹指点化。

于是阿难成了凡世的一座石桥。

【十】

几世轮回后,卓川大地上突然多了一座石桥。

苏家小姐苏小莲才貌双绝,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年年说亲之人踏破门楣,可是偏偏苏小莲不愿。镇国大将军她不要,京城三大才子也不要,皇亲国戚不要,就连位高权重的太子也不会多看一眼,她就一根筋的喜欢站在那一座莫名其妙多出来的石桥上。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偏偏这小姐性子又倔,任何人都对她毫无办法。

已经到了中秋节了,看着小巷内外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苏小莲心中不免有些失落。这么多年,她之所以拒绝所有人的爱慕欣赏,不过是因为,因为总觉得一直有个人在等着她。而每当她走上那座石桥,便会觉得离那个人很近很近,可明明那么接近,她却始终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她流连徘徊在石桥之上,那个人好像就在她身边。

阿难痴痴看着她笑,更加努力的为她撑起脚下的一方土地,免她惊,免她苦。

突然,石桥下的一朵红莲经风的吹拂颤颤摆动枝叶,苏小莲久久望着那一朵红莲,它在黑夜中仍是那样鲜艳耀眼,仿佛一个娇羞的孩子见到了喜爱之人,激动的不能自已。

苏小莲呆住了,这样的场景怎么那样熟悉,她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经历?冥冥之中,仿佛有一个人的名字在她脑海里久久回荡着,她心口突然变得好难受,名字,那是谁的名字?那是谁?

她紧紧抱住自己的头,不觉脱口而出:“阿难!”

她的泪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流:“阿难,阿难,我是那朵红莲!”

苏小莲痛苦的挣扎了一会,突然大脑里变得一片空白,她迷茫站在原地:“我这是怎么了?”

她站在石桥之上:“刚才我叫了谁的名字吗?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