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书中自有颜如玉(结尾)

时间:2018-09-14 15:50:38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长笛迎风

这段时间,有一个人心里十分难过,就是稀娴的同班同学王占军。王占军也喜欢稀娴,朝思暮想。他隐约感觉到稀娴也喜欢他。他曾暗下决心,这辈子非稀娴不娶。可是稀娴和李小刚订婚了,这一晴天霹雳打得他魂飞魄散,他茶不思饭不进也不想上学,“病”倒在床上了。她想稀娴和小刚订婚,一定是她爸爸逼得,她应该不会喜欢小刚。他会不会真的喜欢我呢?初中时我和同学打架的事她应该不会知道,我们两个初中隔得远,再说也是几年前的事了。我应该直接去找稀娴向她表白,让她退婚。但又觉得这样不好,稀娴会很尴尬,会怕人笑话,会被吓到。他甚至想到把她强行拉到玉米地或者一个小山沟里,把生米做成熟饭,想想又太可怕了!怎么办呢......对了,找李小刚,给他谈条件,让他退婚。电影里、小说里两个男人为了争夺一个女人决斗的场景,立马在王占军脑海里出现。对,不能轻易放弃,要把稀娴夺回来......

王占军似乎已经胜券在握,立马又精神起来,开始吃饭、上学。

王占军一直想找小刚,可是很难找到合适的机会,有两次机会不错,他又有点犹豫。时间一天天拖下去,稀娴已经明显不像以前那样对他了,有时候还故意躲着他,他很恼火。这一天他下定了决心:找小刚摊牌。

下午放学,他早早来到学校门口等小刚出来。近千名学生,穿着一样的校服,蜂拥而出,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人群,可是直到最后几伙三五结伴而行的学生走出大门,也没有看到小刚。他觉得奇怪,课间休息时明明看到小刚在学校,怎么没有出来呢?刚想回去到高二的教室去找,小刚一个人背着书包出来了,他赶紧扭回头假装在大门外转悠。

小刚走出大门,走到围墙边自己的自行车跟前,开锁骑上走了。王占军赶紧也骑上自己的自行车,尾随在后。

学校离李家庄不过十来里路,骑自行车一二十分钟就能到家。小刚今天帮老师改作业,回家晚点,他飞快地蹬着自行车往家赶路。出了学校,离开小镇,公路就变成了土路,颠颠簸簸,那辆半旧的自行车哗啦作响。忽然他听到后面一声喊:“李小刚,你停一下。”

小刚回头一看是高一年级的王占军,不知道他有什么事,便捏住车闸,一抬腿下了车,张口问道:“有啥事呀?占军。”

王占军一路追赶,累的呼呼直喘,他稍微平缓一下说:“我想给你说说稀娴的事。”

“咋了?”

王占军低着头半天没有吭声,突然他说了一声:“我喜欢稀娴。”

小刚一听十分生气:“啥意思?你给我说这话是啥意思?!”

王占军抬起头看着小刚,认真地说:“我知道你家里很穷,这样子,只要你给稀娴退婚,从今以后你所有的学费我让我爸给你出。”

小刚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恼羞成怒地说:“休想!你爸有钱不得了呀!看你张狂的那个德行!”

王占军心里也很有气,张口说道:“你配稀娴吗?她和你订婚是她爸爸逼的,你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滚!”李小刚真想狠狠地踹他一脚,但是他没有那样做,气狠狠地骑上自行车走了。

“我告诉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王占军没有追赶,说完这句话,也气狠狠地骑车掉头走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路还看不太清楚,小刚像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上学去了。这条土公路,被汽车压的坑坑洼洼,小刚低头看着路,来回扭着车把,躲过坑,绕过坎,尽量拣平坦一些的地方走。到了离学校还有三里多的地方,两边都是玉米地,玉米杆长的有一人高,在这黎明时分,玉米叶子黑黝黝一片,密不透风。突然他听到前面一声大吼:“下车。”

小刚抬头一看,不远处站着两个人,因为天还不亮,看不太清楚眼睑,但他认出来了,一个是王占军,另一个高高大大,从来没有见过。

王占军拦住了李小刚,气狠狠地说:“好话我已经说过了,你要不识抬举,别怪我今天不客气。”

路上前前后后都没有人,小刚已经意识到他们要干什么了,一股怒火“噌”的一下窜了起来,他瞪着大眼厉声喝问:“咋了?你们想进公安局呀?”

“昨天给你说的事你同不同意?”王占军根本不去理会小刚说话的意思,以逼着他同意的口吻像下命令一样问道。

“做梦吧你!”小刚斩钉截铁地回答。

王占军一挥手,那个大高个子猛地飞起一脚,把小刚的自行车踹到了路边的玉米地里,小刚一时来不及松手,被自行车带了一下,摔倒在了路边上。王占军上前一步照着他的身上就是两脚。小刚伸手在地上摸住一块石头,趴在地上就朝王占军砸了过去。

“他妈的,还敢还手!”大高个子吼一声,照着小刚身上、头上就是一顿乱踢。小刚挣扎着想爬起来和他们拼命,可是不等他站起,两个人就又把他推倒,又是一通暴风骤雨似的拳打脚踢。

打了一会,王占军有点解气了,朝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说:“不识好歹的东西!再不放手稀娴,以后挨打的时候还多着呢。”然后和那个大高个子,一人骑一辆自行车扬长而去。

小刚挨打,虽然没有伤及筋骨,但是身上、脸上到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肿着,谁看见都会感到心疼,都会骂那两个王八蛋下手太重。他没法上学了,躺在家里养伤。

这事立马成了爆炸性新闻,传的沸沸扬扬,尤其是在学校,学生们没有不说这件事的。乔稀娴感到十万分难堪,索性这几天也不去学了,时不时去陪陪小刚。

有人说应该报警,乔信智说算了,已经够丢人了,不要再扩大事态了。

坐在小刚的床沿上,稀娴很气愤地说:“想不到这王八蛋人模狗样的竟是这样一个下三烂,真应该让警察把他抓走。”

小刚已经从当初的暴怒中平静下来,他说:“当时我真想找机会弄死他。现在想想,你爸说的对,这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很让人难堪了,再追究下去不好。”

“他家不是有钱吗,让他双倍赔你医疗费。”此时此刻,王占军在稀娴的心里潇洒、帅气的形象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人面兽心的怪兽,一只披着人皮的恶狼。

小刚说,“他爸爸妈妈来过了,一个劲赔礼道歉,说愿意双倍赔偿医疗费,我说那倒不必,但是自行车必须赔,那是我上学少不了的。”

“真是便宜他了。”稀娴说。

小刚让人不易觉察地笑了一下说:“细细想想,他与我无冤无仇,他这样也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昏了头了。听说学校要开除他,我爸去给校长说了,放过他了。”

“谁稀罕他喜欢。他这样鲁莽,以后还不知道会干出多少荒唐的事,谁要嫁给他,还不得一辈子倒霉。”小刚的理智、大度和善良,更加使稀娴感到王占军简直就是一个粗毛野兽,是一个傻瓜、混蛋。

稀娴歪着头和小刚说话,一缕秀发遮住了她半个脸庞,小刚伸手把那缕柔柔顺顺的头发轻轻拢到她的脑后,双手捧着她那白净、细嫩、俊俏的脸细细地端详着,脉脉含情地说道:“只要不丢掉你,再挨一次打也值得。”

听到这话,稀娴一双眼里立时汪满了泪水,她为有这样一个疼她、爱她、心甘情愿为她无私付出的未婚夫而感动。

小刚看到稀娴两眼泪汪汪的,也很感动,他知道,她现在是从内心深处喜欢他、爱上他了。他像宣誓一样很坚定地说:“我一定要考上大学,考上好大学,活出个人样来,一辈子不让你受委屈,让你开开心心、幸幸福福!”

稀娴汪在眼里的泪水夺眶而出,温热的泪水一滴一滴落在了小刚的脸上。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2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