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打谷子

时间:2018-08-09 16:32:59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酒城剑客

在我老家打谷子是一年之中最忙的时候,也是最累的时候,但也是最快乐的时候。我们说的打谷子就是在秋天收割水稻,当然不仅仅是收割,还要晾晒、筛选、装仓,然后还要整理稻草和田地为来年耕种做好准备。打谷子伴随我成长,是我一生重要的记忆,是那种烈日炙烤和高强度的劳动铸造了我健康的体魄和吃苦耐劳的意志,这些都让我在今后的人生中终生受益。

打谷子,童年的趣事。

从记事起就对打谷子很感兴趣,可能那时候农村的孩子都感兴趣吧;这也是每个孩子都很期待的季节。首先家里会准备很多好吃的,每天还可以和大人们一起加餐;其次稻田里养了几个月的泥鳅、黄鳝、鱼虾都肥肥的,运气好还可以逮到秧鸡(布谷鸟)的幼崽。所以一旦哪家开始打谷子啦,我们小孩都会成群的围在田坎上,等大人们打完这块田,马上我们就投入战斗,丝毫不觉得热,满身的稀泥巴浸润着稻谷的香味,脸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不管收成怎么样,大人们还是很高兴的,因为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晚上的晾晒场上更是热闹非凡,妇女、老人、小孩基本都在晒场,男人们挑着沉甸甸的谷子喘着粗气给大家打招呼,女人则赶快把谷子散开,小孩老人赶紧给男人倒水递烟,这就是丰收。大家都盼望着有个好天气,在最短的时间里将谷子晒干,起码要过露水(这样谷子就占时不会发霉啦)。晚上晒场会留下几个人看谷子,一般老人会在晒场上搭一个帐篷,铺上稻草,那时候能在晒场上看谷子是每个小孩求之不得的美差;晚上闻着谷子的香味和泥土的芳香,数着满天的星星,听着蛙声一片,还有老人的故事……

打谷子,男孩成长的历练。

那时候哥哥们常取笑我说我的腿细,将来去丈母娘家肯定“考试”不及格,这里的考试就是打谷子。幸运的是我丈母娘家现在已经没有种谷子啦。不过自从我8岁开始就帮助父母下田打谷子,10岁之前个子太矮,也没有力气就帮着割谷子;父亲一个人打,母亲和姐姐也帮着割谷子,这段日子父亲母亲脾气超好,会给我们买很多零食,因为劳动强度比较大。受伤是经常有的事情,记得最惨的一次是把右手的无名指割掉一小截,当时鲜血直流,我赶紧用满时泥泞和汗水的衣服裹住受伤的手指;母亲带我回家用一点白酒消毒,再用蜘蛛产卵的膜敷上,用白布包起来完事,也没有上药店,也没有打破伤风!受伤后我就转为“内勤”人员,负责烧饭和其他后勤工作相对轻松许多。

到啦十一二岁的时候就偶尔帮别人换工啦,那时候也是家里最困难的时候,我和姐姐都很懂事,体恤父母的艰辛,尽量帮家里减轻负担。这时候也有邻居会来主动找我们换工,因为知道父亲会带着我一起参加,他们可以少请一个人,而我是没有工钱也不计工时的,全当是锻炼吧。

打谷子,让我懂得珍惜生活

随着我们年龄的增加,父亲越来越苍老,体力也远不如从前,一个人根本拉不动半桶(打谷子的主要工具);看着满头大汗的父亲,虽然只有十七八岁稚嫩的我也咬咬牙坚持自己多干点,让父亲轻松点。那时候就是我和姐姐是打谷子的主力,父亲则到外面帮人打谷子挣点工钱供我上学。那些年,我们家把周围邻居所有不种的低产地都种上,一般打谷子要打十几天,往往我的手指会被磨穿(就是手指上的皮肤被磨掉,露出里面的肉)十指连心那种疼是很疼的,白天磨掉了,晚上长一点起来,第二天又被磨掉,严重的就会流血,没办法,还得赶着天气打谷子。

十八岁那年,我辍学啦,那年周围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啦,打谷子的人奇缺,像我这样的半吊子都被请去打谷子,25块钱一天(2002年的工价)。帮人打谷子可不像在自家地里,想休息就休息,别人打一下你就得打一下,别人挑一挑你也得挑一挑,当然他们还是很照顾我的;不过一天下来,我只是觉得浑身疼痛,晚上睡觉都不敢翻身;那年我十八岁帮人打了3天谷子,挣得了人生的第一笔工资75元。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一般我春节都没有回家,而是选择暑假回家,就是能帮助家里打谷子,因为我知道家里请不起人打谷子。大四那年我回家打完了自己家的谷子,准备回学校。恰好父亲区帮人打谷子的时候摔了一下,脚受伤啦,但是又答应别人打谷子,没法只能我去;(那时候打谷子就很难找人啦,都打工去啦)那是我最后一次帮别人打谷子,当时的工价涨到了80元一天,我打了一天谷子洗洗,第二天踏上了区学校的火车,身上还留着谷子的香味和泥土的气息。我带着这身土气顺利的念完了四年大学,进入职场。

打谷子,我一生的记忆。

参加工作以后,我就让父亲请人打谷子,第一份工作在离家较远的城市。把钱寄回去啦,可是老人舍不得花钱,还是自己打,第二年我还是把钱寄回去啦,就回去帮着打。后来我的工作调到离家较近的县城,我也安了家,那年我们家请人打谷子,这是我记忆以来我们家第一次请人打谷子,(那时候能请人打谷子是一个家庭富裕的标准之一)。可是母亲一直嘀咕着花了很多钱,花了很多钱。第二年我让父亲母亲进城和我们一起住带孩子,父亲还种了地,坚持要自己打谷子;我就带了两个重庆城里的同事去体验生活,我们开车拉谷子,现在打谷子已经用机器啦,只需要把谷子割啦扔到机器就可以,主要是运输困难,因为父亲已经老啦。

2014年以后我们家就没有种谷子啦,田地给了别人,父亲到城里找了一份看工地的工作,一月两千块钱,他感叹,这可以买很多谷子啦。我当时在想,一辈子种地的父亲,突然意识到一个月工资可以买下一季谷子,我们中国的农民太不值钱啦,农村的地也慢慢的荒芜啦,不禁有点伤感。近年来,随着二娃的出生和自己身体的变化,我越来越怀念打谷子的日子,与其在健身房跳还不如去打谷子;我有一个愿望就是租十亩地自己带孩子种地满足自己一家人生活需要,让孩子亲近自然,也要给儿子们烙下打谷子的记号,我们都是农民的儿子,不能忘了本。可是父亲母亲极力反对,觉得在城里吃着廉价的蔬菜和帮别人做点事挣点钱比农村划算多啦,现在种地的成本远远超出了产出。但是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我想我会实现的,我会慢慢改变父母的种地习惯,让他们和我一起回归,又不是过去那种艰苦的劳作,我们要科学的种地,合理的规划,做一个快乐的现代都市农夫。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2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