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在城市的边缘小憩

时间:2018-06-07 13:43:22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闻香老才

我特别相信,那个一直在喊的“逃离喧嚣的城市”的口号,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也不算无病呻吟乱弹琴。其实,90%的人都是无法逃离的,若是作为一种宣泄,倒是让我充满了极度的同情感,且伴随而生的还有我内心有些自傲的高贵感,因为我无需逃离,却可以时常去城市的边缘小憩。

还是那座粉黛山下,还是那条芦苇小溪,若不是妻每每起意要去洗衣,这里还真的不在我的视线里,至多是一个匆匆路过的无名野外。也好,这样的理由往往来的自然,无需因家务或者什么事惹得你接听电话忙于分身散神,在这里,可以尽情体会独自小憩的妙趣。

城市的模式几乎雷同,很多城市是没有“边缘”这个概念的,而且“边缘化”这个说法也很让人觉得不是滋味,连说出“边缘”都觉得自己远离了主流,而被无端抛弃,一个 人若从主流或者中心被渐渐漂移到边缘甚至被移除,那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

模式永远是沉闷的,很多城市的外围都是城乡结合部,衰败与破乱是这个“部”的特征,人是难以在那里找一处可以小憩的所在,连走路都要越过那个“部”,就像避开瘟疫。荣成这个城市的南面是海岸,犬牙参差的岸基就是她自然的“美图秀秀”只是无需你去人为地剪裁;北面是外半环路,这里划定了城市发展的底线,不能超越,所有的脚步到了外半环边上都驻足了。规则是可以游戏的,但不能颠覆。路边,你随便小憩,星落的村庄都在山里,不会来打扰你的清净。一线总是繁华加上喧嚣,我不知我们的城算几线,没有了“线”的概念,似乎人心就随意了许多,有些东西,一旦划线,就像起跑一样多了一份紧张与忐忑,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拾掇出车子后备箱里带足的小憩器具,一张可以半躺的折叠小椅,也是凳子;一杯在家泡好的茶水,一盒喜欢抽的“五叶神”。没有“茶几”,我随手搬弄一块平整的石头,放在椅边,供手拿取自由。估摸着洗衣的时间,半躺在惬意里,可以看,可以听,可以想,可以什么也不想,还可以迷眼打盹,估摸时间就是怕打盹不足显得被仓促唤起,而坏了心情

依依的烟柳,此时就在你的头顶,你安排的距离她似乎永远够不着你,想抚摸的意图始终不断,就看柳梢的不急不缓,不愿放弃不可能的努力。昔日嫩黄的叶片,已经成了墨绿,多了几分成熟与恣意,不惧那风的迅扑,就是瞬间扬上了天空,仿佛也是做一个秋千的跌落,我觉得烟柳时时都带着醉意。而人呢,多少羁绊,即使是挂在秋千上也还心念着烦心怎样可以办妥的事,学不得烟柳的随意和痴舞,却也如那倾倒的墨汁在宣纸上,润湿了脑子一大片,恣肆漫延。

累累的桃果低垂在我的头顶,伸手便可去摘,也没有人会在一个角落给你一个“瞄准”,你在这里眼睛微闭小憩,不必担心什么瓜田李下,若是人见了你嚼着酸酸苦苦的桃果,会问你,一口好牙齿,怎么就不嫌酸倒了牙!

一个多月前,桃花盛开的时候,我就约了文友一同写一篇《桃花祭》,满腹的哀怨借着一山的桃花源都倾吐得干干净净了。一个情绪就是怪着桃花怎么就不含情只失意。卧在桃树下,不想花事,却思秋事了,何时我可以摘几个绵绵甜甜的桃?这桃啊,当初缤纷落英,估计是来作践我们的感情,既最终把落英付与流水,为何开的那么繁盛!当初是这样腹诽了桃花,不知桃花知否?若看我在她的累果之下凝视,她的花魂或许在耻笑我的短见。有花就有果,这桃树就是中意,绝不虚度一个花季!大小不一,密密匝匝,没有人为之剪出几颗,是否是不愿那样戕害一个个小小的生命。生命来临,间果的技艺,反而是一个错误,无论桃树能不能承载,都是她的孩儿,桃树不摇,都挂在枝桠上,足够大气与担当。向阳的果,已经染了淡红,仿佛是冬季里寒风吹疼了孩儿的面,留下了可怜的红面,忍不住想伸手去抚摸为之送一缕手温的暖意,我欠了欠身,却笑自己太在意,闭上双目,痴笑了自己多情用错了地。其实摸不得的,那果子的表面是一层绒绒的细毛,那是青春在打底,我想起了年轻时候的青春痘,掐碎了却留下了青春的印记,荷尔蒙不是坏东西,怎么可以扼杀青春的美丽。一个洗衣女人匆匆从对面走来,身后还跟随了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手中提着一根柳枝,敲打着她母亲的后腿,母亲并不做嗔怪,似乎是如此的驱赶很有诗意。我们可以原谅的东西很多,但却都拿了我们的标准去“矫正”他的作祟与顽皮,变得越来越规矩。孩子的妈妈似乎很得意,也不愠怒,时而回首笑笑,似乎给的是一个鼓励。

我宁愿去想,那篇《桃花祭》是否也感动了这桃花源的树,我突然心生了诗意,不出声吟道:桃花不负春光与夏意,盈满的果儿回报你的美丽……

喝茶醒人,但我突然有了看够了的睡意,也许徜徉在花意果情里容易改变对生活的享受,睡意有时候与喝茶的多少无关了,只是多了一些哀婉与责备,心绪糟蹋了还得自我来抚摸修复,也是得不偿失了。闭目一刻,尽享这流韵的夏日时光吧。人言,达观的人生会有足够多的诗意,不必去流连,撞上了你的概率很大。

燃一支烟,袅袅的烟儿不驱不散,老习惯不会遭到讨厌烟味的人的责怪,欺负那些桃树的无言,很自我,心想,烟柳都含烟,我吐烟圈儿才几许!蜥蜴是很容易惊惧的小动物,小时候就不喜欢它,总是把它与蛇划为一类,但这里的几只蜥蜴总是嗖嗖地乱窜,到了我的跟前就老实多了,缓缓地,在试探我的态度是否可以容忍它,还依偎在鞋子下面翘起的空间,弄得我十分的拘束,不敢打扰了它与我相依的存在。有时候,人的温性是需要感悟与培养的,而且需要给你的温性一点表示,蜥蜴就是,我以为它毕竟是通晓了人性的。小时候赶着打,唯恐一石不能命中,那种心态总是与之敌对,或者是猎杀,很容易造成人的专横,凡生命都有存在的理由,怎样与之相处倒是一个应该考虑的问题。

过三两天就是芒种季节了,山上有樱花树无花也无语了,凡是繁盛最终都要归于寂寞与沉静;溪的对岸有文杏树肃穆,鸟儿来破了这里的沉寂。布谷鸟深藏在樱花树林里,时而有几只跳到了桃花树巅,警惕地四下里望,却不知树下还有一个赏鸟的人在闭目,咕咕,啾啾,婉转而急促,似乎引伴招朋。其实,我们常常拿人的相处方式与之戏狎,鸟儿不通人性,只能遁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倾听。生活里因你过多的言语,往往很多朋友就走了,或许这是我们的朋友慢慢减少的一个理由,没有倾听,朋友以为你已经厌倦了,只能一走了之了。

以往的小溪里的水时而淙淙,断续却还有诗情画意的声音,此时一显沉静,因为一溪的芦苇都掩声。不打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