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花诗一篱不画屏

时间:2018-06-04 11:27:52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闻香老才

我和茶友所在的社区茶馆有了“风雅东篱居”的芳名,并非徒有虚名,言不及义。不但言之凿凿,却还有一番弥漫着的诗意。

五月底,一直到七月中,我可以天天见到那一篱的花诗。尽管属于季节性的花诗,却也是满足了这么长时间的眼球的渴望。

社区的小院周围是铁黑的栏杆围起的,从来没有断过刷漆,黑的庄重,也不失一道耐看的风景,尤其是冬季,萧条的要命,周围的颜色都归于一色,也是一种难忍的单一,黑色的出现仿佛也算添了一抹活跃,冬日的一天,我路过,突然来了酸劲,竟然对着那黑色吟出——

你是这心难老的庄园的黑色精灵,

吟唱着与我不协调的哥特式沉缓的流伤……

我没有诗才,只能糟蹋诗,我怕人听见我的心音。

如果人遇到了阴郁,完全可以拿别人不能懂得的东西来自慰自嘲,连小众都不算,只能是心间流淌过来自深山里的丝弦,断续颤悠,不能辨清她属于哪个流派,只能想着是一位玉人妙指轻弄,指间漏了一个音符给了我们窃听。

谁都不会放过眼前的一喜,生活里的寻觅终归要找一个短暂的归宿。黑栏墙外做了一面社区宣传板,板前铺陈了矮矮的小叶灌木,微花时常绽几朵点缀,我惊喜地发现,这些都无奈地做了陪衬,上演了“烘云托月”的精彩剧情。

一篱的月季花蔓,蜿蜒地攀爬上了黑栏,绕了绕,缠了缠,独独空留着被宣传板挡住的部分,或许月季的蔓儿知晓在那里曼妙等于是“宅居的舞蹈”,没有了观众,只能是空悲切。自然的选择和演绎,都是给人诸多的暗示,我早就相信了这样的由自然到人性的哲理迁移与妙悟。

冬末春始,月季花蔓都蹲踞在矮墙下,那是做着攀爬的准备,是蓄力。一旦阳光充沛地覆盖了她的花枝,她不做迟疑和停顿,枝枝新锐,跃起蹿高,几日就覆盖了一篱栅栏。第二年她只留了几寸的靠近老枝的一截,那些努力完全来自于新发的嫩蔓,不惧人言,只做自己的冲动,岂在乎别人怎么去看。我常常想,那些靠了老本而毫无生气地年长年败的,真的是见之而无颜了。

莫说月季花仿效了玫瑰的气质,也学着带刺而生,其实,她自有自己的年序与自护,小小的锯齿,那是她的“利器”,茎蔓上微微着了小刺,那可是青春的绒毛,只是你没有看懂她。有时候我们看不惯那些年轻人的乖戾,或许就像这小小的刺儿,如果你磨掉了这些刺儿,我想,你还叫月季花么?

滴血般的玫红色的花瓣从远处看上去像是一团跳动的火焰,浑身上下透着热情。如鸡血石雕刻出来的花瓣错落有致,仿佛是迎新的架势,就是看不惯的人见之,也会点赞,她用自己的红喜去染了你的眼,熏了你的心,不分路人与主人,都给你眼缘。花蕊羞涩,瓣儿包裹,层叠不绽,抱住琵琶,粉面足够,告诉你何须看我心蕊!月季花善躲,常在叶下栖身,星光灿烂的蕊,往往沾着一只顽皮地自我陶醉的小蜜蜂……

花事绝不等人,昨日里还是含苞欲放矜持不绽,第二日就盈盈映日,淡雅清新,明媚无限,出落地就像是几日无见的邻家的大姑娘。我见之,想起了“谁家有女初长成”的句子,赋予这月季花甚好。这个季节属于她,做了一季的辉煌,写满了一篱的诗歌,焦点无需人来采访,只待熏风一袭,便惹了所有的眸子。

那日,大家酝酿着为我们的“风雅东篱居”的室内西壁上画一幅画,但要有画中诗,写诗的任务落在了我的头上,尽管我常常以不会来自嘲,但大家说,勉强喜欢那种俏皮的味儿。这“一篱风雅”,里外都是,尤其是这五月的风雅,有月季不落,雅上添雅了。

第二日我抄了明人刘绘的“咏月季”四句诗仓促呈上作业,高声吟道:绿刺含烟郁,红苞逐月开。朝华抽曲沼,夕蕊压芳台。

茶友默声。一人道,美是美了,可带着些许的忧郁,与我们的格调不入;我们这里无台,只有茶舍,蕊压芳台,似乎跑题。我明白,这是换着法儿要我的诗,我不敢违了众意,站起,点茶轻润嗓门,吟道——

月季蔓爬无花骨?花诗一篱不画屏!

又是静默。

高三爷是汉语言文学专业出身,大家等他作评。

一锤定音,就这两句!高三爷的双手在胸前乱翻,这是他的习惯手势,我以为他的肢体语言很幼稚,却这次看了似乎很专业,他说,花有花之骨,蕴意含蓄,且模拟了我们这些吃茶人的状态,很好!不过,后一句说“一篱花诗”给足了好心情,却是得罪了人……

我大惑不解,蹙眉等答案。

“不画屏”似乎是让我们画家启荣先生住手!

发声大笑。启荣先生不惊,道,自然的花事总比纸上的好,墨云泛纸,作的是毫无生气的画。

不能不释然,茶友都吹捧了,我只能沾沾自喜了。

我起身站在窗前,再睹那一篱花诗,突然有了一丝的哀伤,这“蔓爬”,历来不为人推崇,尤其是一个“爬”字,多么败兴。婴儿学动,第一要领就是学会爬,似乎大家尚且给与无奈的认可,若是长大了还在“爬”,似乎是要受人鄙视的。其实,我不是没有考虑,人一辈子若是这样“蔓爬”,而不做张扬,绕篱几尺,未必就是短志,倘若是连那相依的篱笆也不要了,确需人在花枝头上做着牵引的姿势和帮扶,实在是一种不能上得“芳台”的猥琐之举了。

不多去想,我只用这“一篱花诗”来暖心,漫布篱墙不自哀,只为夏荣添亮彩。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14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