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与你一枚草丝戒指

时间:2018-05-25 10:36:08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闻香老才

懵懂的年龄里,就有了相许的冲动;贫寒小子的心中,也有一个姑娘的玉影。一个人的爱情萌芽究竟始发于何时,或许这是一个无解的谜,解之又有何意义,不解是因难以登上爱的吉尼斯,甚至经传不能着一字而传,相册难留笨拙的土孩的影儿。曾经有一个孩儿为心中的她制作了一枚枚的丝戒指,萌发着爱的幼芽,芽儿早就掐去,却心的海湾太大,那枚丝戒指不沉落,依然飘在起伏奔涌的心海里。

时而轻漾起微颤的涟漪,时而沉底隐去得悄无声息,时而漾漾地从海底浮起,心的爱意不知何时就会泛起,这是一个美妙的谜底,猜不透,抓住也不容易。

老家的山路上山路边,总是长着任人蹂躏的草,绵软的,但却结实得不能折断,有着越蹂越有韧性的“死磕劲儿”。每当秋来,大人们便沿路收割晾晒,土称“勒丝”。长大以后,想起这个名字就胡扯,说那就是欧洲的那个“那不勒斯”,变成了草,匍匐在我们的山路上……

妈妈总是掂着小脚,坐卧在路上,用那迟钝的镰刀,拉进怀里,切割下来,放进篓里,回家晾晒过后,洒上一点水,借着朦胧的月色,盘坐在院落的榆树之下,一手持了锥子,一手飞起了“勒丝”,一个夜晚一个蒲团,蒲团不成,绝不带着遗憾眠去。站在旁边,睡眼惺忪,妈妈总是逗着说,抽去几根吧,编一枚“丝戒指”,长大了送与你的媳妇儿……

看看儿对媳妇的概念一无所知,便再说,若不嫌啊,连妈编织的这“玉蒲团”也拿了去,贪心不是!

生怕岁月迟钝,妈妈赶不上叮嘱她的儿,期盼的心,仿佛要从妈的脏腑腾跳出来,似在说,还用妈把心掰开了你看么,儿?持念之切切,自信之满满,现在想来会羞红了脸,儿在妈妈的跟前总是无拘无惧,选了最好的“勒丝”,学着妈妈的动作,遵嘱绕指,绕啊绕,穿啊穿,丝草环扣,细密韧连,到了收束端尾衔接时,总是妈妈帮着做完美,妈说,到时候什么都要妈去做?儿不懂妈的话,如今去凝想,注满了妈对儿的调侃,也许只有这样,才解了她的寂寥,释了她的心事。

儿心中的姑娘还没有谱,甚至连个调儿也不成。妈的那番启蒙,却贮藏在儿心中一辈子,尽管我不能把土气的“草丝戒指”送与我的恋人,俸给相好的姑娘,献给濡沫一生的娇妻,但心中铭记的是给女人一枚“草丝戒指”,自己来钦定爱意,自己来目视相好,自己来圆定终身。

儿时之物件,亲情之叮嘱,总是会让人无限地去生发其物其语的蕴含,掘出其微言大义,尽管很多人会怀疑这些的合理性和逻辑性,但却固执地烙印在脑海的海沟深处,陈旧了,难以抹去;蒙尘了,拭去还新。

丝草绕指,绵软纤柔,无形在巧思妙手里缀成心爱之物;几度攀连,互缠穿引,错落成趣,凝聚了一番绕匝千转不舍千年的勇气与意念。情悦于心,跳跃在指尖,一枚揉曲而成的戒指,一旦绕上了那纤纤玉手的指,是否就是牵手百年,十指相扣,不离不弃?记得晋人刘琨在《重赠卢谌》很经典地吟道: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连坚硬如刚之物也可以熔化,成为绕指之柔,世间的哲学怎么可以说透了这人情爱意呢。

我曾想,若用这可以化为千年信物的草缀成一顶桂冠,在那个许心许愿的日子里,在那个仰面朗月,不许口是心非的夜色里,在那个高举花环一膝着地,缓缓拉过她的玉手,擎住她的玉指,绕上一圈爱的枷锁,再把那顶唯君可佩的花环轻轻放在秀发飘逸的顶上,你还需要那些金银的首饰与佩件挂件么?真正逊色的当不是草丝戒指,也不是草花环,而是金银无色无容,君不闻“金银赚尽世人忙”,何如此物最本当!为情而缠而绕,注定了情为一生的可靠,与金银相比,哪一个更珍贵物价呢?

我曾想,如此的草丝戒指当绕上了玉指,多少千言万语山盟海誓都逊色,都无奈。真的相爱,无需华丽,一膝着地可以征服她;一弯谦恭可以让她搀扶你起,依偎在你的温润如玉的怀抱里;一丝耳语就可以让她举起小拳头在你的肩膀擂响这爱的序曲……

一个穷的只剩下一条汉子的人,曾经对着他的恋人,没有先给她绕上爱的信物,却被恋人将上一军,她百羞地地掏出一片经秋的枫叶,那汉子不敢摸出在背地演练万遍的最美动作给她戴上“草丝戒指”,因为那枚枫叶的绯红宛若一首相许一颗心的千言万语,压垮了那枚草丝戒指。

一介只有未来的书生,只剩下一方行囊里的千卷教科书了,曾经面对着着众里寻“她”千百度的相好,想奉上那枚草丝戒指,却那编织的丝草早已干燥,少了当日的柔指不断的特质。她没有送与你什么,只给了你一个甜甜的媚眼,一媚顿生千骨散架,还有什么可以胜过那唯美的一媚的呢!

一个青涩的刚刚踏入世俗的年轻人,不为光怪陆离的缤纷五色迷住双眼,不去筛选国色天香,却许了一生相守相伴的娇妻,唯恐她嫌贫嫌寒酸,只能将那在身后藏了多时的“草丝戒指”握住在掌心里揉啊揉,用掌汗来打湿它,擦亮她夺金薄银的本色。

当你在垂老之际,若是无物以表爱心,不妨弃其千金万银,就持了那枚一辈子都不敢掏出送与她的草丝戒指,轻轻挽住她手,低声呢喃着,无需说得清,我就送与你一枚丝戒指吧。你会让她在伸出一只玉指的瞬间,感到无措,她送你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她已送与你一世的真情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19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情感美文  情感日记  情感故事  美文欣赏  爱情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