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错恋

时间:2018-05-16 16:39:27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流光

有人说:时间是治病良药,过的久了也便忘记了曾经的伤痛,可是我呢?

月夜如水,秋风飒飒。

今晚我又做了一个梦,似是遥不可及,又好像近在眼前,我一只手提剑,一手拿酒,走到了院子里,我顺势喝了一口酒,便在院子里舞起剑来。

“曦儿,你最近的剑术又有所进步呢?”恍然间,我似是看见了过去的那段时光,那是你我都还年轻,那时你还在我的身边,陪我渡过了那段最为艰难的时光,指点我的剑术,可是我却从不知道,我们之间早有一条无法跨过的鸿沟。

十年以前。

我是一个镖师的女儿,自小受到爹爹的影响,边学起了武功,由爱舞剑,那个时候我和你还只是普通的师姐弟,我有爱着我的家人,从没有想过我们之间会产生爱情,更没有想到我们最终变成了对手,这件事情发生以前,我一直以为我未来将会遇见一个爱我的人,相伴一生,可就是那一天,那个真相,毁了一切,连带着我的家人,都毁了。

后来,我想大概是爹爹的镖师生活给了他的末路,天生正义的他,难懂变通,惹到了许多的人,那一次次警告也被他忽略而去,本来他再怎么也不会就那般死在那场战斗之中,可是他却是为了保护你,我爱的恨的你。

那时的你只是一个加入我们家不久的一个小镖师,算是我爹的徒弟我的师弟,可是你的领悟力远比我高,只是练习了短短半年的时间就超过了我,那时我爹都称你是一个旷世奇才,我对你也多了几分关注,大抵是年纪差不多,你也是我在这里找得到的唯一一个玩得开的人,虽然你并不爱说话。

那样的平静生活大概过了月余,爹收到了一份委托,要去送一趟镖,很远,但并不算危险,只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原因,我爹这次并没有带我,而你他却是带着了,以前只要危险度不高基本上都是带着我的,那时我很气恼,认为爹偏心与你,明明那个时候我的武术已经高于了大哥二哥。

后来你们走的时候,谁劝我我都没有去送,就这样错过了最后与爹说话的机会。

我一个人郁闷的待在家里十余日,闲时就出去练武,只是这趟镖的时间也是太久了些,看着高高升起的太阳,我的心里竟是有一丝不安。

后来等到你们回来的消息时,我正想去吓你们一跳,却听到了镖师局全灭,只有你一人回来的消息,那时我还以为你们在开玩笑,故意吓唬我,让我担心,可是为什么是真的呢?你满身是血,躺在地上,至于我娘早就被这个消息吓晕了过去。

据你所言,那场战斗十分惨烈,而听到这个消息的我也近乎崩溃,我那爹,我当时还和他怄气,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我那大哥的儿子刚刚出生,还有我那二哥的妻子也是刚刚过门,就这样她们年纪轻轻的就成了寡妇,随后又接连病倒,唯有我这个练过武的,体质稍强,就此担任起了掌家的责任。

草草的结束了爹和哥哥们的丧事,又投入了寻找仇人的路途之中,虽然娘并不想我去报仇,可是我每次看见大嫂孩子的啼哭声,和二嫂日夜以泪洗面,却死活不愿接受娘家的要求改嫁,我便知道此仇已经是非报不可。

只是我很疑惑你并不知道过多的线索,唯一知道的就只有那个被伏击的地方,那群黑衣人身上有一个蜘蛛一样的刺青,只是那里实在是遥远,而家里一时间又无法离开我,只好派人寻找线索,而自己只能每日以练武来抒发心中的不满。

可是大概是我过于年轻,又或者因为没有了生活来源,家里的开支一下子就消耗了大半,而此刻又遇上了亲戚的百般刁难。

就找我快要承受不住之时,你伤好之后,过来了,风卷残云般替我解决了一切问题,让我可以安心练武,再后来,我夜夜舞剑,你都会为我指点一二,或者与我一起修炼,但你在那次回来之后谈论了一些关于那场战斗之事后,再没有提及,即便是我问也是什么也没有问出来。

直到我终于觉得自己有能力报仇之时,交代了管家一些事,就匆匆的往那个爹他们遇害的地方跑去,那时我极为后悔,许是我太相信了你,你那微笑的充满而善意的脸,在我收到家里危险的消息后,赶回来时,家已经没了,只有大嫂拼命保住的孩子李唯还留下一条命,而我抱起孩子后,再往里看,是你!站在了家门口。

为什么?我问你,在路上我便觉得你的行为奇怪,就暗自调查了你的身世,却是惊讶的发现只能查出你是一个孤儿的事,其他的就什么也查不到。

你大概不知道,你爹,也就是我的师傅,他曾经为了一己之私灭了整个家族,而他并不知道那时我躲在了屋子的柜子里看见了一切,你这样回答。

这就是你要杀我全家的原因?青衣,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错的是我爹,又不是我娘,与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关系,你这样是为什么,难道你也想小唯变得与你一样?我向着你怒吼,可是你的脸上如同以往依旧什么表情也没有。

那时我几乎是失去了理智,竟然没有深究这里的情况就愤怒的向你冲了过去,想着哪怕只是以卵击石,也要为爹娘他们报仇,只是我确实不如你,你几乎是瞬间打落了我的剑,又封住了我的穴道。

我想我可能要完了,但你却是放过了我,并将我搂在怀里狠狠的亲了我一口,我恨你,爱你却无力挣扎,直到最后失去意识。

然而就在我醒了过后,一切都已经消失了,连同那场杀戮,如果不是身上的鲜血和小唯的啼哭声,我想我大概是在做梦。

是的,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现在的我已经没有能力复仇,我杀不了你,也下不了手,看着怀里的小唯,我并不想她也像你一样,为了前代恩怨,而毁了自己的生活,苦我一个人承受就好。

返回家中,发现不知道是谁已经将一切都安置好了,曾经欢乐,幸福的家成了一座又一座冰冷的坟墓的家,对着众人祭拜,我一时间竟是想到了你,是你将他们安葬了吗?可是又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又要这样做?

我不知道,也无从知晓,至少我时常再想在这场恩怨的斗争之中到底是谁赢了,又是谁输了。

我带着小唯四处漂泊,一年后,我偶然间遇到了在我还年幼时在家里工作的老管家,他曾告诉我他曾经收养过一个我父亲带来的与我差不多的孩童,是一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小男孩,他善良、正义、嫉恶如仇,却从不做失去理智的事情,我想那可能是你。

但是老管家又说那个小男孩在这里生活了三年后就被我父亲带走了,至于后来就再没有见过他,而我则是在两年前见到的你,我问了一系列关于那个小男孩的消息,无论是相貌,脾性,都像极了你。

后来,那个老管家临死的时候告诉我,他相信你一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以他的实力根本无法对抗老爷,也就是我的父亲,并递给了一个令牌,让我去找那个远嫁他乡从未见过面的姑姑,只是我很是恼怒,为什么一个曾经的下人都要为你说话,直到后面老管家死了之后,小唯拉着我的手,天真的看着我,我这才软了下来,不管你是或者不是,我们终究都是敌人。

我将小唯托付给一个普通农户收养,自己则是去哪个遥远的地方寻找真相。

但是这一路上却是出奇的顺利,只是姑姑改了名,找起来倒是废了很多心思,当我见到姑姑,她得知了我的身份后,眼里竟是格外复杂,既是悲伤,又是无奈,更多的却是心疼,而后,我从她那里得知姑姑之所以远嫁他乡,不与家中来往,便是和父亲吵了架,一时冲动断了关系,但是毕竟是兄妹,冷静下来后,才发现彼此是那么冲动,而且据他所说父亲并不喜欢姑父,因此表面上倒是没有什么交集,只是在暗地里两人会有所通信。

当年父亲走镖便是往姑姑这里,当时父亲来这里的时候她很是奇怪,但是姑姑很是开心,正想好好招待父亲他们的时候,他说他即将有大难来临,想要将一家老小托付给她,她想说帮助父亲,可是父亲拒绝了,因为这件事牵扯范围太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至于大哥二哥,好像是知道有大难来临,无论父亲怎么说就是不肯留在这里,可是,说道这里姑姑也不禁留下了眼泪,兄妹相别十多年,再一次见面后竟是天人永隔。

再后来就是父亲他们的死讯,姑姑说当时那时常跟随在我父亲身边的那个穿着青衣年轻人拖着我二哥回来了,只可惜二哥身体损伤太严重,知道父亲和大哥死后心灰意冷,竟然没有熬过那年轻人将信息传达就去了,听到这里我却是留下了眼泪,因为姑姑所说那人便是你,可是为什么你不对我说出真相呢?难道是因为那些人吗?

这让我想到了当年家中老小的那场灾难,你从未直接对我说过是你杀了我的家人,灭了我的族,而那时我怒火上头,你也不见解释,到底是为了什么保护我?我父亲杀了你一家不是吗?我也该死的啊。

见我一直不说话,姑姑又是一阵心疼,只是我看见她的眼中多了那么一丝恨意,她又告诉我,当年她以为我派人去接我们,只是路途遥远,又恰逢大水淹没了道路,一时间无法赶快的过来,等她的人到的时候,一切都没有了,而她发现这里面没有我的坟墓,便猜测我还活着,只是父亲还没有说过姑姑的事情,便没有我的线索,虽然这几年一直找我,始终没有线索,而就在最近几日,那个年轻人又回来了,看着和当年的模样一般无二,只是眼里多了一丝颓废,少了一丝意气风发,你告诉姑姑,我很快就会回来,还要姑姑告诉我,当年的事情虽然不是他做的但是确确实实有着关系,而且我的父亲便是你杀的,听到这里我的心里第一时间竟是松了一口气,你终归不是那个杀了我全家的人,你依旧是那个爱恨分明的我的小师弟青衣。

只是在我从姑姑口中得知,你是回来自首的时候,见我却并不相信,姑姑又告诉我,当时你浑身是血,手中的袋子里,全部都是各大盗贼,还有一部分官员的头颅,这样的情况被官府的人发现,定是死刑,而且是极刑,只是考虑到你消灭了一部分盗贼的功劳下,最终你被判处了万箭穿心。

得知行刑就是在今日的菜市场里,我也不管姑姑的疑惑,匆匆的离开了,我挤到了刑台前面,看着记忆中那个不可一世的你,如今却是落得如此狼狈,似乎是知道我来了,你抬起头来,眼睛看着我,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温柔,时间的岁月中,你却好像得到了上天的眷顾,容貌和姑姑所言一样并没有变化,而后万箭齐发,刺穿了你身体,断绝了你的生机,只是在你死前,你对我做口势,你告诉我:如果还有来生,你愿意爱上我吗?

只是你还没有来的及等到我的答案,便再也挣不开眼睛。

看着你倒在地上无人无津的尸体,我最终还是无法对你坐视不管,也许当年我的父亲因为某些原因灭了你全族,你也杀死了我的父亲,可是这为什么成了我们之间最大的阻碍呢?你已经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么至少我也要用我的余生去弥补我父亲曾经对你的伤害吧!

后来我通过我江湖上的朋友调查处了当年你家灭族的事情,至少当得知真相的时候,我竟是觉得那般可笑,当年我的父亲还不是镖师,而是宫中的一位王爷的亲信,当年父亲受到命令灭了将军府,而那便是你的家,只是父亲却是觉得自己此番作孽太多,想要退出,便以假死骗过了众人,可这一切又恰好被你所见,至于你是怎么到我家的时候我却是什么也查不到,我想或许你也有着很多朋友帮忙吧!

当然灭族之恨也就此水落石出,原来当年幕后之人便是当今皇上的弟弟,为了皇位,不惜残害官员,那皇上的皇后正好便是将军府嫡亲女儿,当年恨极了那人,待她成为皇后之后第一时间就是杀掉那个王爷,包括屠杀了她家人的所有人,只是却还是少了一个,她经过调查查出父亲并没有死,派人找到了我的父亲,之后就是如今了。

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手段让我和姑姑安然无恙的,但是你这样我怕是几辈子也还不清楚你的恩情了,至于向皇后报仇,我想那大概是不可能了,或许将来有一天她回想起当年她派人杀害我的家人的事情,噩梦惊醒也说不定,再说了为了小唯我也不能报仇,前代人的恩怨应该随前代人的离开而离开,她不该再重复上代人的恩怨了。

告别了姑姑,将你安葬在我住的地方那处最高的山巅,又将小唯接在身边独自抚养。

后来小未出嫁那天,我真的就只是一个人了,那天之后,我走着走着便走到了曾经你我偷偷溜出来玩的地方,我们曾相处的些点滴一时间居然那样的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如今已是几年过去,我也渐渐老去,回忆里那段让我悔恨的日子,你依旧是那副模样,当真是成了一个永恒的记忆。

悲伤,无奈,酒最终成为了我日常的调料,只是我的身体也是越发的难受,大夫说我这是忧心至极,又整日酗酒的缘故,可是啊!我并不难过,至少恩怨已经了解了,下代人也不用受这样的苦了......

我想无论过往是非,一切终归会消亡。

我仰头看着月亮,是缺月,好像那天你我初见的夜晚也是这样的日子吧!恍惚中我好像看见了你,你向我伸手,说要教我练剑......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