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玫儿(小说)第十章---第十三章

时间:2018-05-14 11:25:30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旷野笑慧

帐是要回来了,可该玫儿得的钱老谭并没如数给她,只给她三万元就不再提了,这回该玫儿要帐了。

玫儿偏偏找我要,说我让她去的,要我负责到底。

我也没有批钱的权利阿。于是对玫儿说:“你找李总呀,你们当面谈的条件,他还能不认账?再者,他对你印象挺好的。”

玫儿看着我有些微怒:“找李总要肯定行,只是不想去。”

“可他有权批钱,你不去找他,找我有什么用?我不也是得找他。”

“不想找他,找过他一次,他找借口推拖。他对我有想法,你明白吗?”

我明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多看两眼没啥错,权钱色的交易却是我深恶痛绝的。可我没那麽大权力,怎麽给她,还得去求他们。

“好吧,我去找领导们试试。”看着玫儿皱眉的样子,实在于心不忍,只好答应帮忙。

我也觉得挺亏欠玫儿的,说好的事儿不算,这老谭也太黑点,弟兄们出力,你总不能把提成的钱全拿了吧。

玫儿不断来找我,我也就不断找李总和老谭磨叽。结果钱还没要过来,我就成了几个熟知同事甜蜜的话题,伟君交桃花运了,给他们解释,他们都点头说明白了,看见玫儿来,照旧朝我诡笑,我总算明白世上为什麽有哪麽多绯闻了,冤死都没地儿说理去。

虽然要帐没捞到多大好处,还惹了个女记者缠着要钱,老婆依旧很放心,我经常跟她说起这桩烦心的事,她显出了极其痛心的体贴和安慰,甚至还当着我面怒骂我们赖账的上司替我解气。

入冬了,钱依旧没要来,和玫儿吃饭的次数有增无减,自然是玫儿找来,我也没法推掉,总是喊上几个兄弟作陪。玫儿还是那锲而不舍的目光处处盯着我,我也渐渐习惯了她追寻的目光,就像是阴霾的冬天里一道温暖的阳光,不由得让人心动。

又是周末,吃过酒饭,和宏强一起送玫儿回家,玫儿的家在开发区,离市内远点。我也有个习惯,晚上在外面喝酒,只要有女士,都要送她们回到家才放心,是礼节也是责任。

车刚到开发区,我的电话就响了,是老婆打来的,语气颤抖:“君,你在哪儿啊,快点回来,家里有事。”

“老婆,怎么了,有啥事?”

“你回来再说吧。”

“好吧,我正和宏强送记者回家,很快就回去。”

刚挂电话,宏强的电话也响了,还是老婆打来的,问我是不是和他在一起,交代宏强叫我快点回去。老婆怎麽了,她从来没这样慌神,也没这样查我的去处。送完玫儿,我不敢耽误,立马回家。

第十一章

推开家门,就看见老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色苍白惊魂未定的样子。儿子睡了,电视没开,她一个人坐着。看到我回来,她一下子扑到我怀里,要哭的样子,看来真是吓住了。我把她抱到沙发上,搂着她问怎么回事,她才定下神来一五一十地说刚发生的事。

“孩子睡了,我刚想开电视,就有人打电话,我还当是你呢,谁知是个陌生人,他要找你,我说不在,他说你是他老婆吧,我说是,你找他有事我可以转达,他却说你不知道吧,你老公在外面和一个女的开房间,你要不要查一查,他还要说地点房号,我就挂断了。然后我就一下子懵了,象掉到迷雾里一样,恐惧,哆嗦,浑身无力。半夜陌生人的电话,电影上才有的,怎麽到咱家了,吓人。军,你是不是得罪甚么人了?还是遭人嫉妒,他们报复你故意挑拨咱家庭呀?那男的说话声音细,普通话,让我总觉得他是象熊倪一类的长相。你想想是谁。”

老婆一席话着实吓了我一跳,怎麽会有这事,我大脑飞速转起来,会是谁呢,尽管在公司上升很快,我也没表现出来张扬,很注意和同事搞好关系,嘴上象抹了蜜一样姐长哥短地叫人家,请客吃饭小恩小惠经常不断,和每个人关系都不算差,不该会有人用这下三滥的手法对付我。我忽然想到了玫儿,她可是有个情人,听多多说他对玫儿很上心,会不会是他听甚么风言风语怀疑我,来报复我?我几乎确定了,和玫儿这样不远不近却似两情相悦的交往其实也有点心虚,直觉上怕出事,事或许就真来了。我明天一定得问一下玫儿。

顺着老婆的话,我迟疑了半天:“大概是吧,回头我得去查一查,你千万别胡想。”

老婆笑了,她说:“我只是瞬间诧异,马上就想到有人故意使坏,没听完就挂了,我相信你绝不是那样的人。不过一个人在夜深人静时听陌生人这样的电话,确实恐惧。”

老婆竟有些不好意思,好像她表现出惶恐是不应该的,照着我的品质,在这种情况下,她应该象江姐一样坚定无畏。

老婆在这种时刻能为我想到这麽合理合情的缘由,足以说明我的事业在她心中的地位,面对这样一位忠心耿耿的妻子,我有些内疚。怜惜地搂着她入睡,一夜无话。

第十二章

听玫儿说过她的男友叫李江,是政府里一个小官员。最初也是因为报道工作认识的,暗地里相好三四年了。玫儿没打算让他离婚和自己结婚。李江也没想离婚再和玫儿结婚。他们都是对方的感情寄托,却不是终身依靠。情人关系就这麽维系着。令玫儿不爽的就是李江是个好吃醋的主,以前情人火拼的场面也有过。前两天听玫儿说李江开始关注我了。

我固执要求玫儿约李江面谈,玫儿见我态度很强硬,只好约李江出来吃饭。

吃饭安排在晚上。李江见到我,眼里带着审视。我感觉他会突然间不自信。他果真如我老婆说的那样,中等身材,瘦瘦的,深眼窝高鼻梁尖下巴,薄又紧绷的嘴唇显出了他的狐疑和敌意,说话声音尖尖,颇有几分熊倪的味道。我暗笑了起来。北方男人和南方男人的风格差距很明显嘛,看来玫儿更喜欢北国佬。

玫儿平静地给我们做简略的介绍,我们落座后胡乱聊些市里人们熟谈的消息,几杯酒下肚,人就熟了起来,话也不分深浅。

我趁势道出了早准备好的话:“李江,咱兄弟归兄弟,话得说清,我和玫姐纯属工作关系,这点我必须让你明白。你们之间要有什么误会,自己解决,和我没关系,我绝不希望有人破坏我的家庭。我决不允许,不允许。”

李江满脸堆笑:“兄弟,误会误会,别介意啊,以后不会了,你玫姐都说清了。”

玫儿两边劝着我们喝这两个半醉的男人吃完饭,又去歌厅喝通啤酒,k完歌,方才散去,已是凌晨两点多钟。这中间老婆和往常一样没打一个电话问我的去向,我是从头到脚地佩服她的气度。我回到家时,老婆正在酣睡,我扒拉她一下,她迷迷糊糊地说几点了回来了快睡吧,也不知道看清我没有,便又沉沉睡去。

第十三章

自从和李江见面后,玫儿来得更勤了。找李总,找老谭,要余下的钱,玫儿知道我没多大权力,也不再向我提这事。我感觉挺亏欠她的,还是暗地里找头儿磨叽,帮她要。玫儿总是顺道来我办公室里坐着闲聊。又是周五下午快下班,我正要拿起电话约几个伙计晚上喝酒,玫儿推门进来了,连个电话也没打。人还没落座,就冲着我嚷嚷。

“军,我现在实在受不了李江,必须和他分手.。”

“又怎么了,吵架了?”

“他还是说我们两个有事,非让我承认。”

“他又不是你丈夫,竟这么能吃醋,真行。我看你们最好分开。你赶紧找个好主一结婚,不就什么事都没了,何必跟他不明不白混着。他又不和你结婚,你却落个破坏他家庭的名。”

玫儿一听着这,更急了:“我破坏他家庭,你说话有证据吗?他家庭本来就不和,那等我去迫害。我为什么破坏不了你的家庭呢。李江和他老婆本来就感情不好,我们在一起几年了,从未听他说他老婆问过。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没有女人,做妻子的一想就知道,他老婆不管不问,可见她根本就没在意过李江,更别说关心。我这怎没算是破坏呢?再者,李江和我之前和他老婆经常吵架,甚至闹离婚,现在他对她老婆和气多了。感情有了寄托,家庭也平静了。我看我还帮助了他们的家呢。或许他老婆也找到了寄托,不与他计较。”

听着玫儿的狡辩,我思维混乱。

“你可真是救世主。那干嘛分手,你们有感情有爱情,多沟通就行了吗。又不结婚,有啥分不分手的。嗨,玫儿,你真想一直这样生活?”

“原来觉得李江不错,爱过他。现在发现他有许多不值得爱的东西,厌烦了。他却口口声声要我对他忠诚,对一个你不再爱的人,你为什么要付出忠诚?对他,我原本也没打算结婚,他也是知道这点才和我一起这麽久。他是国家干部,考虑名誉前途也不会轻易离婚。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你没有体会吗?人要为自己的感情负责人,离过一次了,我知道我什么时候该结下一次婚。我想找一个值得我爱一生的人.。”

“那就快点找吧,别跟花蝴蝶一样不停地飞。”

玫儿扑哧笑了。

“花蝴蝶,我是吗?我也愿意停歇在一处。无尽风光,我却只看到一处值得落脚。可惜有人先占了。”

玫儿半含娇嗔半幽怨的眼神勇敢地看着我。我不知哪来一股邪劲,竟忘了一直在竭力回避和她扯事,傻乎乎地冒一句:“你指谁,我吗?”

“是啊,有一份真诚的爱摆在你面前,我愿意为你付出所有,不管你有没有钱,不在乎你里不离婚,只要你接受我就好,你是我这辈子最值得爱的人。”

“我哪儿值得你爱?”我感觉脸有些发烧,有点小激动。

“你自己也知道你是个优秀的男人,我更欣赏你的品质。”

我的品质,我有些昏眩了。

<未完待续>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情感美文  情感日记  情感故事  美文欣赏  爱情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