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那是我的父亲

时间:2018-05-16 10:58:54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归晓晓

父亲已过半百,干了半辈子的苦头事,身体也渐渐落下一些病。

风湿病总在下雨或阴湿的环境下侵袭他的身体。节俭朴素的父亲,每次只擦一点风油精草草了事。但嘴里总说着脚痛。

我不知道擦这玩意到底有没有用,'想着该对父亲说一句:“要不,去医院瞧瞧?”

可一看到父亲满脸愁容的坐在小凳子上一旁抽烟时,我又憋了回去那句话。

父亲的身材一看是那种消瘦的,与之前动得一场手术,留下的后遗症脱不了干系。

有时,看着别人健硕的父亲时,我总免不了拿我的父亲与之对比,总觉得心里酸酸的,好像吃了柠檬一般。

一次,天热些时,父亲打着赤膊,背对着我看电视。我无意瞟过父亲的背,竟发现好几道长的、短的、粗细都有的伤痕。我吃惊的说不出话,因为我发现父亲的右背下面有许多密密麻麻的口子,里面竟然藏着煤屑!!是煤屑啊!!!!

我的手有些发抖,嘴唇也哆嗦了几下。盯了好一会儿,我终于忍不住问父亲:“这几道口子里怎么有煤屑?”

父亲轻描谈写的回答:“在煤矿里干久了,谁身上没几道口子,掉些煤屑进去很正常。”

他说的那样轻松,我咬着嘴唇,吐不出一个字了。缓缓走向我的房门,害怕再看到那些煤屑。

我只想一件事,它们到底埋在我父亲的身上多久了? 明明那几道口子已经青肿,里面埋着满满的煤屑,父亲却早已不在意。

那天,父亲叫我吃晚饭,我硬是没理会他,躺在床上,死死盯着天花板,我到底在生谁的气?

过了两天,父亲又要出远门打工,为了家里。

外面下着小雨,天微冷。家里只有我能为父亲送行。在房间里,我听到了父亲扛着麻袋下楼的声音,带着有些沉重的步伐声。

我赶紧把脑袋往楼下探,毫不在意雨打在我脖子间的冰凉感。

不一会儿,就看到一个孱弱的背影,那人扛着大麻袋,他抖动了一下身上的重物。

没有打伞,他就这样一步步往前走去,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的眼前,也渐渐模糊,泪珠一颗颗向下坠落,和雨水混在一起,落地后不见踪影。

远处那看不到的背影

那是我的父亲啊!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情感美文  情感日记  情感故事  美文欣赏  爱情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