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万元稿费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亦真亦幻

时间:2018-03-01 09:13:36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秀文

我遭到了鬼的劫持。他把我带到了地下18层。他说他们的名字是人类取的。从此他们就有了鬼这个名字。

那天晚上,我从朋友家玩回时,已是深夜,走到家门口,正准备开房门。突然感到一阵眩晕,门没开,我就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时,眼前正是金碧辉煌,黄光夺目。四通八达,全是隧道,却不见一个人影。忽然后面是有动静,还没等我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我就已经坐上了一个小车。小车很小,只有一个单人沙发大,只能容一个人坐着,小车上什么东西也没有,不用开什么的,像是有人操控小车,就载着我在隧道里前行,隧道很宽敞、高大,不一会儿,道路的右侧多了一大块地,有一个似是飞行器,圆圆的扁扁的直径约有三米大小,和黄色的光线是一个颜色,小车在那里停留了一会儿又往前行进。这时我感觉速度很快,来到了一个是左侧有停飞行器的地方,空间和后面左侧的差不多大小,却没有停东西。我乘着小车继续往前走,又是一个右侧的停机场,有机停着大体和第一架机相同,有一些不一样,我真的想下小车去,近前仔细观察,小车又向前开走

我约看了有十几个停机场,看见了有八、九架飞行器,有高一点的,直径小一点。扁一点的,直径大一点。但不出一个圆的格式。停机场的布局都在隧道的左右侧,形成了一个不同距离的互生的植物枝叶。飞行进出时,宽敞的隧道就是通道,我却不知道我是从哪头来该往哪头去,好在我是坐在小车上受遥控的摆布。

我感觉我又回到了刚到时的地方,可是我还不能自主地下地行走,一会儿又来了一个和我一样的小车,车上有一个像人又和人大不相同的“动物”吧,停在了我面前,态度很温和,没出声,大概是在等我发问吧。这就给了我打量它的时间,这个它和人相同的是有头、有身、有四肢,高度和8到10岁的孩子差不多,头上有五官,却没有头发,有耳朵,耳朵很小。有鼻子,鼻子很小,但鼻孔大,有嘴,感觉不是用来吃东西和说话的,只是一个摆设,微合着,尤其是那眼睛细而长,微睁微闭,可看得出眼球很大,眼球的两侧只露一点白,眼神既慈祥又炯炯有神,从眼睛里可以看得出它是一个特智慧的物种。

在朝下看脖子很细,感觉不像人类的头转动度大于180度,细细的颈脖也不像是有人吞咽食物的功能。它的身体主要部

位(腹)也很短小,不像人类的(腹)能容下庞大的五脏。它的手臂细而长,各部的关节和人相似,可手掌小手指长,感觉很有劲,这就让我想起猩猩的手掌。不同的是无毛无指甲,他的下肢和上肢差不多细而长,很有劲,所以我发现它有人的基本形状,不同的地方,还有全身无毛发,全身黑皮肤,更特别的是没有生殖器。看时短,述时长,现在一个物种的大概形状说清楚了,你见过吗?我想可能没有人见过,别着急,下面还要我跟这个鬼的对话呢。

它在等我发问,我正有话要问它。我问:“我这是来到了什么地方?”它答:“这是地下18层,人无法到达的地方。”我问:“你为什么带我来?”它答:“我带你来看看我们鬼类的住所。”我问:“你还放我回家吗?我感到不舒服。”它答:“一会儿就送你回家,人来久了就会不舒服,甚至死亡。”我说你答应送我回家,我可舒服一些。我问:“你们吃什么?喝什么?”它答:“我们不吃、不喝、不拉、不撒、不穿、不戴”我说:“哦!这里真干净,连灰尘都没有,那你们依靠什么生存?”它答:“这里面的气体就能让我们存活。”我问:“你们这么好的通道,你们能自己建造吗?机械呢?电呢?”它说:“我们的机械比你们人类的厉害的多,我们的不用电,用地下热能,你眼前看到的光就是我们对地下热能的利用。”“哦!真有意思,可是看样子你们不生养怎么繁殖?”它答:“我们数量不多,比人类少得多,可我们寿命很长,不像人类的很少过百年,所以要生养,而我们寿命很长,数量基本上不增不减,只有些遇难的。我们再克隆一个,这样的事一般不会发生。”我说:“那你们真没意思,不吃不喝不穿,尝不到食物的美味,享不到人伦的乐趣”它答:“像你们人类有尝美味的时候,就要受饥荒的时候,有人伦的乐趣,也有悲欢离合的时候,有安宁太平的时候就有战事灾难的时候,都因为吃喝、穿戴、人伦、美味,这些就引起了人类的贪欲。因有了贪欲,就会造成短苦人生,人们想吃好点,穿好点住好点,有人辛苦创造,有人不择手段,有人伦更会贪欲膨胀,为自身好,为下代好,为更下代好,才会如此,你们地面上有很多国家,也是因为贪欲,有些是侵略国,有些是被侵略国,从石块保护自己到石块攻击别人,从造茅攻击别人到造盾防人。我们鬼类都看过来的。到现在高信息,强武器。为攻击而制造,不断翻新,也为防御不断加强。全是为了自己强,别人弱,不惜人类灭人类。你感觉有意思吗?”经它一说,我沉浸在混乱之中,我得理一理。

我们的问答还在继续。我问:“那你们的意思在哪呢?”它答:“我们鬼类平等没有贪欲,我们一部分在工作,一部分开飞行器到地面玩,看地面上的变化。更早时人迹很少,因为地震有地方隆起,有地方凹陷,凹陷的地方变成河流湖泊,隆起的地方变成了山峦、丘陵或沼泽,后来人变多些了,有人搭棚防兽,如今造楼修路,有时推倒,有时重建。河里由竹排变高船,战争大量摧毁后又重建。每天每日每时都有新鲜事发生,我们的乐趣就是出地面察看。”我问:“你们到地面就不怕人类把你当成间谍打?”它答:“不怕。我们的飞行器很敏捷,高时人类看不见,快时也看不见,慢时见无人可停留。人类的事我们不掺合,我们也从不影响人类。”我问:“你们的飞行器也有过失事吗?”答:“有过。很少,我们会尽快抢救回来。”我问:“你们外出时,对人类有过意外影响吗?”答:“有过小块的毁坏,绝对不是故意的,而且抢救回来,也要做处罚。”我问:“你们也有灾难吗?”答:“灾难没有,有一些小麻烦。要发生地震时,我们有灵感,会拍一些鬼出去,查看什么位置发地震。地震后,我们也要去察看,看会不会堵塞我们的出口。堵塞后,我们要报告停止使用。我们的出口很多也很隐秘,大多在水中。人类是无法找到的。”我问:“你们怎么叫鬼?”它答:“我们本无名无姓,我们所有的鬼只有编号,是我们很久之前有一回,派鬼晚间到地面查看,刚走出飞行器,迎面走来两个人,他们一见到我们就惊叫,鬼,鬼跑得无影无踪。这是人给我们取的名,从此我们就有了鬼这个名字,所以和你交流时,我们称我们是鬼。”我问:“你们的寿命能估算有多长吗?”它答:“也许是地球破碎时。”

对话看样子要结束了,我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送我回家就不怕我写成书告知世人吗?”答:“不怕。你们世人哪!一人说有虎不信,两人说有虎不信,三人四人说有虎信。况且我们对人类从没有威胁。”我笑:“这个你们也知道。”它说:“我们对人类的了解比人类自己更了解。人类的信息,我们随时知道。就像我们之间的对话都在你的思维中,不用你开口,我就知道你想问什么。短时就在你的思维中做出回应。我们的对话在不动一言一语中一样。”我:“原来如此”

又是一阵眩晕,不知何时我又到了我家门口,我开门进家,感觉很疲倦,倒头便睡,次日8时起床,我把昨夜的事回忆了一遍,我自己也辨不清是真是假,如果哪位还要问我,请再看一眼文题《亦真亦假》。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