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一个农民工的历史 第七章

时间:2018-02-13 11:14:56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冯海川

帆,宸玮,你,高悬在桅杆上,去迎接南来北往的风,为远方,为一腔热血,为埋在心底的梦想,几千年了,就那样与海为伴,扬帆远航,把风浪踩在脚下,把星月披在肩上,让遥远的异国他乡,成为比邻友邦,你张开着,飞扬着,像旗帜,像翅膀,引领,翱翔,让人类的足迹,踏遍辽阔海洋。薛福成听说张志川会看图纸之后,心情并没有好起来,他虽然没有和他共过事儿,但是听人说,这个人的性格比较古怪,是一个典型的以自我为中心的那么一个人,特别的自私,并且心眼儿特多,这从另外一点也可以看得出来。

张志川的父亲叫张大力,两个哥哥,一个叫张志才,一个叫张志学,这都没有什么,主要是他们的外号,都比较特别。张志川的父亲叫张大坏,据说他是他们那一辈儿人离里最坏的一个。他的小人行径也被人们广为流传,比如说挑拨人家两口子吵架,趴人家窗户根儿,给邻里之间栓个对什么的,屡见不鲜,最为著名的,就是破坏别人的姻缘,几乎整个儿薛家洼,比他结婚晚的人,他都掺和过,无论男女。最让人称道的,是他的执着,举个例子来说,刘大魁的哥哥刘大力,他的媳妇张芳,娘家是十八道岭的,离薛家洼有二十多里地,他们愣是骑着自行车儿,专程去卖了一趟梨,巧妙的找到了她们家里,又极复技巧性的把刘大力家里穷,婆婆厉害的话吹到了张芳母亲的耳朵里,张母当然不知道刘家具体什么情况,因此特意去薛家洼看了一次,虽然不像张大力所说的那样儿,也不是富裕人家儿,而且人都是好事儿不容易相信,坏事儿一说就信,自然就在心里存了这么个根,回来之后,就极力反对两个人的婚事,直到两个人私奔之后带着孩子回来,才不得不同意,但直到现在,也看不上刘大力,虽然后来知道了张大力所说的话都说是假的。

而张志学呢,他的坏又高出了一个层次,他也有个外号儿,叫油耗子。当然不是倒卖石油的油耗子,那个时候农村还不知道这个概念。这个油耗子,主要是说明他的奸滑。据说他无论是出外在家,大事小事,从来都没吃过亏,很多时候儿,都得赚点儿小便宜儿。有一次张志川家里收秋儿,想借他的巨力拉苞米,他自然是不好推脱,但是又不愿意浪费自己的油钱,但也不能和自己的弟妹要钱哪?他就想了一个简单的办法儿,他算准了他们家得拉二十几车,于是把油放出来一多半儿,拉了两车就没油了,这得加油吧?于是拉着张志川媳妇去加油,加完了回来呢,放出去四分之一,拉了七八车又得加油,加完了回来再放出去四分之一,循环往复,等还剩下三五车的时候,油箱里还有半箱,他就又放了一次,只剩个底儿,拉了两车,还得去加油,这还不算,临完末了儿,又要了人家三亩地的秸秆儿,所以后来张志川的媳妇再不用他办任何事儿,实在忙不过来,找别人管饭,也不用他。当然了,这只是冰山一角儿,却也足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德行,亲兄弟尚且如此,何况别人?

张志学呢?和他们两个又不太一样儿。他的坏,又是一个路子。他是霸道的坏,大约是受了古惑仔的影响吧,他们那一代人,都有着这种横行霸道,拉帮结派的特质,吃喝嫖赌抽,坑崩拐骗偷,五毒俱全,但是为人还是比较仗义的,谁有个什么事儿找到他,都能给帮个忙儿,而他的这种坏,最初被认为是不务正业,后来就成了有出息的一种,现在身边有那么十几个兄弟,靠着投偷钢厂的铜和铁,倒腾点儿什么东西发了点儿小财儿。他也是第一个从薛家洼走进城里的农民。由于他不和薛家洼的人在利益上发生冲突,又有了钱,批评自然少了许多,最多人们在茶余饭后,说他个“作”也就完了。

至于张志川,人们都说他蔫儿坏,虽然现在还没什么事迹可以被人传说,但是基于这种基因遗传学的推理,应该也不是泛泛之辈,就提前给他起了个外号儿,叫蔫巴萝卜。顾名思义,蔫巴萝卜,心儿辣。薛福成自然是不愿意和这样儿的人打交道,但事情逼到了这个份儿上,想着自己又长他一辈儿,估计他不会过份推托,少不得舍着这张脸,低三下四一回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