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半夏

时间:2017-12-06 17:06:19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倩兮

“小哥哥!”

“小哥哥,别跑嘛。”

青衫男子停了脚步,闻音回头,费了不少劲才注意到面前这个不及自己腰高的小姑娘,蹲下身轻声细语:“小哥哥?是叫我么?”

“是。”小姑娘小脸皱在一起,看上去很是生气。

“我可不是你的甚么小哥哥。”

“你可是杨介?”

“在下正是杨介。”

“那就对了。”

“怎么个对法?我可不曾见过小姑娘你啊。”

“我千里迢迢从苗疆过来找你,你可不能就这样矢口否认啊。”

“矢口否认?”杨介顿时失笑,“你呀,还真是个小姑娘。”立身牵住小姑娘的手,以为她只是哪个迷了路又不甘于饿肚子的小人精,“想吃甚么,大哥哥给你买。想吃水木瓜么,那边还有沙塘豆……”

杨介一路问她,她却一声不吭,只不停地晃脑袋表示拒绝。再问,晃得更为厉害。杨介只好自己做主,挑了家熟悉的店。

“杨郎中要吃什么?”

“照旧,嗯——再添一碗甜汤。”

几样小菜,一碗面,一碗甜汤。二人一大一小,谁也不率先动筷。“小姑娘芳名是何呀?”

“小哥哥,你连半夏的名字也不记得了!”

“记得记得,你叫半夏。”杨介温声安慰。听罢此言,双髻尖晃晃悠悠的铃铛这才服帖地靠在半夏的发上。

“半夏,是从苗疆来的?”

“是,从苗疆一路走到楚州。”

“可有亲人投靠?”

“没有,不过我找到小哥哥你了啊。”

杨介看着面前玲珑的小人儿,一时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我不是你的小哥哥,不过,你可以暂时住在我家。”他将勺柄递于半夏,“我帮你找你的小哥哥,好么?”

半夏用勺子拨了拨甜汤里面圆溜溜的红果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大人,可找到你了。”

来人气喘吁吁。半夏望了望,店门外还有两个同样气喘吁吁的仆人。

杨介放了碗筷,照例是翩翩郎中的模样,“你这般匆忙,可是有何急事?”

“通判府两位公子正到处找您呐,说是杨大人得了急症。咦,这位是?”

“我叫半夏。”

“那半夏小姑娘?”半夏闻声有些闪躲。

杨介想了想,只怕半夏不肯跟着下人们走,便颔首道:“让小半夏同我们走一道也无妨。”又回头问,“那杨家二位公子现在何处?”

“在咱府内等消息呢。”

“差人去请他们,我们这就去通判府。”杨介一向温和的脸上终于有了些急意。半夏也不敢拖拉,步子迈得小便跟着一路小跑,生怕自己拖了杨介的后腿。

正值盛夏,通判府内开了大大小小的莲花。花瓣的边沿是桃花一样的嫩粉,内里却是毫无瑕疵的白。

“半夏就呆在此处看莲花,不要乱跑,知道么?”

半夏点头,杨介提着药箱转身离开。

突然有一阵翻墙而入的风拂过,掠过碧幽幽泛着花香的莲池,掠过半夏手腕上的银圈,却也没能碰到杨介的衣角。

半夏忽然在想,也许,也许他不是自己的小哥哥呢。

过了许久,久到半夏觉得池里的莲花都可以成精的时候,杨介终于出来了。

“如何?”杨家公子着急地凑上前。

“难是不难,只是须耗些时日。”

“病症可是有些棘手?可是需要甚么珍贵药物?杨郎中直说无妨。”

“须先给杨大人食一斤生姜片,之后方可用药。”杨介将药箱递给仆人,望了望莲池边晃动的身影。

“如此就可?”

“如此就可。在下还有余事就不做叨扰了。”告了辞,边往外走边招手唤半夏过来。

后者不情不愿地踢踏着过来。香芋色的小鞋尖坠着银铃铛,一步一作响,隐隐约约,像是被裳上的莲花纹竭力压制着,听不真切。

玉砌似的的苗疆小姑娘,伴着清脆的铃声一步步走近,远处天上挂着热化了的云。

杨介突然间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是,有些太熟悉,就像是一本书中本该存有却无由缺失了的一角。

杨介骇然,难不成真是旧识?不,不会。年岁相差如此之大,个头也是。

“走么?”半夏垂眸。

“走。”杨介牵住她手,看着才及自己腰的半夏,不知为何地,叹了口气。

半夏再不肯笑。从通判府回来后一直耷拉着小脑袋,即便对着哼哼唧唧的小奶狗也是一脸的冷漠,只拽着杨介的衣袖不愿撒手。杨介好说歹说,才叫她把拽着的右衣袖换成左衣袖。

庭下的荫面很广,有罕见的凉风贯穿而过。

杨介府里没有莲池,坐在庭下,半夏只能看到对面墙下点点的凤仙花,辛苦地承受着阳光。又是一年盛夏,在妖怪的世界里几百年算不得蹉跎,年幼的她却生生有了岁月不再之感。

“小哥哥知道半夏么?”半夏松开了拽着他衣袖的手。

杨介一下子被她问住,不知从何而答。“哪个半夏?”

“哪个半夏?”半夏侧头,前一秒因狐疑而皱着的眉头忽然就舒展开,咯咯地笑出了声,“是中药,中药里的半夏,不是我,不是小哥哥面前的半夏。”

杨介温然一笑,“《神农本草经》里有言:半夏味辛平,生川谷。”

“那小哥哥喜欢半夏这味药么?”

“为医者,药物皆为天赐,株株皆是珍宝。”

“可是半夏有毒啊,在你的眼中,也是宝么?”

“其实是药三分毒,这世上本身并没有无毒的药物。”杨介用衣袖轻轻擦了擦半夏额角的汗,“今日去通判府,杨判官患了喉痈。肿溃不说,不能寝亦不能食,我看着都十分难受。这本是一桩棘手的病例,可幸我杨介突然想到了一人。”

“小哥哥想到了何人?”半夏甜甜地笑,恍如粉莲初绽。

“我想到了半夏呀。”

“想到半夏能有什么用啊?”

“想到了你,便想到了中药。杨通判呢,好食鹧鸪,鹧鸪又好食半夏,半夏生性有毒,小毒积深便是大毒,因而杨大人才会得喉痈。而生姜,又是解半……解半夏毒之良药。”

“小哥哥。”

“小半夏,我觉得,我觉得我们以前……好像……见过。”杨介努力睁着眼,眼皮却很沉重地,如何用力也睁不开。

半夏忽然就有些泪目,却依然强笑着:“小哥哥以后会记得半夏么?”

“怎么会……”杨介终于阖上了眼,嘴角却依然挂着温柔的笑。而剩下的“不记得”三个字,也再没能说出。

半夏终于像个孩子一样哭了,“怎么会……记得,是么?”

“是,他不会记得你。”一位赤发男子闪身立于半夏面前,“就像这次他不记得你一样。”

半夏使劲哭着,像是要哭掉十几年来的不甘一样。“可是,可是他才刚想起我!”

“半夏,我们妖呢,会一直活下去,活很久很久,到了几千年甚至几万年以后,你也不会记得他了。所以说,很公平啊。”

很公平啊。

即便如此,半夏依旧没能很释然的笑出来,可终究还是挂着泪痕的走了。也许这样离开,也许不再叨扰,反而能还他一份安宁。

庭下的杨介安稳地睡着,眉眼之下,依旧是那抹温柔的笑。

有微凉的风贯穿而过,停在了点点娇俏的凤仙花丛间。

半夏作为唯一的一只半夏妖,在苗疆的山谷里活了百年。

因为毕竟不是所有的半夏都能在五月十五的子时萌芽而生,所以她一直都备受谷内的妖群重视,十五年前被赤发鬼红杉妖那么轻易地抓回去也是缘此。

而她十五年后辛辛苦苦出逃只为再见一面的那个少年,却已经把自己忘得干干净净。

“罢了,活得久了,便谁也不记得谁了罢。”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