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过阴人

时间:2017-11-28 15:56:33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编辑荐:过阴似乎才进行到一半,音乐在放着,神坛上两边写着字:主乐民安,地灵人杰,敬奉的是地主神,而且香炉早已插满香烛,高脚杯里的水全是灰,碗里的米也是脏兮兮的。

过阴是什么,住在农村的娃兴许不陌生,过阴就是让本来在阳间的人过到阴间,民俗叫法多有不同,下阴、下神、走了、摸吓、摸瞎、驱鬼、请神,即便是科学技术发达的现在,农村和城市,做这行的也不在少数,发大财的也不是没有。

在古代,对做这行的有许多叫法,法师、神婆、少数民族大都叫鬼师,遇到疾病第一时间绝不找医生,而是找鬼师,害死的人不少,但人们至今仍然相信着。

他们使用的方法在电影、小说中多有涉及,普遍的形象就是一个神神叨叨的老太婆,在一堆人面前妖言惑众,装疯卖傻,上蹿下跳,又烧香又烧纸,弄得整个环境乌烟瘴气。

我不得不承认,这些描写大部分是正确的。就拿我认识的一个过阴人来说,他是真的会过阴,但他告诉我,那些过程大部分是演戏,真正的过阴特别简单,然后我问,既然有本事,为什么那么多人装神弄鬼?

他很无奈地说,不这样不行,老百姓爱看你表演,你就拿李小龙来说,他一拳就能把你打趴下,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但观众看不到的,他们觉得不刺激,不好玩,一点都不厉害。

然后我再问他,你做这行这么多年,赚了不少钱吧?

他低垂着脑袋说,这年头,真有本事的得饿死,骗子横行,压根不懂过阴的太会表演,一个个北京电影学院出来,演得太真,我他妈都经常上当。

不多说,来说一个我朋友跟我说的故事,叫她小慧,这姑娘平常就信这一套,有一回受了惊吓还找人在碗里烧纸。

小慧有一回陪朋友去杨桥玩,山山水水走遍,来到一村庄,水干净,牛也是真的,大家有说有笑,其中一女孩眼尖,问她们那边在干嘛,瞧瞧去,女孩子们都好图个新鲜,于是,大家浩浩荡荡地跑去看。

只见那户人家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地上到处飘着黄纸、烟灰,农村娃一看便知是做法事,可是几个城里娃啥都不懂,议论纷纷。

“干哈呢,干哈呢?”

逮到当地人她就问,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

“过阴呢,大惊小怪。”小慧说。

“啥是过阴?”

“你自己看。”

过阴似乎才进行到一半,音乐在放着,神坛上两边写着字:主乐民安,地灵人杰,敬奉的是地主神,而且香炉早已插满香烛,高脚杯里的水全是灰,碗里的米也是脏兮兮的。

大家像看大戏一样,住得近的,凳子、茶、瓜子都准备好了,边嗑边聊。神婆看上去七十多岁,大热天还穿着一套深蓝色的大棉袄,头戴一顶同样颜色的帽子,她说话的时候,露出两颗漏风的牙。

她唧唧歪歪大半天,没人听懂她说什么,反正不是本地方言,她手里还拿着一根短桃木剑,在空中不时来回地比划,眼睛朝着天空。

小慧询问当地人,“她这样多长时间了?”

“一个多小时吧,”当地人看看她。

“这次是请谁?”

“你有所不知,我们村有一姑娘,看到那个在喝茶的没有,就是她,贼漂亮,到现在都没处对象,她爹一死,同村的孙大傻子就拿着她爹的借据,说已经卖给他当媳妇,字的确是他写的,可姑娘家说钱早还了,两人一直为这事吵,怎么办,找她爹问问不就得了。”

“这事怎么不找警察?”

“警察顶屁用,我们就信阿婆,她说有就有,没有就没有,那姑娘信,孙大傻子也信,我,我当然信。”

摸清了来龙去脉后,小慧看得更仔细了,虽然她觉得把一辈子的命运交给一个神婆不靠谱,但一个被所有人相信的东西是没办法轻易拆穿的,那是一种信仰。

终于,神婆喝了一杯水后,表演来到了最高潮,我们忽略故事神神叨叨的部分,力求真实、不做作。

神婆举起桃木剑,向天长啸,桃木剑上插着燃烧的黄纸,神婆喝了一口高脚杯中的水,然后全部喷向黄纸,火灭了,然后她拿起米,往地上撒,嘴里念念有词,:“神水过乡,一遍,二遍,三遍。不念不灵,井中舀来五龙排位之水,路上带来草鞋之水,江边讨来长流之水,河中舀来五鬼之水。一喷天开,二喷地裂。三喷人伤,四喷鬼绝灭!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这时,大家都觉得来了一阵阴风,忽然,神婆的样子变了,一阵抽搐,路也走不动了,嘴里冒起唾沫,也不知怎么,她最后坐在一张凳子上,连声音都变了,一个男声传来,“芳儿,你在哪,爹想你啊。”

然后,那个姑娘就一脸惶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冲过去,跟拍电影似的,扑倒在神婆腿边,“真的是你,爹。”

“爹对不起你啊,”说了一通证明自己的话,画风一转,道,“爹确实没还孙大傻子的钱,你不要怪我,孙大傻子也不是坏人,将来不成大器,你就跟了他吧。”

“可是,爹,我不喜欢他。”

神婆顿时目露凶光,道,“你这不孝的儿,连爹的话也不听,我白养你了。”

“可是,可是,”小姑娘都快泣不成声了,“我,我。”

这时,孙大傻子跑过来,一下子就扑倒在神婆旁。

“爹,我一定会照顾好芳。”

小慧和同伴都看得很过瘾,大家都一致认为这神婆演技好,准通得过北电面试,可惜了。小慧可怜那女娃,但无可奈何。

轮到收尾时,神婆脑袋晃来晃去,又是一阵唾沫星子乱飞,她整个人清醒了过来,头上全是汗,好像虚脱般。

叫芳的女娃被搀扶到一旁,旁边的村人问她咋办,她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孙大傻子马山从口袋掏出几张百元大钞,递给神婆,神婆勉强收下,一句话都没说。

我听完就懂了,孙大傻子和神婆是一道的吧?

小慧嗤之以鼻,“好像就你看出来似的,其实附近的人也都这种想法,可是谁在乎,他们就是一帮凑热闹不嫌事大的。”

“那姑娘后来怎样?”

“听人说,有两个孩子,已经上幼儿园了,但是,没爹了,孙大傻子在外面跟人喝酒闹事,被人活活打死。可怜了,这么年轻就成了寡妇。”

在这里申明,这位神婆虽然是假的,不代表没有真的。不是所有的过阴人都唯利是图,譬如我大表姐,她对赚钱就没有兴趣。

关于过阴人的故事说到这。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1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鬼故事  励志故事  民间故事  幽默故事  名人故事  成语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