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梦爱人间之九、十、十一

时间:2017-11-14 17:12:30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河豚

第九章、倾述

中午要到了,欣璐觉得他该下班回来了,就从床上起来,当她走进客厅一看,茶几上不知多咱又放了那些好吃的,她一下想到是他回来过,我怎么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咳!他一定看到她那样了,真羞死我了。还好,他既然看到了,他一定知道我喜欢上他,那以后-----就好了。

过了不一会功夫,他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买回的肯德基,一进屋就对欣璐说:“你看我给你买什么了?”

“啊,原来你去买这个了。”欣璐很惊讶的说。

“是啊,我回来一趟,看你躺着,我就又出去了。”范思畔回答说。

“正好你起来了,趁热吃吧。”他又说。

这时的欣璐听他这么一说,脸一下红了,她心里清楚他一定看到她那样了,真是羞死人了。

“喂!你再想啥呢?咋不吃呢。”他又催促她说道。

“噢,我没想啥,太谢谢你了。”欣璐回答道。

“谢啥,今后你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你爱住多久就多久。”他又肯定的说。

“那多不好意思,太麻烦你了。”欣璐回答道。

“不麻烦,你快吃,一会都凉了。”他又催促道。

这时欣璐一边痴情的看他,一边吃着。吃着吃着她的眼泪就簌簌的流了下来,范思畔在一旁看到她这个样子,就劝阻到。

“吃吧,要有不顺心的事你就和我说,你心里会好受些。”

欣璐又痴情的看了看他,那眼泪还在往下流。

“你别这样,我心也不好受,你有什么委屈就说,别闷在心里不说。”他又劝阻说。

“不是,你对我太好了,这叫我太感动了,我才这样。”欣璐很诚肯的说。

“真是这样,我没做什么,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你说人咋就不一样呢?”欣璐很有感悟的自然自语说。

“你说啥?谁不一样了。”他又很好奇的问。

“噢,我说他们。”欣璐说。

这时欣璐就把前前后后发生的事和他一五一十的说了。范思畔听了很气喷,对她说:“既然他们那么对你,你就别回去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我真没有想到天底下还有这么狠心的父亲,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

范思畔说激动,看到欣璐那伤痛的样子,一下把她搂在怀中,给她一些安慰。

第十章、公司走向下坡

欣璐此时躺在他怀里,觉得是那么幸福。她哽咽哭泣了一会,就象小鸟依人般的睡着了。

却说自打欣璐跑出了家,郑顺扬叫人找了几天,也没有找到,其实他也不想弄成这样,可是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特别是一见到春红,他的腿就发软,就象他的魂都被勾去,一见到她就走不动道。

特别是自打李若晴走了以后,这个家就象是她的,她就象一家之主。现在更好了,连他的女儿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不知是死是活,杳无音信。她一想这样一走也好,省得她们操心了。这样更不用在提心吊胆和偷偷摸摸了,就能和他想咋样就咋样。

这个家以及公司都被她拿下掌控。自从李若晴一去世,北方实业公司一下就象群龙无首,人心惶惶,这时郑顺扬就顺理成章的成为这个公司的董事长,而姚春红一下被他封为总经理。而原来的总经理张姐被他们辞掉。她李若晴的最得力助手。

现在真是旗倒糊狲散,那些李若晴的人都被开除或若解除,整个公司成为他们的了。现在的郑顺场可谓是神气飞扬,人家死了老婆都悲伤得不象样,可他看不出一点悲伤。还反而高兴神气得很。

现在没有人管他了,他就更肆无忌惮,欲所欲为了。

他现在变得可不象话了,他如果要看上谁,就想方设法把她弄到手,公司好象成了他花天酒地的娱乐场所,他想干啥就干啥。而且姚春红也和他成双入对,在公司里秀恩爱。

自从他接手公司,经济郊易就往下滑,公司一天不如一天。大家人心惶惶,没有心思去工作。

郑顺扬有时就一个人喝闷酒,有时还撤酒疯,大家一看他那个样,都敢怒不敢言。

现如今的北方实业公司己没有李若腈在时的辉煌,一滑再滑。

第十一章、克制那种爱

与此同时,姚春红也在精心筹化自己的一方天地,她跟本和郑顺扬不是一条心,而是利用他把北方实业公司拿到手。她利用她的美色勾引着他,而且郑顺扬也事事听她的,并且一点提防也没有,实心实意的对待人家。可是姚舂红就是利用这一点,叫他就犯。她看到他那样自暴自弃就高兴,她狠不得他马上死了才好呢?

熟话说得好,最毒妇人心。其实自从郑欣璐那天从家里跑掉,刚开始他很恨她的,特别她踹了他一脚,可是当冷静之后,他能不想吗?必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说是不想那是瞎话。可是判人找也杳无音讯,不知是活是死,也得有个尸首。可是就象这个人人间蒸发掉一样,他心里实属不好受,但又有何种办法呢?人都走二三天了,还不见人影,他一想,走就走吧?任她去吧。以后就当没有这个女儿算了。郑顺扬虽然这样想,可心里始终过不去那个坎,所以他常常发脾气,有时不顺心时自己就喝得铭钉大醉,用酒精来麻醉自己的神经。这时的姚春红也劝不了他,其实他这样她高兴。

再说一说欣璐,把自己的处境和遭遇都和范思畔说了,范思畔听后很生气,也为欣璐的遭遇打报不平。这时欣璐偎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

“好了,以后你就别走了,这里就是你的家。”范思畔说。

“那可不行,我住几天就得走,我还到上海上学呢?”欣璐说。

“呀?你还是一个没毕业的大学生哇。”他惊讶的说。

“没事,你上你的学,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你爱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侯来。”

“真的,你真好。”欣璐高兴的在他的睑上亲了一下。

“你这小丫头?”范思畔喜爱的说着。

“你多咱走,我好给你准备准备。”范思畔说。

“你急啥,也就是这几天,等我走时告诉你。”欣璐说。

两个人唠着唠着,天就要黑了,特别一到这个时侯,人的情感是最浓烈的时候。

可是他们俩都克制着,谁也不想跨那爱的界限。

再续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