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大栅门之小法场

时间:2017-11-11 13:39:34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汽车站出现灵异事件不是新鲜事,有的鬼厌倦了飘来飘去,就会选择搭顺风车。它们觉得只要不出来吓唬人,就没有侵犯对方的利益。可是,并不是所有鬼都能这么自律,它们的私心促使它们做出不讨人喜欢的事。

即便有的鬼并无恶意,它们的行为也影响了人类的正常生活。譬如让人类得知鬼的存在。阎王认为,人类不知道世上有鬼会比较好。

下面讲的是一个鬼影响人类的小故事,还好没有人是被吓死的,也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故事是有些平淡无奇,这篇主要是说说这段尘封的历史。

故事的地点是老安庆,靠江边的长途汽车站。八十年代,汽车站以北的居民楼常闹鬼,搅得人心惶惶。尤其是有树的地方,像老人、孩子那样阳气不足的经常会看到有人坐在树梢上,那还算好的,有头,运气背的会看到一个无头的人悬在半空中,随着枝桠荡来荡去,姿势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古时犯人被处决就地悬梁后也是那样荡。那个年代,住在附近的大都不敢开窗,常年把自己放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老安庆东城墙有三个门,后来沦为小商品市场的枞阳门,老卫校旁的建设门,最小的是大栅门,位于孝肃路东头与宜城路交汇处。

安庆以前有很多法场,马山最有名,大栅门最偏僻,这里之所以让人难忘是因为它靠近江边,刑完刑可以直接将身子扔下去,部分尸首有家属,没有的就让农民拿到地里掩埋。尸体埋在地里,自然种不了庄稼,地荒废以后,解放前,这里改扩建,就成了现在的汽车站。

汽车站附近挖出过许多白骨,闹鬼自然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不多说了,让主角登场吧,主角是一个经常来往于安庆与合肥的职院学生,暂且叫她小玲。

小玲刚下车,就和她最好的朋友小娟通电话,小娟在电话里说睡糊涂了,一会儿就来接她,让她再多等会儿,家离汽车站远。

小玲虽然很生气,也无可奈何,家人都不在家,她只能住在小娟家。小娟一直是个忘性很大的女生,她已经习惯。

她提着一大箱行李下车,茫然四顾,先找个卫生间狂吐了一圈,洗了手,发现肚子有点饿,急急忙忙到车站内的商店买了两面包裹腹。

就这样,她拖着密码箱,边吃边走路,走在过道,附近没有人,一抬头和前面的人撞在一起,面包飞了出去,对方也叫了一下。

“哎呦。”

“对不起,对不起,”小玲忙去扶他,手上沾了许多泥巴,“你没事吧?”

“我,”对方欲言又止,最后说,“你知道江边怎么走吗?”

“你连江边都不知道,不是本地人啊。”

“啊,俺不是,”男人说话比衣服更土。

这时候,有几个人经过,但没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们身上,仿佛他们都不存在。小玲早已把这种冷漠淡然处之。

“你去江边坐船吗?”

“不是,找东西,我的东西。”

“那找不到了,江那么深,你什么时候掉的?”

“好多年前,我不知道掉到哪去了。”

“我看,如果不重要,就别找了。”

对方一脸阴沉。

“不,我一定要找到。”

“哦,那不打搅,我先走了,朋友还等着呢。”

小玲走出来,外面空气质量依然很差,她拎着密码箱,想在外面找个座位歇下脚。很快,她坐了下来,拿出手机,戴上耳麦听歌。

这时候,有人拍了怕肩膀,把她吓了一跳。

是刚才遇到的外地人。

她狐疑地看着对方。

“还有什么事?”

“你还没告诉我,江边怎么走?”

“对不起,你出站门口,往左笔直走就行了,不要拐弯。”

“笔直走,”他低语道,“谢谢。”

“不客气。”

然后,这人就走了,小玲看着他往江边方向走。

不到一刻钟,小娟来了,急匆匆地从出租车上朝她招手。小玲拖着密码箱慢吞吞地过去,坐上车,两人就开始无话不谈。

话题谈到那个问路的男人,小娟却一霎那沉默了。

“你也碰到他了,他往江边走了?”

“啊,他也问过你?”

“他在这一带很有名,非常有名。”

小玲寻思,那人是不是流浪汉,可是,他为什么只问路,不乞讨。

“他说他是外地人。”

“的确是,他找到东西了吗?”

“我哪知道,他刚走,应该没那么快。”

“他比你想的快,”小娟的表情异样,“小玲,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有点晕车,怎么了?”

“是不是在车站里遇到他的。”

“哇塞,你太厉害了。”

小娟没有任何欣喜,反而一脸严肃。

“我跟你讲讲汽车站的历史吧,”她讲完说,“这个男人在这一带非常有名。很久以前,他一直待在二监。”

“哇,他是犯人?”

“死刑犯,”小娟说,“那个年代,死刑犯经常身首异处,头扔进江里,下面的就地掩埋,汽车站下面曾经全都是小土堆和墓,这事你该知道吧。”

“哪个年代?”

“上个世纪,清朝到民国,这里都是法场。”

小玲突然领悟,脸色苍白。

他衣服那么多泥巴,身体在地里,自然有许多泥,他说要去江边找东西,当然就是找头颅,我对天,真的大白天见鬼。

“他天天出现吗?”

“听老人说,只有阳气不足的人才会遇到,你刚才晕车,晕车的人都是阳气不足的,你不要怕,他没有恶意。”

“可他以前是杀人犯。”

“杀人犯也分好坏,那人大家都知道,他杀的是欺负百姓的坏人。”

小玲回头看了看江边的方向。

“你说,他找到没有?”

“如果找到,就不会再出现了。”

“都死了,找到有什么用。”小玲不解。

这时候,司机回头加入讨论。

“你们不懂,那东西对他来说是个念想,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想,人死之后才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

“大叔,你也知道他。”

大叔呵呵一笑,头瞬间就落在驾驶座旁边,嘴还在动。

“他在我之前被砍,我记得他。”

后面的事是不是添油加醋,已不得考。

据小玲说,她后来再也不坐客车了,改乘磁悬浮。

那个向他问路的男人,她再也没见过。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鬼故事  励志故事  民间故事  幽默故事  名人故事  成语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