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听雨

时间:2017-09-09 15:25:28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黑桃K

小区的草坪里总会出现许多猫咪,有点像散落在各处的补天石。有人说猫看上去很温顺,其实很残暴,别看它嘴巴小小的,一咧开,嘴巴大得惊人。

我和家人刚搬来没多久,对这些猫的来源不熟悉,是流浪猫还是有人养的呢?

老家也养过猫,它帮我们家抓老鼠,白天温顺的它,爱蹭你大腿,卖乖讨便宜,喜欢让你抚摸它脊背的绒毛。可一到夜晚,双眼发着绿光,面目狰狞。也许只有老鼠才见过它残暴的一面,大部分人对猫的印象,多半是讨人喜爱、温柔可人。

小学的时候,我们班个女生被人取外号叫“小花猫”,这名字乍一听,以为她是个白萝卜,其实凶得狠,可她看上去却是温柔文静的模样。人不可貌相。

大概跟猫扯上关系的人,外表温顺,内心实则火辣。

像猫一样。

我家住二楼,一到下雨的时候,时常有猫沿着防盗网爬上来,又躲在阳台里避雨。它们爱用舌头舔干身上的雨水,腹部、脊背、腿部,一幅落汤鸡的模样。见者尤怜。

有一回,我突发奇想,从附近的士多店买来鱼干喂猫。是那种有点辣味的鱼干,每条小鱼都被辣椒油浸得通红,但很香。

我把鱼放在地上,学着猫叫引诱它过来。它嗅了嗅,不吃。天底下竟然有不吃腥的猫?是太辣了吗?

不管它!

雨停后,它们会自觉离开阳台,跑到楼下草坪里玩耍。

一日,下着小雨,我刚放学回来,走到楼下,听见一个老人喊我,“小孩!小孩!”

我停住后,她步履阑珊的靠近我。

“什么事?”

“你有没有见到我家的猫?”她焦急的问我。

我不紧不慢的说,“你家的猫长什么样?”小区这么多猫我都见过,不描述一下我可不知哪只才是她的。

“棕色的毛发,还带着一块一块不成型的白色。”她说。

——跑得很快,我都追不上它呢!

——是我和我老伴去宠物店买回来的,花了60多块钱。

——刚买回来的时候,可乖啦,很喜欢吃猫粮,每天都光盘。

——之前有只公猫经常来找它,我把它赶走了。

……

“阿婆,阿婆”,我打住她,“是不是它跑去找那只公猫啦?”

“你见过它吗?”她反问我。

“没见过。”我说,又重复说,“它一定去找那只公猫了。”

记忆里没有这只猫的印象,我只是六年级学生,没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一篇故事都要背很久才能记住呢!

她失望的离开了,又四处去找她家的猫。每个角落都不放过,车底下、垃圾桶旁边、大树上、草丛里,近似地毯式收索。

雨中,尽是她踽踽独行的身影。

夜晚的时候,雨变大了,还刮了风,幸好没打雷。屋外的那棵有两层楼高的羊蹄甲树被雨水打落了许多红色的花瓣,一离开树,躺在地上就被雨水溅满了泥巴。

多像猫的命运。

阳台究竟躲了多少只来避雨的呢?

我打开落地窗,小心翼翼的来到阳台,拿着手电筒把阳台照了个遍,有四只猫呢!

两只依偎在一起,有两只分散着躲雨。各自寻求最佳的避雨地点,画地为牢。

等等,依偎在一起的两只猫,有只特别像阿婆描述的那只:棕色的毛发,带着不成型的一块一块的白色,背部的还有被东西刮过的痕迹。另外一只,肯定是追她的公猫了。

明天等阿婆再来时,再跟她说吧。

第二天我起床看它是,四只猫全都不见了踪影,小区的草坪里也看不到它们的身影。

阿婆的棒打鸳鸯,似乎是伤了它的心,所以它选择了离家出走。

动物也有情,甚至比人类更深情。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那天,天空一片灰蒙,大雨滂沱的前夕。我在一家桂林米粉店吃桂林米粉,恰好天气有点冷,加了点辣椒。

“惠文?”有人喊我。

我一抬头,是我初中同桌,董瑞泉。

他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裤,配着一件衬衫,还有那双特别显眼的安踏板鞋。发型和初中的时候没什么不同。

毕业多年,各有高就。

初中的时候,我们班男生和女生都是单数,很不巧,我和他成了同桌,是班里唯一一对男女同桌。这种情形下,很容易被人煽风点火说他喜欢我或者我喜欢他,班里总有几个调皮的人爱乱搭红线乱传播谣言。

我不知道他是否喜欢过我,但当时我确实对他有好感。

“你一个人?”他问。

“你不也是一个人?”我反问他。

他笑笑,“不介意搭个台吧。”

他去点米粉了,我停下筷子,坐在原位上等他。

又想起初中的日子来。

我坐在左边,他坐在右边。有些女生写作业时,为了防止撞到同桌,会把胳膊肘缩在两肋。可我从小习惯撑开胳膊肘来写作业,也因此撞过很多次董瑞泉。

“你胳膊不能收一点,总是撞到我!你看,被你一撞,字都写歪了。”他没什么好脾气,大概遇到一个总不小心用胳膊肘撞自己的同桌,谁到没好脾气。

我的习惯从那时候慢慢改了过来。

或许每个女孩都经不起自己喜欢的人批评,总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他看。

但他无动于衷。

他端了三碗面过来,此时,天忽然下起雨来了。

如同天空破了一个窟窿,雨水争分夺秒从天而降,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像放鞭炮,店门前一棵两米高的桂花树被雨水打得直落泪。

好久没听过雨声了。

他怎么打三碗桂林米粉?他的胃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这都不碍事,我只想他快点坐过来,有许多事我迫不及待想对他说。

“初中母校门口旁边的奶茶店换老板了,还新开了关东煮。”

“初中的生物老师生二胎了,是个小女孩,前几天还看见她们一家四口逛超市。”

“你们公司,或者你们部门还要人吗?”

“你有没有谈女朋友?”

……

十分迫不及待。

他坐过来后,我不急于说出刚刚想好的台词,想采用循序渐进的谈话方式。我问他,“你吃三碗桂林米粉?吃得下?”

“不是我一个人吃。”他笑笑。

忽然间,一对母女撑着伞走进来,那位妈妈的年龄与我相当,小女孩大概只有三四岁左右,绑着两条辫子,可长得迅速,身高已经到她妈妈的腰了。

董瑞泉朝她们微笑着边喊边摇手,“这边。这边。”

年轻妈妈在门口抖了抖雨伞,把伞上未落下的水珠抖干净,女儿笑嘻嘻的跑了过来。

他跟我介绍,“这是我女儿,已经三岁零两个月了。”

恰好吃到桂林米粉里拌的辣椒,味蕾失觉,鼻腔发烫,大吸几口气。

眼泪,竟然掉下来了。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这是在一趟公交车上亲眼见到的事情。

是在一个下着小雨的早上,天上披着点缀着浅墨和中墨的外衣,淅沥淅沥的滴着还未干的水,像一件刚洗干净还未晒干的衣服。

公交车停站后,上来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老奶奶先上的车,她的腰被一双苍老的手从背后撑着,像是怕她摔倒一样,等她上了车后,在她身后才出现一位与她年纪相当的老爷爷。

前排的位置,有一个凳子是坏的,有三个凳子坐着年迈的老人,有一个,坐着抱着婴儿的年轻妈妈,还有一个位置,坐着一位年轻人。

有年轻人让座,他让她先坐,之后,他没再往车后走,而是站在她旁边,吃力的拉着吊环,支撑平衡。

若他往车后走,必定会有人给他让座。可他只站在她旁边,不走。

“大爷,这边有位置,您过来坐吧。”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两人相隔只有三四步的距离。

“不用,你坐吧。”大爷干笑着说。

有人让座竟然不坐?可一辆车上大把年轻人,没道理让一个老人独自站着。

又催促他,“我下一个站下车了,你过来坐嘛!”说完,她站起身,作出要下车的趋势,把东西全提在手上。

大爷推辞说,“我得陪着她,”看了看安稳坐在凳子上的老奶奶,说,“她腿不方便。”

她腿不方便,可她此时坐在座位上,根本用不着腿,更不需要他在一旁守着。可爱一个人就是如此,为了对方的安全,即使是无用功,也要亲自守护才放心。

老奶奶心疼的说,“我们还有六个站呢,你过去坐嘛。”又似责备般说,“自己在家走几步楼梯都说累呢!”

她的一句话,让他抛弃了所有的坚持。

别人的千言万语,也不及她的一句话,哪怕是一个字,一个词。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雨丝细如牛毛,却滋润人们的心田。

这看着像是电视剧里的场景,可确确实实发生在眼前。

不要以为电视剧里描述的场景、剧情在现实生活中不会发生,其实时刻都在上演着。电视剧里的情节,只是生活的冰山一角,现实生活中所发生的事情,比电视剧丰富千倍万倍。

这对老人的晚年,一定过得很安定很幸福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散文随笔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经典散文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