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万元稿费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如果月亮也有泪(八)

时间:2017-09-04 14:03:21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余惠

韩小月抱着孩子在雨里奔跑,跌倒爬起,爬起又跌倒,整个泥人一般一路上磕磕碰碰的不知怎么回到的家,她生气、愤怒、失望和悲哀,却还一时无法理清楚这些状况,回到家后看见家里大门紧闭,三岁的女儿受到惊吓般在门外屋檐下嘶哑的哭着,她的身边堆着自己的所有物品。

女儿看见她回来了,急忙冲进雨里抱着韩小月的腿,伤心的哭着:“妈妈,爷爷奶奶不要我们了,爸爸也不要我们了,我好怕,妈妈,我好怕。”韩小月急忙把女儿拉到屋檐下躲雨,擦干她脸上的泪。她从女儿口里得知她出门时婆婆就已经把她所有物品都甩了出来,下雨了被女儿捡到屋檐下。

再次突如其来的状况又如一把冰冷的利剑再次刺进她的心房。现在,天是完全塌了下来,根生的背叛,婆婆的无情,让她感觉一种悲凉透彻心骨,她强忍着悲痛和泪水,安慰着女儿:“盈盈,别怕,有妈在”。韩小月虽安慰着女儿,但她知道现在自己和孩子已走投无路了,她感觉天旋地转,此刻真是问天天不语,问地地不应了,她紧紧的搂着两个孩子,悲痛几乎让她昏厥。

许久,她才从悲痛中清醒过来,给孩子换好衣服后,捡起地上的背扇背上女儿,把儿子捆包在胸前,用一张油布裹住孩子和自己,在雨中高一脚低一脚艰难的离开这个让她幸福和绝望的村庄,尽管天已快黑了,她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去找乡政府妇联,请求她们的帮助。

天已经很黑了,韩小月从来没走过这样的夜路,她心里很惧怕,可此时她是两个孩子的天,无论自己再累再怕再悲再痛,也要给孩子们撑好这块天。她知道,只有继续走,才能看见光明。离开村庄的时候,韩小月和孩子都没吃任何东西,女儿已经撑不住了:“妈妈,我饿,天好黑,我好怕”。“ 盈盈,别怕,再忍忍,就快到了”。小月边走边安慰着女儿,巨大的悲痛似乎给了她巨大的力量。

韩小月带着孩子徒步走到乡政府,已是凌晨5点,此时雨也停了。她累得瘫坐在乡政府的门口。天亮了,乡政府宿舍里开始有人走动,一位干部看见一个妇女带着两个孩子坐在乡政府门口的湿地上,急忙跑上去看个究竟。因为韩小月是乡里唯一嫁进来的女大学生,几乎人们都认识她。这个干部一看是韩小月,急忙叫醒一些干部,把她和孩子带到了接待室。

他们在民政办找了些衣服给韩小月和孩子换上,给她们吃了感冒药,做好早餐,让她们吃好,待她们休息好后,从韩小月口里得知了相关情况,干部们很是震惊和愤怒,乡里准备派干部把刘根生叫来教育和调解。韩小月急忙阻止,她摆了摆手,昨夜一夜雨中的艰难跋涉,她已经下定决心离开那个让她伤心绝望的家,她再也不要和他们有任何关系,她只希望乡政府能出面联系她的父母,救救她的孩子,她已无颜再见爸妈。乡里相关领导尊重韩小月的意见,派了干部根据韩小月提供的信息到重庆去寻找她的父母。

在寻找韩小月父母期间,乡政府妇联启动了救助基金,让乡干部陪韩小月先带着孩子去省城看病,女儿由妇联的同志帮忙照看。由于延迟治疗引发并发症,住院没几天,孩子便走了。韩小月抱着孩子的尸体呆呆的坐着,几天几夜不说话不吃东西,她作为母亲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她愧疚、悲痛,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心力憔悴,疲惫不堪,已无力安排孩子的后事,乡干部从她怀里接过孩子的尸体安排了火化。

半月后,乡里干部从重庆韩小月亲戚处带回韩小月父母的消息,因为韩小月与刘根生走后,二老承受不住韩小月抛弃父母的打击,终日思念与悲痛,不久因病相继而去。他们虽痛恨韩小月的无情,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给韩小月留下了一笔可观的存款和家里的房子,如果她有一天走投无路了,家还在那里等她,可爸妈等不了她了,爸妈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她能平安、幸福和快乐

韩小月得知这一消息,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再次昏倒在地。干部们急忙把她扶到床上,好半天她才醒过来,失声痛哭。她是这世上最不孝的女儿,为了爱情,她抛弃了年老的双亲,甚至这些年都没有联系他们,父母虽然态度当初很决裂,可她又怎么不会想到,她是父母的心头肉,作为父母的他们怎么会忍心和她决裂呢,只不过是一时生气,用这样的方式来阻止她的选择,竭力的挽留她罢了。韩小月痛不欲生,悔不当初。世上真正待她好的还是自己的爸妈,要是能重新来过,她绝不会这样鬼迷心窍,抛弃这世上最珍贵的亲情,可时光不能倒流。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8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