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二哈

时间:2017-08-09 11:16:55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网
作者:木色青青

前次下乡听发小说起个人,觉着挺有趣,说来分享一下。

说起这二哈,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在当地忒有名,无意中竟沦为村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焦点,人提起他时脸上总带着奇怪的表情,这点二哈自己恐怕也始料未及。

二哈今年虚岁二十五,整天东遛遛西荡荡,很是逍遥快活。人问他为何不找个工作做,他答:要恁多钱干嘛?听出口气来没?实在他并没吹牛,他老子的确有钱,因近几年喜逢拆迁,房子分了两套,另补偿现金几十万,总共也有一百来万了。这下可好,他更有恃无恐地做起阔少爷来了。

这不,香烟非软中华不抽;抽就抽吧,让人看不过的是,一支烟点着后,他抽不上两口便给掐灭了,真是浪费的不要不要的。二哈仪式感很强,起床后必要啜杯咖啡,有钱么,档次可不能降;这还不算,他的早饭是绝不在家吃的,必须上街吃碗大排面方肯罢休。完成了上述两项庄重的仪式后,二哈便抖擞着满满的精神鼓腹而游。

二哈如此的不着调,首先看不过眼的便是他父母。老两口平时省吃俭用惯了(听说他老娘一年中上街的次数是个位数,不知是真是假?),哪能容得下此等的败家行为?于是便开始嘀咕,说的次数也不少了,但有个毛用!二哈比娘老子还凶,本事没有,嘴巴子倒挺厉害,正辩反驳他总占着理。老俩口常被他的歪调呛得说不出话,眼瞅着这位老来子既堕落又忤逆,老俩口惟有摇头叹息,暗地里不知抹了多少眼泪。

娘老子既然拿二哈没法子,只能边骂边给钱。亲戚们却看不下去了,明里暗里都敢于数落他。这一天,二哈兴冲冲跑去姑妈家蹭饭,结果倒好,刚一进门,直接给姑父撵了出来。他纳着天大的闷,憋着一肚的委屈,巴巴地还想得到个理由。姑父却板着黑脸,丢给他一个字:“滚!”二哈气得七窍生烟!想到生平从未受过如此的奇耻大辱,不由地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在路过姑父家正在灌水的苗木田时,撒气地扒开了一大缺口,让田里的一泓水流了个精光。饶是如此,余怒加委屈仍未消尽,二哈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里哭了一下午。

还别说,二哈想学门手艺的心情倒是极迫切的,即使前一门手艺(水电工)学了三年仍未成。据说连个“暗盒”(电工术语)都放不好,把师傅气个半死,一脚把他踹回老家。二哈自尊心大大受挫,走时他发狠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奶奶的!”

好在二哈并不气馁,从前次的精神创伤中平复后,他又处心积虑地想做点新行当了。

村上有两个小伙在城里做家装,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利润也颇丰厚。这个商机被二哈敏感地捕捉到了,他想跟着学,但人家不愿带,这让二哈很捉摸不透。他暗暗发狠道:“好!你们不带是吧?那我就自学!——瞧你们那得瑟样!”

这天正巧村里有人上城,二哈便搭上顺风车去城里。进城后,他直奔新华书店买书(精神可嘉吧),花了三百来块钱买了好几本装璜宝典,捧着书离店时肚子开始叫唤,提醒他该进食了。他踅进肯德基买了份全家桶,三个人的量,他自己一人全啃光了。回家时又不屑于坐公交车,嫌转车麻烦,竟打了个“长的”,又花了二百。到家免不了又被老娘埋汰,因出门带的八佰已所剩无己。岂知他声音抬得八丈高:“我都这么上进了,还不得犒劳一下自己啊!”

书买回来了,该好好用功钻研了吧!还真别冤枉了他,头两天二哈求知欲相当旺盛,每天除了吃睡便是阅读,从这本翻到那本,每翻一页必啧啧赞叹,三天下来成绩斐然:每本书前面若干页的精美插图均已看完。接着无一例外的在文字详解面前止了步,失了耐心,二哈看着这些蝌蚪文字就头大,叫他如何再往下读呢?当他认定了这些文字跟他无缘后,便坦然地合上书,将它们整整齐齐地置于案头,每日必虔诚地擦拭干净,使其光亮耀眼。——可怜了这些装璜用书,竟真成了装璜摆饰。

老俩口见儿子有上进心,着实欢喜,跌宕起伏的心灵受了不少安慰。叵耐好景不长,几天后见二哈又开始四处游玩,盼到深夜胡不归时,脸上皱纹又加深了几许。

二哈百折不挠,真是位有为青年。几次三番折腾无果后,他又兴起了学车的念头。理论考了三次,总算涉险过关。第一天上车时,他袋里插了包软中华,烟盒稍稍露出袋口一截,照例喝了咖啡吃了大排面上路了。也不知怎的,二哈稀里糊涂中又把教练给得罪了,教练便放他早早“下课”,二哈满肚不适意,回到家又哭了半天,老子问他:“咋回事?”他撒泼道:“教练骂我是猪,说我总不长记性,还当着师兄妹的面。真气死了!”

用晚饭时,他老子斟了碗酒忘了拿筷,叫二哈顺便带双来。二哈气犹未尽,搡声毒气地回嘴:“我还没吃,你倒先吃啦?”老爹一愣,骂道:“噢!我不先吃,让你小子先吃倒正常啦?”那混小子又说:“现在家里我是老大,你以后还得我来养!”老爹气急败坏地说:“你先顾好自己吧!我们不需要你养,但你也别贪图我们的血汗钱!”二哈嗤地一笑:“你的钱还不都是我的!难不成还带进棺材?”老爹气得直打响鼻。

二哈仍不依不饶:“老头子,说说看,家里还有多少存款?”

“不知道!这好像不该你来操心吧?”

“哼!还想瞒我哒?你不说我也清楚!三十几万不差吧?”

“你!——甭管有多少,你小子少来打歪主意!”老头气得哽住了喉。

“老古董,再叽叽歪歪小心吃拳头!”

二哈说着,鼓着眼珠子,真个撸起了袖子。老爹气得差点抽风,看着眼前这个“七煞鬼”人高马大的,真动起手来,自己绝对讨不了便宜,于是只好闷头喝酒,再举着发颤的手去夹菜。阿妈在一旁哎声叹气,实在也无可奈何。

日子就这么地过着,二哈仍是上进心有余,行动力不足,他脾气非但无任何改进,反有愈加嚣张之势态。娘老子边受着气边帮人打着点零工,生活过得不咸不淡。

你会好奇吗,二哈倒底会有怎样个结局?对这点,讲真,我也很好奇。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1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鬼故事  励志故事  民间故事  幽默故事  名人故事  成语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