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卖桃子

时间:2017-05-19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网
作者:兰江白鹭

日子已是六月初头,树上的桃子已是饱满的发胀,外皮还是青青的发硬。石勇每天到果地里都要巡查一番。四邻的一点红,江山早这些早熟桃,都已换成现钱,要按懒汉的话,都变成屎,屙出来了。

“石勇,你的桃子甚时候上市,这家伙,要飘着好价钱了”锦良从果地旁走过,锄头脑在石头上“亢亢”敲敲,站着,在桃树上四处撩撩。

“我不知道,晓得啥行情哩”石勇将一些有些偏小的桃子摘掉。零零落落的青桃,竖着,躺着,趴着,锦良看着有些瘆目。

“诶哟,这些果子你留在树上,还会大的,摘掉可惜了”在地上,捡起一个桃子,抹掉沾着的砂砾,捏捏,这神情像是这桃子是他家的。

“我心不高,有个三块一斤就不错了”石勇抬头看天,日头已经刺目,直晃晃的白光扑头盖脑的撒来。估摸着,个把礼拜就可摘了。

锦良家的桃子买的差不多了,五亩多的山地,毛钱小四千,他觉得很满足了,三块一斤的桃子对他来说,像是天方夜谭。

“哼,你去拣啊”锄头往肩上一甩,摔袖朝山下去了。

天还算照应,一色的连着几天晴朗,眼看着桃子泛出红晕,毛茸茸的表皮,带着点浅浅的发青色,看着却似吹弹即破。

挑了个早午羹,石勇和父亲就挑上箩筐上山,桃树上还有些露水,冰冰的。两人放下担子,一人取了个竹筐,挎着,各自找了棵桃树开始摘。

“石勇,这桃子太熟了!”父亲惊呼,石勇跑过去,看见父亲手上的桃子,表皮撕开耷拉着,里边的果肉塌塌的,汁水淌下来,将父亲的手背也糊糊的粘了一片。

几天的功夫就将桃子催熟成这样,石勇始料未及。本想桃子有个好的卖相,可没想到真的让它养熟点,储存就成了问题。这点石勇当初未曾想到。

两人只好加倍小心,桃子一个个仔细的拧下,两个手指轻轻的掐着,在竹筐里一个个小心的摞着,等摘好一筐,再倒腾到箩筐里。尽管两人千般小心,这样两次倒手,好多桃子都开始发软,有几个甚至都凹起了小窝,石勇心头被一种不详压制着。

原本两人想着趁早赶个早市,这迟缓的节奏,俩担桃子竟足足费了两个小时,挑下山,已是接近八点。两人顾不得肚子,挤上一趟进城的客气。好不容易,在推搡的人群中,将箩筐搁下,石勇紧紧的盯着人群,看着人涌过来,就将身趴在箩筐上护着。

车上人们啧啧的赞叹,石勇重又燃起一丝希望,兴许能买个好价钱哩!“今年的桃子是大年,城里满大街”,这句话又让他如调入冷水缸,心里是一阵热,一阵冷,随着车子颠簸,上下起伏着。

“呲”客气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气,停住了,车里的人又开始涌动,“不要挤,不要挤”石勇父子弯腰趴着,护着箩筐,人们似乎都赶着急事,全然忘记了这几筐桃子。等着所有的人都下了车,两人才直起腰,将扁担套上罗络,挑上肩,下了车。

站在街上,才发现满街的水果担子,买杨梅的,买李子的,最多的还是桃子,两人好不容易,找了个空隙,将担子歇下。

“桃子多少钱会卖?”刚放下担子,就有个人走过来。

“你说多少钱?”父亲朝来人笑笑,石勇起身后,没啃声,打量起来人。

精瘦精瘦的身量,个不高,四十出头的年纪,一头细细的长发掩着一张发灰发白的脸,鸡爪似的手指,套着黄灿灿的金戒。上身一件花花的衬衣,塞进一条发白的牛仔裤。

“你看来是头一次”,来人嘿嘿的嗤笑,从裤袋里掏出包硬盒中华,单指推开烟盖,抖动几下,低头叼出一颗,点着,将烟翘起高高的。

“一块五一斤,怎样”来人吐出一个烟圈,烟雾弥散开去,石勇看见一双发冷发红的眼睛,他一股无名火从心头腾起。

“你走开”石勇熬住怒气,冷冷的叱喝来人。

“甚么”来人马上唰的拉下脸,烟狠狠的吸了两口,一颗红红的火星急速的上窜,眼看着烧到了嘴边,来人呸的一口,将烟屁股吐掉,在地上狠狠的捻了一脚。

“我劝你还是卖给我,这市面上除了我出得起这个价钱,别人没人敢要”来人将身子站在箩筐中间,两条细腿抖动着。石勇蹲下身,将箩筐往里边移,不让他靠近。

来人似乎感到石勇的抵制,“老师傅,你想想看”,扔下一句,悻悻然的走开啦。

“不要理他,他是个贩子,早上到我这边也来问过”边上一个果农看着来人走远,小声说。

“你哪里的”父亲和果农交谈着。

“我马坞的,作孽,卖点水果”果农将箩筐摇晃着,框里的桃子是江山早,还算匀称,就是着色不好,看着有些青涩。

“你的桃子不错,这是什么品种”果农朝石勇的箩筐瞅着,来打听。

“我说不上来”父亲没直接说出,瞒着。

果农似乎感到石勇父子俩有些膈应他,便转回去照顾自己的摊子。

“文斌,你这么早”说话间,又一个果农挑着担子,歇在石勇边上,还是江山早。

“即日没啥花头”先前的果农跟来人搭腔。

“阿拉剩下几担就便宜卖掉算了”来人抹抹满脸的汗珠,哧开一嘴的黄牙。

刚才走开的瘦子又晃过来了,“甚光景”他将嘴朝父亲呶呶。

“来看看我的”黄牙一把抓着瘦子的手臂,“干什么”瘦子使劲想甩开,却被黄牙一把带到自己的担子前,身子差点打了趔趄。

“你的桃子也太差了,我收去卖哪个”瘦子扫了一眼,就要移步到石勇这边。

“不要急,你讲讲看”黄牙一脸堆笑,朝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利群烟,掏出一根,细细的捋直了,再恭谨的递上,瘦子接过烟,夹着,并没点上。

“点上,点上”黄牙啪的将火机打着,凑近瘦子跟前。瘦子却像是逃避瘟神般退后着。

那个叫文斌的果农也凑到跟前,“老板,帮我的也一块收去”。

“嘢,你不是要硬着不卖吗”瘦子朝文斌撇撇嘴。

“我,我,早上跟你说笑哩”文斌被瘦子的抢白,涨紫了脸。

“哪,你多少会卖?”瘦子将烟朝着文斌的箩筐点点。

“一块”文斌迅即回口。

“一块,你还是自个留着卖吧”瘦子翻起眼皮。

“我8毛”黄牙急切的嚷起,文斌朝黄牙一脸的不愠,却是无奈。

“7毛,卖不卖,卖的话我全收了”瘦子有些不耐烦,一口将价钱说到最底。

“7毛,种种的神气都不够”黄牙和文斌都有些不愿,一时三人都僵着。这边的喧闹倒是引来了一些围观的。

“卖不卖,卖的话,我叫人过来过称”瘦子朝围拢的人群,扫视着。

“老兵头,什么价钱”一个手臂纹龙的壮汉,挤进人群,炸着嗓门。

“7毛”瘦子看见壮汉,似乎胆气壮了许多,声调也升高了。

“7毛,这种桃子要我,5毛都嫌差”壮汉一脸横肉抖动着。

“算了,算了,7毛就7毛”黄牙拍拍大腿,一脸沮丧。

“文斌,卖掉算了,你还准备在这等”黄牙拖着文斌。

“好,我叫人来过称”瘦子走开去。

一会壮汉一手提着杆秤,一手拎着秤砣一块过来。

“56”,“54”瘦子打着秤花,秤杆微微的往下垂,壮汉将小手指轻轻的带着秤砣。

“少称了,我在家明明称的130,怎么少了这许多”黄牙有些跳起。

“怎么这么多名堂经”壮汉瞪起圆眼,将秤钩从萝窟里取出。

“50”,“52”瘦子将文斌的担子也过了秤,眼瞅着生生吞了10多斤的桃子,文斌摇摇头。

“一人10块钱过称费”壮汉左手掌一摊,右手将秤砣晃着,好似随时要抡起的模样。

“别人都5块的,怎么你要10块”文斌他们不是第一次来市上,嘟囔着。

“快点,没功夫跟你磨牙”壮汉将半截袖子卷起,露出一个狰狞怒目的恶龙头。

两边的光景已是让石勇父子有些心怵,也不知等着自己的又会是怎样的境地。两人第一次将桃子挑到市面上,既不会张开叫卖,也不知怎样开张,就这样眼瞪瞪的干坐着。

文斌和黄牙跟着瘦子将担子挑远了,两边开阔了许多,石勇将自家的担子并齐放着,日头透过梧桐树叶,斑斑点点洒在桃子上,更显的鲜艳。

一个50来岁的男人从马路对面走过来,直接走到石勇跟前。

“后山,这是你家的桃子”来人倒是几分慈眉善目,语气也温和些。

“是的”石勇起身回答。

“零卖还是准备上”来人蹲下身子,捡起一个桃子,捏捏,又四个箩筐瞧个遍。

“现在上上什么价钱”石勇说出这话,有些后悔。

来人抬头瞧了石勇一眼,没啃声。

“现在桃子太多了,我有心帮你一把,就是我那儿已经堆太多的桃子啦”来人拿起一个,握在手心。

“老板,你尝尝看,很甜的”父亲也挨过来,带着笑央告。

“我就不客气了”来人细细的手指,长着长长的指甲,特别是小指上的都有些打弯啦,曲曲的,活像一条青虫。

来人将桃子外皮轻易的剥开了,还不损一点果肉,白白的,润润的,两个手指一头掐着尖,一头抵着窝,咬了一口,桃子便露出核,显然是已经熟透了。

“这个桃子放不长,难卖的”来人顾不得嘴里的汁水淌下来,将手上沾着的汁液甩甩。

这一句话又将石勇两人推进冷窖,一脸茫然失措。

看着两人黯然失色,来人从裤袋里抽出一块手绢,细细的擦干手上的果汁。

“这样吧,我也不跟你讨价了,2块半怎样”来人终于说出了目的。

石勇被瘦子两人的行径一搅,已是有些无措,这会听着来人的报价,心里即便没底,总算是提高了一块。

“2块半,能不能涨点”父亲抓着来人的手臂央求。

“老师傅,我啦心平,要换别人,出得起2块已是不错了”来人推开父亲抓着的手,“你们也不是未遇着过”,两眼闪烁着。

“老巫,你怎么又来抢我们的生意咯” 瘦子不知何时又冒出来了,石勇朝四周瞧瞧,壮汉在远远的一个阴凉处朝这边张望着。

“老巫,你出什么价啦?” 瘦子跟着来人嬉笑着。

“呵,2块半,也不知卖的动不?”老巫皱着眉头。

“2块半,你傻了,2块还差不多”瘦子从框里挑出一个,胡乱的一擦,就往嘴里送。

“来来,帮个忙,过下称”老巫已然将箩箍提起,石勇父子这时也觉得没法,只好随他了。

瘦子朝壮汉招招手,壮汉晃着身子过来了,过了秤,照例收了二十元的过秤费。

和老巫结算完钱,在家算着粮单桃子该有8、9百的收入,现在只有760,还去了20,心里尽管有些不快,也是无法,想着家里还有树上的桃子急等着要采摘哩。

石勇这时才觉着肚子咕咕的叫唤,两人就近吃了碗肉丝面。从早餐店走出来,路过街边水果摊,看见老巫和瘦子,壮汉几个正在摊子后面喝茶。他家的桃子被人一个个摆的齐齐整整的,底下衬着薄薄的海绵纸,一块硕大的泡沫板上赫然写着几个黑字,“刚到的日本砂子桃,6元/斤”底下还有些小字,皮薄肉厚,味美甘甜之类。

石勇觉得这些字像一个个钉子,深深的嵌入内心。身边的行人一个个擦身而过,他突然觉得这城市是那么陌生,而自己却是那样的无助茫然。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1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