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生存游戏

时间:2016-12-15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网
作者:子墨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老乞丐死时对我说的这句话。

我们的国家战败了,沦陷了,我们也沦为了奴隶,每天做着艰苦的劳作。我只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浪子,和我一起的有个屠夫,一个书生,一个老乞丐,一个丑丑的老姑娘,还有一个,是伤痕累累的战士。我们六个人就这样凑到了一起,吃饭,睡觉,劳作。敌军用我们像牲口一样,或者,就不如牲口,吃难吃要死的饭,干的累死的活。老乞丐和老姑娘都很快适应了,这本来就和他们的生活差不多,书生和屠夫每天嘴里偷偷的骂着,想偷偷的反抗,而那个士兵,一直保持着沉默。我呢?我也不知道自己该站在那一边,也许,命运早已有了定律。

又是忙碌的一天,大家都累的要死,横七竖八的躺在床上,老乞丐和老姑娘都不一会鼾声四起。那个战士拿起胸前的吊坠,眼神呆呆的,我呢,打了点水,借水消愁。书生忽然掏出一份图纸,和屠夫在那很严肃的聊着。战士收起吊坠,向我走来,讨了杯酒喝。而这时,屠夫和书生悄悄的走了过来,他们把那张图纸放在我们面前,我和战士都惊呆了,那是一张军营的路线图。书生说这是他用他身上所有的钱换来的,咱们四个一起行动,逃出去。战士回头瞅了瞅两个熟睡的人,冷笑了下,起身回到他的地方。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的心很乱,这是一场从未玩过的生存游戏,赢了就可以活着走出去,输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第二天书生依旧来征求战士的意见,我们这里数他的本事最大了,如果没有他,我们一定不能活着走多远。战士说可以,不过要六个人一起走,不能丢下一个人。书生犹豫了一会,还是咬着牙答应了。当我问起他为什么这么做时,他拿起胸前的吊坠,说我之所以还站在这里,是因为有太多人为我倒下,我不会再丢下身边的每一个人。我不清楚战争,也不能理解他们的那种情义,我只是感觉,走出去的,活下来的,能有几个呢?我不像战士那么勇猛,不像书生和屠夫他们那样圆滑,又不像乞丐和老姑娘那么能吃苦,我感觉自己是最没用的,会不会第一个被淘汰了呢?

我们决定晚上行动,吃过晚饭,屋子里突然变得很安静,没有人想过要死在这里,我们都有过美好的理想和生活。当哨兵来查哨时,我们开始行动了,屠夫和战士把他拖到了屋子,弄死了他。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死人,那张扭曲变形的脸让我感到恶心和恐惧。屠夫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就像杀猪一样,放轻松。战士换上了哨兵的衣服,处理好尸体后,我们开始偷偷的转移。战士凭着他的经验和地图,我们很快的绕过了很多的哨所。想着我们一定会就这样的平安的走出去,可惜,我们的目标太大了。也许是我们杀人的事暴露了,哨所突然加强了防守。

那个晚上,我印象最深刻了,我们被发现了,大片的士兵围着我们,冷冷兵器似乎已经觉得了我们的结局。但我们不会就此放弃,战士,屠夫,还有会两下子的我,拼尽了全力。战士不亏是战士,他的气势,冷血,真让人看了心寒。一个个士兵倒在他的脚下,他没有留一丝的情义。我们都没有留意,一支冷箭悄悄的瞄着我们,它最终射向了战士。箭,重重的射在了老姑娘身上。不知她怎么想的,也不知她为何这么做,或许,她也害怕死亡,可就这么发生了。战士愤怒的杀光了所有的敌人,当他回到我们身边,当他再回到老姑娘身边时,我没有看见过他这种眼神,他这种温柔中带着悲伤的眼神。

或许,从没有一个女人来为他挡这箭,或许他的内心充满了自责,给了大家承诺,带着大家走出去,不会少一个的。战士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说只有你活着,才能让更多的人活着,谢谢你的心意,从没有人都她有这份心,把她平等的看待,她对战士说了谢谢,接着就死了。我们齐整整的站在老姑娘的身边,至少要让她明白,她并不是一个人。我们赶紧把她埋在了路边的一颗大树下,我们不会忘记你的。没有时间去祭奠,没有时间去悲哀,没有时间去允许带一丝丝的情绪去怀念,也许,每个人都讨厌战争,每个人都讨厌死亡,可是没有人牺牲,就没有人懂得什么叫珍惜,什么叫幸福

我们继续逃亡,来到了一片树林,暂时的歇一歇脚。大家都没有说话,突然少了一个人是那么的明显,我们就像和这个世界不同颜色的石头一样,放在哪都那么的扎眼。战士突然爬在地上,我们知道他在听脚步声,来了很多人,还有乱乱的马蹄声。我们急忙离开这里,发现书生不见了,屠夫说他刚才好像看见书生去方便了,我们不能等他了,只希望书生能够找到我们。跑着跑着,前面又出现了一伙人,是这树林里的抢匪,只见他们一个个面目狰狞,脸上没有一丝的暖色。后面又有追兵,这可如何是好。

战士走了出去,拔出刀对着强盗们说让他们之中最能打的出来,我们是来投靠你们的,先让你们看看我们的实力。这下强盗们一个个愤怒起来,那眼神那口气是要把我们撕碎一样。这时从他们之中走出了一个人,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人,他示意大家安静,看来他就是头目。他也同样的把出刀,对战士说你们要加入我们,也可以,不过无论输赢都要做我的手下。我们心里都明白,如果不成为他们,下场只有死。战士对小胡子点了点头,他们开始交战。我不知道战士究竟受过何等的训练,也不知道他在军营有着怎么的地位,但他的本领让我深深的佩服。

小胡子战败了,可能他不甘心,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可战士的刀就那么架在他的脖子上,他可以感受到刀所散发的寒气。他开始害怕起来,他怕战士就这么一刀下去要了他的命,如果是他,他一定会这么做。战士收回了刀,小胡子也松了口气。我们就这样加入了他们,成了堂堂正正的强盗。但这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只是借助他们躲过追兵。当追兵刚到时,看到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强盗们,全都止住了脚步,带头的望了望混在强盗的我们,只好下令撤了。我们又逃过了一劫,但我们不可能留在这里,我们会寻找机会继续逃跑。

到了晚上,强盗们开始活跃起来,唱歌,跳舞,尽情的喝酒。我们四个互换了下眼神,今晚就是个好机会。趁着强盗们喝的有点醉的时候,我们开始行动,向他们边缘的地带挪动着。忽然战士停了下来,他望着远处的树木,慢慢的低下头来听,不由的拔出了刀,回头对我们说我们被包围了。战士拿出那身哨兵的衣服,悄悄的走了过去,外面站满了士兵,带着冷冷的弓箭。突然冒出一个人影,是自己人,那人说强盗们都喝多了,让我们杀进去吧。士兵们开始慢慢的逼近强盗所在的地方,那个报信的就是战士,他急忙回来通知我们,当士兵们到了地方时,箭冷冷的射了过去。强盗们开始痛苦的尖叫起来,而那些没有喝的太醉的强盗开始和士兵厮杀起来。我们就趁这个时机逃了出来,我们并不是不在乎谁的生死,也不是冷血的看着他们的厮杀,我们还是那几颗与众不同的石头,只为了寻找属于我们生活的天地。

强盗被全部消灭了,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带着剩余的士兵翻弄着一具具尸体,报告将军,并没有发现他们,一个也没有。那个带头的立刻抓起书生模样的那个人,问他你不是说他们跑不了的吗?现在人呢?书生模样的人全身发着抖说,他们一定是趁着刚才乱场面跑了,不过您放心,我把那地图背下来了,我知道他们会去哪,将军放心。那个带头的放下了手,很气愤的说再相信你一次。当我们再回来时,被这壮烈的场面震惊了,强盗们的尸体一个个躺在地上,满地的血,没有一丝的生气。我们都没有说话,气氛静的吓人。我看见战士在颤抖,我猜这样的场面他一定见了不少。他静静的走到小胡子身前,慢慢的蹲下身去,看着这张惨白的脸,满眼的仇恨,那样死死的盯着天空。他也有理想,他也有生活,可生命就这样意外的戛然而止,他的心里一定充满了怨恨。战士拿起小胡子的武器,轻轻的对他说你的仇我会替你抱的。我们将他们一具一具的埋了,当然带走了他们身上的物品和食物。有的人死了,我们不必难过,因为我们要活下去,活比死要困难的多。

从遇到强盗到现在,有一个人一直在沉默,是屠夫。也许他是有什么心事,也许他在担心着他最好的朋友。夜幕再次降临,我们四个背靠着背休息,只有这样,我们才安心的去休息,不必担心明天的太阳。战士心里也有诸多的疑问,为何行动会暴露,为何官兵们会追到他们,这是为什么?难道有人告了密?还是书生已经叛了变?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或许是多虑了吧。我们改变了路线,不再沿着原计划的路线前进,再通过几个关卡,我们就是自由之身了。晚上我们依然靠在一起休息,昏昏欲睡中感觉有动静,我急忙睁开眼睛,发现老乞丐正眼睛直直的看着眼前。发生了什么事?

战士的刀抵在屠夫的脖子上,为何会这样?我急忙站起身,走了过去。发现在他们旁边的树上,有个明显的标记。这是?难道?屠夫低着头不说话,我们都知道了,为何会有追兵一直能找到我们,原来是他。战士开口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不想走下去,我们就不用费这么大劲了,死了那么多的人,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心痛的感觉吗?屠夫依然没有说话,战士轻轻的动了下刀,锋利的刀在屠夫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伤,血就那么流了出来。他没有一丝的反抗,没有解释。战士很气愤的收回刀,毕竟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战士真心无法下手。

屠夫慢慢站起身,望着这漆黑的夜,慢慢的闭上眼睛,轻轻的对战士说为什么不杀了他,没错,一直是他再给敌人留下记号,是他出卖了大家。战士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把刀狠狠的插在地上,坐在地上,地下头,带着忏悔的说是他没用,说话带着大家一起走出去的,一个都不能少的。可如今那个村姑,那个老姑娘死了,书生成了俘虏,他却不能在为他们做些什么。屠夫也坐了下来,他说书生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他们就像亲兄弟一样,他却不能像哥哥一样将他保护好。他留下这些记号是为了让书生有机会找到他们,其实那天,书生被抓的那天他就知道了,因为书生给他留了记号。那晚士兵追上强盗的那晚,他也看到了记号,他的心里是那样得难受,看着自己的亲人受苦却不能为他分担一点。唯一值得高兴的就是看到书生还活着。

战士沉默一会,他似乎在思考一些问题,我们这里唯一镇静就是老乞丐,或许,他经历的太多,早把生死看之度外,活着的目的就是再在生活中多些乐趣吧。战士忽然站起身,拔出刀,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我们要救出书生,我们一定会走出去的。屠夫被战士的话镇住了,他没想过为了救一个人,而赔上大家的性命,他心里早做了一个决定,当书生和追兵再次赶到时,他要么一个人救出书生,要么就陪他一起死。可如今,战士说出这样的话,最起码没有把他们当成外人来看待。我们聚在一起,我问战士有没有什么计划,他说我们在暗,敌人在明,我们就依靠这点,来个突然袭击,利用我们有用的地形和我们设计的机关,将追兵一网打尽。我和屠夫点了点头,的确是值得一拼的想法,追兵猜我们会一直逃跑,我们就给他们一些惊喜。

战士开始给我们布置具体的做法,我们精心准备了一个晚上,知道了第二天的早晨。我们都来到自己的岗位,我们相信凭着屠夫的记号,那些追兵一定会找到了这里,当然我们更希望能再次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到了中午,远处的鸟突然飞了起来,终于来了吗?!一队人马出现在我们的视线内,在人马的后面,书生!书生的衣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身上更是血迹斑斑,显然是受了不少的毒打。屠夫有些按捺不住了,战士拉住他的手臂,我们都能理解他的心情。书生一拐一瘸的走到那个树下,看着屠夫留下的记号。就在这时,战士发令我们开始行动,我和老乞丐发动机关,无数我们制作的木箭发了出去,木箭无情的射在那些还来不及反应的士兵身上,只听见那惨叫,和惶恐的眼神。

战士和屠夫突然从天而降,书生回过头看在大家都在,大家并没有抛弃他,他的眼神充满了激动。屠夫已经忍不住,冲了过去,战士紧随其后。双方都是红了眼,一是为兄弟,一是为自己的队友。士兵一个一个的倒下,屠夫和战士也分别受了伤,眼看就能走到书生的面前,忽然一把刀突然架在了书生的头上。是那个士兵的头子,现在能战斗只有他了,他也知道,他不是战士和屠夫的对手,只好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换取自己的生命。战士和屠夫都停下了脚步,那个小头目浑身颤抖个不停,或许他的心里肯定怕到了极点。而在刀下的书生,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他望着我们大家,就那么望着大家。那个头目开了口,声音都那么的颤抖,你们不要过来,你们敢过来我就杀了他,你们不要动啊。都说了狗急了跳墙,我们真的担心他会杀了书生。

忽然书生笑了,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到他笑,好像一个天使一样。他猛的扶住头目的手,用刀割断了自己的喉咙。全场都被书生镇住了,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其实我早已在树上瞄准了那个头目,只要在给我些时间,只要一点点的时间。。。两把刀同时插进了那个吓僵了的身体,带着愤怒,无尽的愤怒。小头目的身体重重的到了下去,屠夫赶紧跑到书生面前,脱下自己的衣服,裹在书生的脖子上。口里不停的喊着兄弟,挺住,兄弟,坚持住,你会没事的,兄弟。。。

书生的气息已经很微弱,几乎已经要听不到他的心跳了。他努力的挤出几句话,很模糊,但是他却表达的很清楚了。他说谢谢。。。大家。。。。我真。。很。。开心。。快。。。逃吧。。。后面。。。还有。。追兵。。兄弟。。。你要。。你要。。活下去。。。。书生还是死了,屠夫哭了,这些年来我头一次看见男人的眼泪,是那么刚毅中带着悲伤。我们都默默的低下头,书生告送我们还有追兵,难道刚才那个头目威胁我们的目的是为了等援兵?远处的鸟儿又开始慌乱的飞着,如果书生不选择自杀,那么援兵一定会把我们统统杀掉!!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如果是我,我会这样勇敢吗?如果是我,我该怎么做。。。。曾经我们把他当作了叛徒,可在那一刻,那个微笑,彻底显得我们是那么渺小。他是天使,他是神的孩子,他要回到天上,回到父母的身边了,书生,一路走好。

战士去拉屠夫,我们该走了,他是个汉子,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屠夫完全沉浸在悲伤之中,像失去了灵魂一样,呆在那里一动不动。战士上去用力摇了摇他,他死是为了让我大家更好的活着,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脚步声,马蹄声越来越近,来不及了吗?屠夫猛的站起身,他挪去战士的手,对大家说,你们走吧,我们发过誓的,要同生共死,我来拦住追兵。他的心意已决,世上真的有这种感情吗?超越生死,超越血缘。战士咬了咬牙,只好带上我们头也不回的继续逃下去。远处传来惨叫声,还有屠夫的怒吼,我时不时的回过头,他们是真的勇士。

屠夫身上已是充满的刀伤,他的意识开始模糊,追兵害怕的盯着他,他的手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拿刀,身体瘫软下去,他知道死亡即将来临,他好想再看看书生一眼。兄弟,你不会孤单的,我马上就会下来陪你。屠夫已经没有了战斗的能力,追兵肆意的将手上的武器插在他的身上,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他仿佛看见了书生在向他招手,在向他微笑,他努力的伸出手,去触摸书生的尸体。。。

我们已经逃了很远,战士再也撑不下去,突然倒了下去,刚才他也受了很重的伤。我急忙走进他,扶起他。我们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连日的奔波以让我们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直到了晚上,战士才醒来,我和老乞丐陪在他的身边。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他一定头疼的厉害,还好老乞丐为他准备些草药,不然伤口一定会感染。我走过去,问他感觉怎么样,叫他不要动。他问这是那里,这里安全吗?不要管他,应该继续赶路。我对他说这里很安全,追兵暂时不会找到这里,现在重要的不是赶路,而是你的身体,你是我们的支柱,没有了你,我们就没有了希望。

战士突然低下了头,沉默起来。我知道他是真心的累了,谁会想到,他居然流泪了,他的眼神忽然变得那么悲伤。我不知说错了什么还是做错了什么,他的眼泪忽然让我变得不知所措。片刻,他的心情似乎平静了些。嘴角露出苦苦的微笑。他说,你知道吗?其实。。。其实我是一个逃兵。。。。他把头几乎迈进了腿里,怎么可能???他说他是一个逃兵???一路陪伴我们,英勇善战的人居然是一个逃兵,一个善于刀法和兵法的人居然是一个逃兵,这怎么让我去接受!我们居然把命都压在一个逃兵身上!我的心情突然变的复杂起来,变得凌乱起来。

他解释到,那是与敌军最后一战,场面相当的惨烈,队友纷纷倒下,而敌军却不断的涌现。那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战场的每个人都知道没有机会取得胜利,拼的就是荣誉,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他们要证明他们的价值。而战士那时怕极了,他害怕自己就此死在这里,他还有很多未完成的心愿,于是他找了个机会逃了出去。当时他的心里充满了愧疚,他应该和兄弟们一起战死沙场。他说他每当闭上眼睛就是一双双充满了恨意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他没有说过一个安稳觉。再后来,国家沦陷了,而他也成了俘虏。

他说我居然把他当成支柱,他真的很感动,他从没有正视过自己的价值,从来没有人这么信任他,从来人这么对他充满肯定。听了他的故事,我很震撼,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每天生死轮回,世事无常,活着,就必须好好的活着。我走了过去,轻轻的抱了抱他,轻轻在他的耳边对他说,兄弟,你是一个合格的兵,也是我们永远的兄弟。他伸出手,将我紧紧的抱紧,像两个游魂找到了依靠一样。

天亮的时候忽然下起了雨,敷在战士伤口的草药全被冲散了。他的脸色变得那么的惨白,老乞丐找来了些大的叶子挡在战士的身上,我们三个人就这样走在雨中,像三个受伤的小老鼠一样。就剩最后一个关卡了,只要我们通过这个关卡我们就自由了,战士时不时的咳嗽起来,他的气息变的微弱起来,我用力的扶住他,说好要一起走出去的,不管我们还剩下几个人,我们的梦想都是那么的坚定。

就要到关卡了,战士突然停了下来,他松开我的手,笔直的站在那里。你们走吧,我永远属于这里,我永远属于这片土地,我是这个国家的战士,我死也要死在这里。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仿佛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忽然倒下。我尊重他的决定,我看见他微笑着抬起头,他一定看到了他的队友,看到的村姑,看到了屠夫和书生,他已经没有任何挂念,他以一个伟大的战士和领导者身份骄傲的死去。

他慢慢倒下去,静静的躺在这雨里,我努力的闭上眼睛,感谢这雨水遮蔽了我的眼泪,我哭了?是的,我哭了,流浪者没有梦想,向往自由,将生死置之度外,可这些人,这些平凡而又伟大的人教会了我什么才叫生存,才明白了活着的意义。他们就这样伟大的死去,没有一个完整的坟墓,没有一个正式的葬礼,没有悲伤,没有哭泣,一场生存的的游戏,我记下了你们,你们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我和老乞丐成功的度过了最后一道关卡,进入了一个和平的国家,说好一起走出的六个人只剩我们两个,我们的能力不是很强,或许,死的那个该是我们,可我们却活了下来,活到了最后。也许,心里会有愧疚,但我们更能明白,我们活着的意义,我们不是为自己而活,而是为那些流过血,为了那些倒下的人而活,带着他们的希望,勇敢的活下去。

很多年后,当我再见到老乞丐时,他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我静静的陪在他的身边,他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微弱的对我说,他真没想到能够活这么长时间,他想自己或许有一天饿死街头,没人在意,可经历了那场生死以后,他就勇敢的活着,细心的照顾着自己,不敢轻易的放弃自己。他说活着的感觉真好,有新鲜的空气,有好吃的,可以到处走走看看风景,他说已经走到了尽头,可我的路还很长,要我勇敢的走下去,他说,因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