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深潭灵

时间:2016-10-31    阅读: 次    来源:网友推荐
推荐人:黄涛

住持之争,深潭显灵。是天注定,还是人作祟?

民国六年,在浙江北部的居仙县,有一处香火还算旺的因果寺。这年冬天,寺中住持自觉即将圆寂,于是在一日晚课结束后,将所有弟子集中于大殿,令其逐个儿讲述佛法,意欲从中挑选继任人。

经过一番考验,终于,智诚和智归脱颖而出。可是,他俩出色的佛法悟性,一时之间让住持无法做最后的抉择。

一天清晨,一个小沙弥跌跌撞撞地来到住持面前,兴奋地说道:“昨儿菩萨托梦,说智归师兄应当为住持人选。”

住持听到这里,心中一动,他看了看眼前这个刚皈依的不谙世事的小沙弥,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小沙弥急了,忘了规矩,一把抓着住持的衣袖,说道:“菩萨还在梦中说,在后山深潭,会显灵。”

住持叹了一口气,对小沙弥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你犯了戒律,还不快去菩萨面前悔过!”

小沙弥脸色一白,还没回过神,住持的身影就消失在大殿之后。

两天后,后山深潭,当真起了变化。

原本深不可测、如死水般沉寂的潭水,忽然冒出阵阵白烟。有胆大者将手探入深潭中,只觉素来冰凉彻骨的潭水,此刻却是热的。

一时之间,寺中和尚众说纷纭。住持听到小沙弥禀告,拖着病恹恹的身子,还没走近深潭边,就已看到寺中众人团团围在深潭边窃窃私语。智诚和尚脸色铁青,站在深潭最外沿。智归和尚却不见身影。

众和尚一见住持来了,赶紧停止私语,讪讪然垂下手。

“阿弥陀佛……”住持盯着冒热气的深潭,若有所思地念着佛号,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住持邀请数十位高僧,共同听取智诚和智归再次讲诵经法,进行最后人选的决定。

智诚和尚首先开讲。只见他口吐莲花,整整讲了两个时辰,所有聆听者无不心生赞叹,面带微笑。

可是,当智归手捧一株本不该在冬天出现的莲花花苞,从大殿外缓缓走进来时,大家都愣住了。

智归微微一笑,一股春天般的温暖洋溢在大殿之上。随后,他盘膝坐下,双手捧着小莲花盆,面色和蔼地开始讲经。他说得越是祥和,智诚和尚的脸色就越难看。

因为,当年云光法师讲诵《涅槃经》时,感动上天,香花从天上坠下。而今智归和尚讲诵经法,听得莲花在冬天开放。

一切已然成定局。

三天后,住持圆寂了。没有任何悬念地,他指定智归做了继任者。

说来也奇怪,此后,虽然深潭的水恢复正常,但智归的修为却是突飞猛进。他一年四季,永远只穿单袍。而他所在之处,尤其是室内,哪怕不生火,屋中也如春天般温暖。

至于智诚,在寺庙中的地位一落千丈,最后去做了火头僧。几年后索性还俗下山,跟着驻扎在县城的国民军打仗去了。

至此,寺庙里的人,再也没有听到过智诚的消息。

一晃20多年过去了,因果寺成为当地香火最旺盛的寺庙,智归和尚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得道高僧。

至于山后深潭,每年都会在冬至日,连续显灵三天。而这三天,也是因果寺大作法事、信徒朝拜的日子。

一年冬天,刚过小雪节气,寺庙里来了一小支才入县城的军队,为首的是一个精干的年轻人。

“把你们住持叫出来见我。”年轻人毫不客气,大摇大摆地坐在太师椅上说道。

在他身后,站着几个穿着黄色军装的护卫,腰间还别着枪匣子。

“施主,本寺住持重病缠身,已经不见客了。”一个小沙弥战战兢兢地回道。

年轻人皱了皱眉,朝身边人看了一眼。

“放肆。陈旅长要见谁,居然还敢推辞?”一个长得凶神恶煞的护卫怒斥道。众和尚一阵慌张,不敢多说一句话。

陈旅长冷笑一声,挥了挥手,几个护卫随即往寺庙后方走去。不多时,一个老和尚被人拖拽过来。

“本旅长生平最恨的就是你这种老和尚,说什么后山深潭有菩萨显灵,一派胡言。”陈旅长慢条斯理地说。

智归和尚此时已是花甲之年,疾病缠身。他听得陈旅长这样说来,不由抬起头,颤颤巍巍道:“老衲不敢诓骗世人,确实是菩萨在后山深潭显世,为的是指引、普度众生啊。”他一边说,一边咳嗽。

陈旅长嫌恶地看着智归,站起身道:“那麻烦你跟菩萨打声招呼,我明天来看显灵。如果明天它显不出来,你们就准备好五千块大洋,捐资军饷。不然,我拆了你这庙!”话一说完,他就带着手下走了。

庙里一众和尚,面面相觑。

第二天中午,陈旅长带着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兵,抬了几个黑布裹得严严实实的大家伙,大张旗鼓地来到因果寺后山。远远地,就看到深潭之上缭绕着一层水雾,而智归带着几个和尚站在一边。

“陈旅长,昨日您离去后,老衲诚心向菩萨祈求,今日,果然显灵了。”智归和尚一边说,一边轻咳。

陈旅长一言不发,绕着深潭走了一圈,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河流,忽然命令道:“给我把这深潭水抽干!”

一听到这话,智归和众和尚们顿时傻了眼。

只见这些当兵的,把抬来的大家伙上的黑布掀起,几台怪模怪样的机器,轰然开始运作。

这机器发出的声音震天响。眼看着深潭里的水位不断降低,智归和尚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终于,到了上半夜,这深潭里的水完全抽干净了。几十支手电筒,齐刷刷地照着深潭底,只见里面满是淤泥,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腐败的东西,活物一概没有。

但奇怪的是,空荡荡的深潭,依然有热气冒出。

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穿着西装的外国人,揣着一包工具,在深潭底下钻出钻进。过了好一阵,他满身烂泥地站在陈旅长面前,摊开手,摇了摇头,说:“这个潭子,很普通。”

陈旅长若有所思地盯着潭底看了半天,又转头看着始终站在一边的智归和尚,说道:“这事,明天再说。”说完,扭头就走。

本就病中的智归和尚,在这隆冬,担惊受怕地从白天呆到半夜,看到陈旅长终于走了,禁不住腿一软,两眼一翻,昏死过去。因果寺的和尚们顿时一阵慌乱,手忙脚乱地将他抬进屋里,各种照料。

这天下半夜,据说,有人看到后山的深潭底,冒出一阵金光。

一个星期后,陈旅长到底寻了个借口,强行摊派因果寺缴付五千大洋的军饷。缠绵病榻的智归气急攻心,一口气没喘过来,翻着白眼死掉了。

智归死后第三天,陈旅长独自一人,来到居仙县最北端的一座山上。只见他跪在一个墓碑前,低声说道:“爹,我给你报仇了。果然是这个老秃驴搞的鬼。”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金黄色的仿若是牛角一般的东西,抚摸了半天,忽然狠命往地上一砸,只听得闷闷的几声,牛角碎了。

原来这陈旅长就是还俗当兵的智诚的儿子。当初,智诚看到深潭冒出烟雾,智归讲经居然讲得莲花盛开,就知道其中必定有鬼,但又不明其所以然。只是没想到,智归当了住持后,依然视他为心腹大患,不但派人四下污蔑他酗酒破戒,更借此调他去做火头僧。智诚心高气傲,哪里忍得下这口气,终于下山从军,走得远远的。

这当兵的日子不好过,每个月眼巴巴地等着上面拨军饷,还总是拖欠。数十年后,智诚吃了一记冷枪,终于没挺过去。临死前,他把这段往事告诉年幼的儿子,最终死不瞑目。

一晃又是十多年过去,这孩子倒是官运亨通,16岁参军,短短数年就爬上旅长的位子。他一直惦记着父亲当年的遭遇,终于寻到机会来到因果寺,为父报仇。

那天回去后,他越想越觉得不对,于是下半夜独自一人又折回深潭边,寻了半天,终于在深潭浅口处的壁角上,看到有一点淡淡金光泄出。他轻轻一掏,发现是一个金黄的犀牛角和一小块金箔绑在一起。这东西一握在手,顿觉周身暖洋洋的。他虽不知这是何物,但心中认定,就是这玩意捣的鬼。

后来,经人推荐,他找了个饱读史书的宿儒,才解开这谜团。

原来,这是辟寒犀的角,极其珍贵,可自然生热。《开元天宝遗事》中记载,唐玄宗时,有使节进贡此物,并说道:“包在金箔,扔进寒潭中,可令潭水发热;放在身边,可令四周温暖如春。”听说当年隋文帝曾有过一枚,只是后来隋末离乱,早不知所踪。

不知这智归和尚,是从哪里寻来这宝贝的。而那晚,本该趁陈旅长走后,将辟寒犀的角取回的他,却因病错失良机,这才让这个宝物最终被陈旅长发现,自己也因此被陈旅长勒索,在保全名节和缴付军饷的选择中,他乖乖选了后者,但也因此一命呜呼。可见这福兮祸兮,终究逃不过轮回。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生活随笔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