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菜苦,野菜香

作者: 王之一 来源: 网络文章 时间: 2011-12-09 阅读: 在线投稿

小时候,粮食总是不够吃。父母怕我们饿肚子,几乎天天扳着指头算计着家里的粮食帐。算来算去,一年中总有几个月的缺口。那时是“计划经济”时代,买粮食要有粮票,没有粮票,不说你没有钱,你即使有钱也买不到。为了弥补这几个月的粮食缺口,我们家除了做饭时候在饭里多放一些红芋或者南瓜以外,再就是经常用野菜做麺食吃。

野菜一般要先榨水,就是把野菜放在开水里煮,或者用开水烫,去掉苦涩等异味,然后放在玉米粉或者麦粉里一起和着做馍馍,也可以把野菜做成馅子,包在馍馍里。虽然经过精心处理,可是味道还是不好,吃起来感觉又苦又涩,难以下咽。现在想起来,可能是没有什么油的缘故,因为那时候油和粮食一样紧张。农村里一家人一年能养一头猪就算不错的。一般都是过年时候杀一头猪,这一头猪的猪油就是这一家人一年的食用油,生产队也能分一点植物油,那是很有限的。想买油也买不到,只有商品粮户口可以凭粮油供应本子去粮站买油,农村人没有这样的待遇。一家人一年中就是这么多油,你必须每次做饭做菜要精打细算,象征性地用一点油“哄”一下自己的舌头和肚子。如果你图一时之快,“对油当歌,人生几何”,那你一年之中就可能有大半时间无油下锅了,我们那里把这种情况叫做“吃涩锅”。为了尽量不至于“吃涩锅”,自然摊到野菜身上的油少得可怜。没有油又缺少必要的调味品做出来的野菜馍馍,和野菜的命运一样苦不堪言!

记忆深刻的是用一种“棉絮蒿”做的馍馍“最好”吃。这种野菜是乳白色的,外表有点像棉絮。母亲很会做这种馍馍,虽然仍然还有一些苦味儿,可是口感比起其它野菜味道好多了,嚼在嘴里,肉巴巴的。那时候,我觉得这是最上等的野菜了。还有大叶蒿,小叶蒿,马齿苋等等,它们都没有棉絮蒿口感好。

我记忆中的当年那些野菜们啊,你们生错了时代,你们生长在那个缺油少盐的时期,你们更谈不上有良好的佐料,那时的庄稼人即使想改变你们的命运也是无能为力的呀!陪伴你们的都是像我们这样一些有苦难言的苦人们。我们受苦,你们也跟着受苦!

斗转星移,几十年过去了。此一时彼一时也,如今的野菜可是今非昔比了,越来越香了起来。我最喜欢吃一种叫珍珠菜的(我们老家叫“花儿菜”),经过榨水,然后晒干,想吃的时候放在猪肉汤里煮熟,我可以大口大口的吃。还有山苦菜,我也喜欢吃。这些野菜不仅营养丰富,还可以降血压降血酯降血糖,可以预防“三高”,祛病消疾,健身强体,是很好的天然营养保健品。像野笋,花儿菜,山苦菜等等,我每年春天都要托人买它个十几二十斤干货,放在家里,想吃就吃。

今年夏天,我在老家还吃了两种野菜,真的好香好吃。一种是野芹菜,这种菜我以前看见过,一般生长在冷僻的小溪里,或者长在有冷沁水的田里。一天中午,妻子和我说,今天中午有美味,你尝尝看是什么。吃午饭时,饭桌上摆了一盘凉拌的菜,我想,这肯定就是妻子所说的“美味”。我拿筷子试着夹了一小根,放入口中,还没有来得及咀嚼,一股清凉从舌尖传到舌根,然后传到心里,那一股特殊的香味儿似乎溢满全身。在炎热的夏天,能吃上这样的野味,真的是有口福啊!我问妻子如何做成的,她说,也要先榨水,然后用麻油,精盐精糖,还有醋,辣椒酱,蒜瓣等等调味品调制出来。我的天啊,没想到,我小时候曾经苦苦相伴的野菜,如今已经身价不凡了,居然有这么多的“佐料”来侍候它!如果换成几十年前,它哪有如此这般的优厚待遇哦!它哪能享受到如此这般的“荣华富贵”哦!还有一种就是叫“地菜”的,它一般生长在菜园里,不是人工种的,是野生的。用地菜和新鲜的猪肉做成的馅子包饺子,香得让你流口水。一天,妻子在我家老菜园里铲了不少地菜,中午是吃凉拌的,晚上包饺子吃。那个特殊的香气,那个特殊的味儿,让人吃了久久难忘。妻子为了改善我越来越发胖的身体,总是变着法用这些野菜来伺候我,我也乐此不疲,感觉好像是这些野菜的“野性”让我身体精神的“野性”不减当年。

这些曾经在苦水里泡大的野菜,如今已经有了新的名字,它们统统被称为“最原生态的绿色食品”,它们比起那些昔日的所谓“主粮”,还要更加受到人们的“宠爱”。我苦命的野菜啊,没想到,你也有香甜的今天!

吃野菜,想野菜,耳畔仿佛响起了一首儿歌:野菜苦,爷娘苦;野菜香,儿孙香。吃了野菜不生病,吃了野菜天地长。

上一篇:黄色的菊花 下一篇:没有了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