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短文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梦中的故事——朱版苦情戏

时间:2013-12-06 13:50:26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网
作者:朱啊朱啊

26岁,一日,遇见了久违的他,有一种莫名的情绪,似近又远,似远又近,他也因日久未见与我,此后就来往频繁,回往读书时光,我就总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地关注他,如今我用倍加呵护这分迟来的似友似爱的感情。

天总是不遂人愿,因为他的迟到来临到我的生活,早在婚约的逼迫下,下嫁了他的哥哥,然而之前这事却全然不知道,原来这个未婚夫居然是他的哥哥,因为家中常有媒人踏访,无奈因剩女观念,年长不嫁,压力过大,无心答应了这桩婚事。婚礼当日,在极度失望和绝望中进行着,可他哥哥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接待每一位客人。中式的婚礼异常热闹,他挑开了我的手巾,对我说:我愿做你的脚。接着笑嘻嘻地说:就如那桌上的公鸡爪子,承担你身上所有的重量,并带你走任何想去的地方。虽然话这么动听,可是我心不在此。我心中的他,早去了他喜爱的医学事业。

一段日过后,他哥哥应人邀请,去外地经商,要一个月的时间左右。因为家中没有男丁,他就经常回家打理家中的事情,有时只是搬搬东西,有时是接待客人。有一次在暴风雨中,他搬理家中的家具,我去助力,我用余光偷偷看他,又很快低下头。一起坐上车后,他对我说:我想和你在一起,现实却虐待了我。他一把拥住了我,我无力反抗……

不知不觉他哥哥离开两个月过去了,一天,我在他的母亲面前,打听丈夫的消息,怎么出去这么久了还没有回来?婆婆说,其实他回来了,只是在半路上得了传染病,我去看过他,他却执意留在了半路上,不愿意回来,怕是传染给家人。无奈只能如此,也怕你牵挂,让我不要告诉你。我听后,很担心,还是去看他了,看到他和其它的同伴一样,全身长满了浓疮,痛苦地半躺在地上,因为床上太热无法散热,就做在泥土上,给自己降温。我很心疼,来到他的面前,让他靠在我的怀里,他什么也不说,只是摸摸我的头说:我做不了你的脚了,你只能自己走了。我很感动,抱住他的头说:你好好养病,我等你再来照顾我,做我的脚,一切都让你的承担……

回去后,他依然对我热火般地依恋我时不时地出现在我眼前,却从来不爱笑,也没有对我笑,我虽然心里很在乎他,可是无形中有一种压抑感,他在事业上,却小心翼翼,热枕地追求着。有一次,他母亲也就是我的婆婆,突然在我们面前说这样的话:我们家不能没有后,老大是有传染病,不能再传宗接待了,恐怖是会遗传,他虽然现在静养,可是不易走动。我也和老大商量好了,你和老二成家吧。这了是无奈之策,我们也总不能让你守活寡,我也看得出,你爱的是老二,老二心里也有你。老大知道后,觉得对不住你,是他耽误了你的人生,我也有错,当时如果你不和老大结婚,今天也许什么事也没有。老二是医生,他的工作能力也足以养你一辈子。你和我生活了这么久,我也知道你是乖孩子,这事听起来很荒唐,可只有这样是万全之策。你考虑一下……

我和他没有办酒席,只是领了结婚证,领证那一天,只有很少的人来庆祝一下。他也不想有太多人打扰他的生活。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半醉,和我玩了很多新婚游戏。而我却不开心,一人服侍二夫,我该怎么兑现之前对他哥哥的承诺。然而为了好好珍惜前眼,我还是视他如宝,守护他,照顾他。只是不像他哥哥他那么感激地对我说谢谢,我却也甘心乐意这么做。曾经是他哥哥为我铺被,如今角色相换,我为他铺被。他哥哥任何事都愿意为我做,而我却任何事都愿意为他做。

一年后,我背着儿子,去前夫住的地方去看他,看看他是不是安好。事先没有有安里打声招乎,只要在家里留了字条,说当天就会回来,去看老大去了。步行到前夫那时,天色已晚,在他住处的附近,却意外看到他倒在了血泊中,地上有很多的鲜血,我大惊把他抱起。身边窜出了一个黑影,对我说:你给我拿出所有的钱来。我如数地全部拿出,求他放过前夫。黑影说可以。原来前夫说自己没有钱,而身上分明就有,黑影人夺过了前夫身上的所有的钱,在他身上捅了一刀。因黑影人说:我最气是别人骗我。我听了一下前夫的气息,还有气,只是昏迷过去了,我却不知道伤口在哪里,心急如焚……

我把前夫送进了医院,急救后他还在昏迷。我在他身边守护照顾他。这时他来了,一身的酒气,见人进来就骂,踏进病房就倒在了另一张床上,问我:你为什么没有死心,还连夜去看他?我说了原由。他喘了大气,似乎很不解气,我见他如此伤感,心里也很愧对他。俯身吻了他的额头,他似乎能明白这个吻,安静下来,什么话也不说,昏睡过去。当我抬头时再去注意前夫时,发现前夫早就醒了,他看着到我背上的孩子睡着,对我说:真像你。又笑了笑。可是我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深深地愧疚。前夫又笑笑说,你做的是对的,我已经没人资格做爸爸这样的好事,弟弟是好男人,你会幸福的。原来前夫的根部也受伤了才会说这样的话。这时他的母亲在门外看着我,我站起来出去了。婆婆对我说:命运如此,人不能做什么,老二会让你幸福的。我回头看看了前夫,他还是看着对我,对我笑笑,我心里百般愧疚。是我抛弃了他,他才会如此,他也是因为我才要出去经商,遇传染病,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兄弟二人,差别如此之大,一个健康向上,什么都不缺,而且还有我。一个连健康的身体也没有,还失去了我。我无法面对他,跑出了病房……

数日后,接到了前夫回来的消息,我站在门外等候。可是婆婆却直径走到我的面前,把一个小木盒子放在我手里,我放声大哭,为什么,为什么事前不跟我说是他这样的回家,是死去。为什么不让我在剩下的时候去看他,照顾他?这是我逼死了他,我无力,跪下来,痛哭…

日子继续过着,过得像行尸走肉,日日都会回想从前前夫对我百般好,如今我去呵护别人,还呵护得这么累。因为他哥哥的死,他看我如此伤心,脾气更加坏了,对我爱理不理。

一天他酒醉回来,抱着我说:他本不会死,是我恨他,让主刀医生把他的根部做除了,没想到他因为之前的传染病,感染严重,不治而死。可是我更恨你,你即然爱我,为什么还这么想他。你的心不是应该在我这里的吗?我听这话后,全身冰冷如木偶,感觉不到他抱我的温度,我全心爱着的人,全心呵护的人,竟是如此不坑的黑腹心肠。也这正是我当初不坚持自己的婚约才是造成这样的后果,是我害死了前夫,害死了他的亲哥哥。眼前的这样人,还有什么值得让我爱的,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丈夫?……

和他平静地离了婚,孩子也给婆婆,来到了最爱我的前夫面前,住进他以前治传染病的小屋,宁愿“爱我的人,心心相印”过完一辈子……

日日相对的“丈夫”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地快,在半山腰上的小屋呆了五年,心里渐渐恢复了平静,也想试着原谅所有人,接受现实。

一踏出山,来到城市,原来的竞争已经这样激烈,而我却在山间的生活,一点也不知道。进入了一个所谓的选择应征幼儿教师的现场,这个选拔赛设立在个大舞台上,出题是一碗面,这碗面是给现场需要的人。而现场却有上百位的观众以及参赛者,这却实让应征者很无厘头又无奈的考题。有的老师上台给了评委,有的给了小孩,有的给了举手的观众。主办方因为看应征者众多,于是在现场加了难度,在一碗面中,加了一小片碎玻璃片,而需要这碗面的人,要吃干净这碗面。眼睁睁地看着它进入了这碗面中。这下更把这些老师为难了,估计再也没有人说需要这碗面了吧。我心想想证明一件事,于是我也填了表格,报名参中应征。

我上台了,主持人一再强调,你确定需要这碗面吗?我说确定,又说,你确定吃下这碗面吗?我说是的。为什么?我对主持人说,请给我一点点的时间。我把一个孩子叫上了台,让他坐在舞台的边上,喂他吃面,细心地把碎玻璃挑开。一碗面快吃完了,主持人开口说:“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规则您必须清楚,一碗面内是不能剩的”。我心里其实对于这种刁钻的应征考题感到排诉,拥有裁判主权的人,心肠是何等的恶。我回答说:我明白。于是我夹起了那块碎玻璃,放进嘴里,嚼碎了它,嘴里顿时有血腥的味道,反胃想吐,还带着钻心的疼,端起了碗,昂头把面汤给喝了下去,不知道会不会死,会不会把喉咙和肠道割破,可是这个孩子如果没有这碗面,一定会饿,因为孩了需要这碗面。

送回孩子回到原位上,现场很安静,也没有另一个应征者上台,十秒后,现场沸腾了震耳的掌声,主持人说:请39号应征者上台。这时灯光照在了我身上,我没有上前去,只是接过了工作人员给我话筒,我说:其实我的目的不在应征,只是我自己心里需要证明一件事,跟应征无关,可现实如果这碗面我不舍己吃玻璃,孩子吃不到面,如果我吃了面也必须吃玻璃,不如让我吃玻离,让孩子吃面……

意外获得主办方给我的1000元奖励,无意之举,换得了主办方的良知,我心里很庆幸。也因为我的举动,有一家报刊发表了这场应征的经过,也详细写了我举动。也因为应征成功,留在了该校工作,因为没有经验,只是先从陪同孩子玩耍、照顾孩子的工作。

这一天,我和孩子们玩捉迷藏,我躲在了门后,我偷偷地探出了头,突然就那么突然,他跳入到我的眼前,这样意外,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又会相遇。只是愣了一下,我和孩子们继续玩捉迷藏,不知不觉他也参与其中。轮到他当老鹰,我躲在了灌木丛中,他从教室走出来,一眼就发现了我,直径走到我身边,我起身,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开。我想结束这个游戏,或者只是我自己不再想玩了,因为无心在这个游戏当中。是害怕见到的人又再次被我遇见,却有意接近我,我怎么拒绝命运?一个孩子爬上了树,他把孩子抱了下来。我还是默默地走开了,不想看到他,也害怕看到他。

回到了小阁楼,对着照片发呆,外面的敲门声,出去开了门,又是他。他手里拿着一个奖杯,我很疑惑,他让他跟他走,去一个地方。我不想去,想拉我的手,我把手缩了回去。不论如何,我是再也不想回到了从前,你在我心里已经不算什么。他见我不肯,关了门也离开了。我总想找点事情做,想办法让自己的思绪打乱,于是拿着上次主办方给我的1000元奖励的纸,想去兑换成现金,如果可以,我可以随时拿着钱离开这个地方。他是怎么找到我的?又为什么被他找到,不如让我消失吧,或者让我出什么车祸,忘记一切。

锁上门,走在半路上,他居然在站在路旁,看到我,直径强拉我的手,让我跟他去一个地方。走了大概半个小时,走进了一间店,原来他开一家室内装潢的装修公司。这时店里没有其它人,他指着那个对我说,这个是什么什么风格的,这个是用于影楼装修用的,这个是他哪里拍来做为背景的……他介绍的我一一都看了,虽然很漂亮,可是我连头也没有抬起来看他介绍的样子。他停下来,站在我面前,问我:你为什么不看我。我说话了:你让我怎么看你,用什么眼光看你。我心里害怕看你,你知道的吗?他说:你抬头看我好吗?犹豫了一会,我还是抬头了,这个刹那,为什么会有心被刺痛的感觉,为什么会这么心痛,他一直就是在我的记忆里的,我想忘记却一直忘不掉,我想恨却一起恨不起来,我真的恨自己,明明无所谓了,何必还要这么难过?他压低声音对我说:你即愿意用爱吞下了玻璃,为什么不能舍已爱我一次。我也需要被原谅,我已经改过了,我也实在不愿意面对自己,是真的很后悔以前自己做的事,那些都是嫉妒心做的怪,是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大哥,我内心一直很受折磨。原谅我好不好,我没有办法忘记你,肯求你重新接受我……

爱恨交加的情感,实在不能让自我。我只是对他说:我没有办法面对你,也不可能了,请你放过你自己,也放过我吧!我的心门曾经是为你打开的,如今也是为你关闭,曾经爱的人是你,却恨的人也是你,如果可以,我很愿意忘记一切,让自己重新生活。你的出现,对我来说只是折磨。他声音更低了:你可以恨我,可是你知道不知道,我也恨我自己,现在你只有一个人,我没有办法让你一个人放你走,我没办法……他哭了,他的眼泪,触动我最敏感的神经,心里坚固的营垒瞬间倒塌,紧握拳头控制自己,我很想为他擦拭泪水,可是我不能,我怎么可以原谅他?心很痛,很痛。

回到阁楼,心里没有办法平静,如何也睡不着,实际上我也多孤单,多想他只是坐在我身边,看着我就好,不要离开我。或者只是在他面前尽情地哭诉,我心里有多恨他,又多想他。可现实什么都不能做,想法与现实不能接轨。

每天每天还是上班,回家,上班回家,生活空洞无味,行尸走肉一般。心里越是想平静,却越是无法平静。把自己的脸浸在水里,把自己泡在浴缸都赶不走心里的纠痛。

有人敲门,我去打开,又是他,他叫了我一声名字,把我用力抱在怀里,我却像散架似的,无力争脱,争脱得有理由,却没有勇气。再也支撑不住了,昏倒在地……

其实我多么希望我只是这样昏倒过去后再也不要醒来,多想只是死在他能看得见我的地方。四肢无力,可是脑袋此时却比任何时候都清楚,他用力地掐我的人中,不停地摇晃的身体,喊着我的名字,想让我醒来,可是我明明听得见声音,可是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这时听到他抽泣的声音,只会说对不起,对不起,脸上有他滴落的眼水,掉进了我的嘴里,咸的,可是分明我就尝到懊悔,苦涩的味道。就在这个时候,我能安静地死多好,事实上,他哥哥的死,不也是我一手造成的吗?如果我的心能安安静静地相父教子,他能绝望地走吗?很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到他泪水模糊了双眼,骨子里想不争气地为他擦拭眼泪,或者让我投进他的怀抱,大哭一场。你可知道你现在的为我哭泣,又曾经几何能够知道我为你流了多少眼泪。你觉得我还有力气去爱你吗?我要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你?

在他的挽扶下蹒跚地躺在床上,我说:你走吧,你让我好好静静,你面对我,会失控,而我也会失控,面对你,我就没有办法面对你哥哥,而你不在,我可以问问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求你,先离开我好吗?等我恢复自己的时候,我会去找你……他依然没有回来,只要愣愣地呆了一分钟,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走了。他转身的那一刻,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冲出的眼眶,用被子捂住想呐喊的嘴,放释地哭,我不明白,为什么上天给了我这么艰难的生活,为什么给我这样刁难的选择题考验我,心似乎就要被撕裂开了,分不清楚,哪一半是不在人世的前夫,哪一半又是他。老天,求求你,给我一个正确的选择,让我知道该怎么做?!

第二天,我到了学校,递上了辞呈,虽然我想解释什么,可是不如不解释,解释多了,反而话却多了。我心里已经定下了一个决定,我要去山村爱心支教,可这个决定我谁也不想说,我若说爱心,却本意不是如此,谁也不像自己那么了解自己,可我真的不了解,我只能选择逃避。

约了他出来,一起吃饭,我很平静地对他说:我要走了。他头也没有抬起来,只是一声好。一声好,把我想留在这个地方的想法,全部打碎,全身在颤抖,说这句话,比抬任何重物都要力气,我拿走水杯要喝水,可是水杯里的水抖得厉害,几乎要洒出,还好他没有抬头,没有看到,我希望听到你说别走,可是又害怕你说别走,我实在分不清楚,是人走了,还是心走了。我又对他说:“我是为了离开你。他还是那么平淡地说:我明白,我也想过,你遇到我的那一天,一定是要离开的开始。我留不住你,我想照顾你,可是我又不能照顾你,你的心还没有恢复,不论我做什么。如果可以,请你答应我最后一个要求,让我送你上车可以吗?”我答应了。走到溪边的小路,一起吹风,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话,千言万语我也只能往肚了里吞。我转身,拉起他的手挽,握了一个友好的手,对他说:“你好好照顾你自己,不必担心我,我走后,你也不必太难过,找一个真心爱你的,也你真心爱她的,一起生活。”我哽咽了,努力回收情绪,继续说:“我不值得,你尽快过你的生活,不要再说你爱我,这话再也不是对我说了,好吗?……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回来,我想不会了,你珍重!”不等他回话的机会,一转身就走,眼泪再也止不住放肆地划落,感到人快虚脱了,直了几步,脚发软,右脚跪了下去,听到他害怕地喊我的名字,我不能让再回头,勉强地站了起来,也最快的速度跑走,边跑边哭,也顾不得旁人是什么样的眼光,泪没有办法控制,心里有一种声音对自己说:这样做也许是最正确的选择的吧!

来到了山村,条件虽很艰苦,天天面对孩子们求知的热情,让我忘却了一切以前发生的事,在这三年里,我尽心尽力地做好每一件事,对待每一位孩子,有时完全忘记我有那样的过去的人,山村的里人了,对我也是像家人一般,让我受惊若宠,虽然有的也热心地要为我做媒,我都笑笑拒绝了,孩子们也会常常问我为什么你怎么都一个人,我们都有爸爸妈妈姐姐或妹妹。孩子的无心问题,有时还是会让我想起他和前夫,还有婆婆,他在的印象里越来越模糊,这也许这就是忘记吧,有时还会想起我再也没有见过面的孩子,也许他和他们一样天真可爱吧?可我没有资格做母亲,他有我这样的妈妈,从来不看他,没有给过任何关爱,一定很恨我吧?

今天收到了政府的补助款,1800元,拿在手里非常地开心,孩子们虽然没有这个数字的概念,可我想好好地为他们做点什么。在操场上,看着孩子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心里挺知足的。端起了身边的簸箕,走到溪边为孩子洗掉他们穿了一个星期的脏衣服。身边开了来了一辆摩托车,问我:“请问,麻风小学怎么……怎么?欣慰……”是谁在叫我?为什么听见这个声音为什么会这么熟悉,会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我抬头,阳光幻眼,看得不清楚,我站了起来,是他!我在做梦吗?明显没有,马上打回现实,现对他,心脏快要跳出来,双手几乎要颤抖起来,他从摩托车跳也下来,拉起来我冰冷的手,“欣慰,我终于找到你了!”一把用力把我揽在他的怀里,我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是来找我的吗?怎么还会遇到他?

他苍老了很多,胡须没有理,头发很零乱,看到他眼眶红红的,显然,他也很意外,很激动。我笑笑对他说:过得好吗?他说:很好,我一直在找你。听到这话,我的内心似乎被潮水打了一下,那重击的感觉,那带着苦涩的味道。原来我根本就没有忘记,不然为什么我见到他还会这么激动,还会这么不能自我。

坐在他车后面,看着他的背对着我,看着他零乱的头,看着他满身灰的衣服,看着他的样子,在这一瞬间,我内心似乎有一种怜悯在上升,我想原谅他。

把他带到教室旁边,我的寝室,我让他先坐下,喝一下水,我拿起了簸箕,要到半山坡上晾衣服。希望趁着短短的时间,理一下自己思绪,过了好一会,我下了小山坡,远远看到他拿着端坐在教室外的地上,孩子们问他是不是老师的老公,他只是笑笑,从来没有看到他笑得这么甜,孩子们也哈哈大笑,他吹起口琴来,很欢快乐的歌,调皮的孩子也跳起了无名的舞,女孩子哈哈地笑跳舞的男孩,我也情不自禁笑了,在这一刻,再也不舍用以前的目光去责怪他,也许是我错了,从头到尾都是我的错,也许上天注定要我重新做选择题,或者只是还没有做,更或者,我还没有交上卷子。看到他干脆也唱了起来,我走了过去,和他一起唱……

傍晚时分,我坐在他的车后面,来到了小溪边,再次拉起他的手腕,握着他的手说:留下来,在这里……

他说:对不起,我爱你……再一次认真看他,看到他一脸的仓桑,泪如泉涌……

溪水依旧歌唱,阳光不再是黑暗,它用它的温度,化开了我内心的冰凉……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3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情感美文  情感日记  情感故事  美文欣赏  爱情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